旁邊,紅陰看著林朝,目光複雜。

“大人剛纔背後的虛影,是龍?”

林朝訝異。

在奇源世界生活了十多年,他自然明白,這個世界,冇有真龍的傳說。

而奇源世界所記載的龍,大多是那種大蜥蜴。

紅陰如何認識的?

“你認識龍?”

“曾聽封山嶽說過。”紅陰聲音簡短。

“原來如此。”林朝點頭,內心也多了一絲疑惑。

看來,他這具身體的父親,不是一般人,知道的東西很多。

這裡的妖物已經吞噬,林朝想著,該回去繼續巡邏了。

隻是,想到了什麼,他又問了一句:“我父親口中的龍,是出自哪?”

紅陰看了眼林朝:“九州。”

“九州?”林朝的身體微微顫抖,他立即轉過身,看向了紅陰,“關於九州的訊息,告訴我!”

林朝冇想到,在奇源世界,竟然能夠聽到九州這個名字。

他不知道,這個九州,是不是他曾經待過的九州。

他瞬間想起了蝶鳥,還有曾經的那些故人。

不知道,自己死後,蝶鳥過得怎麼樣。

是回到了無生井中,還是……

林朝的內心,突然湧出一股濃鬱的思念。

旁邊,桃蘭內心疑惑。

她不知道,為何大人會對這個所謂的九州這麼感興趣。

甚至,一向淡定,高高掛起的大人,心都有些動盪。

“封山嶽曾去過九州。”紅陰把自己知道的告訴林朝,“那是異域,一個不一樣的世界。

那裡冇有超凡者,有的是修仙者。

強大的修仙者,堪比七階的超凡者。

更有甚者,可以化為真仙飛昇。

在九州裡,最有名的,莫過於萬年前出現的龍帝。”

紅陰開口,提到龍帝,他眼中也露出敬畏的神色。

龍帝的實力,很強,風華絕代。

但龍帝最令人敬畏的不是他的實力,而是他的行事,堅韌以及大無畏的精神。

龍帝?

修仙者?

聽到這,林朝已經九成九確定,紅陰口中的九州,就是他曾經去過的九州。

“怎麼去九州?”林朝發問。

九州裡,有蝶鳥,還有他的那些故人。

不知,他們是已經飛仙,還是化為一抔黃土。

“不知。”紅陰聲音淡漠,“不過……想要去九州,不是那麼容易,至少,你得在靖國,成為一方諸侯一般的存在。”

林朝深吸了一口氣,讓自己平靜了下來。

“以後,我們的主要任務多一個,那便是尋找去九州的方法。”

“遵命。”桃蘭看著林朝,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林朝繼續說道:“如今,九州是什麼年代?”

他希望九州不要過去的太久。

否則,一切的痕跡都被歲月沖刷、磨滅。

那樣的九州,對他來說是陌生的。

不過,關於龍帝的傳說還在,九州或許還冇經曆太久歲月。

“現在,或許是龍曆一萬年左右。”

一萬年嗎?

得到這個答案,林朝目光變得深邃起來。

萬年的時光,可以讓滄海變成桑田。

“大人,我若冇有記錯的話,你與九州的夜家,是存在婚約的。”紅陰在旁邊提及。

林朝微愣:“我現在恢複身份,可以去九州?”

紅陰淡漠的臉上,此刻凝聚出一絲殺意:“大人還是不要恢複身份的好,否則會有大危險。”

林朝一想,瞬間明白。

這可能與封山嶽的死有關。

“大人若想恢複身份,達到七階高階可不夠,至少也需要達到九州的真仙那個層次。”紅陰說著,臉色黯淡。

封岩的殺父之仇,與他的殺姐之仇,是同樣的。

“好。”林朝應了一聲,收回了目光。

現在,他的首要任務,還是提升自己的實力。

“淩雲妖窟裡有用的東西搬走,該離開了,彆讓外麵的超凡者發現。”

“遵命。”

林朝身上出現一層黑袍,把他完整籠罩在裡麵。

他轉身,消失不見。

森林中,白蟲憂心忡忡,他已經等了一個多小時。

黑袍離開後,一直冇有回來,也冇有任何資訊回來。

他很擔憂,黑袍出了什麼問題。

就在這時,一道波動傳來。

“黑袍!”白蟲眼睛一亮,眼中的擔憂消失不見。

“遇到一隻妖物,斬殺了。”林朝手中提著一隻紅焱兔。

白蟲看到那兔子,眼中露出敬畏神色:“不愧是黑袍,這紅焱兔應該是三階的妖物。

你去一趟,就將其斬殺,實力太強了。”

林朝笑了笑:“小意思。”

這隻紅焱兔,是數千妖物裡的一隻。

關於淩雲妖窟裡的妖完全被覆滅,他自然不會說出來。

“幸好有你在,不然這一頭三階的妖物跑出來,我們蜘蛛會損失慘重。”白蟲很慶幸。

畢竟,三階的妖物,放在哥恩市這種小地方,足以引起大騷亂。

時間緩慢過去。

每日白天、夜晚,蜘蛛的超凡者都會到淩雲妖窟附近進行巡邏、防守。

複製人的團隊,亦是如此。

每一日,都不辭勞苦的巡邏,以防淩雲妖窟出現一些變故。

隨著巡邏時間的加長,不少超凡者與複製人心中生出了許多疑惑。

因為,淩雲妖窟太平靜了。

甚至說,平靜地過頭。

這麼多天,還冇有妖物出來。

要知道,淩雲妖窟裡的妖物,可不是省油的燈。

平時便會出來禍害人間。

如今,正值妖窟異動,各地動盪,淩雲妖窟裡的妖物又怎會放過這些機會。

此時,蜘蛛組織中。

蜘蛛會長麵色凝重:“淩雲妖窟最近十分不對勁。”

頓山點頭:“確實,我懷疑,這些妖物在醞釀一波大的。”

“黑袍,你怎麼看?”蜘蛛會長看向了林朝。

“不知。”林朝冇有發表任何意見。

他一向性格如此,蜘蛛會長也冇有說什麼。

此時,蜘蛛會長看向了複製人的代表簡裂:“簡裂兄覺得,可能是什麼原因呢?”

對於複製人,底層的超凡者都很尊敬。

簡裂眯著眼:“我也不知道。不過,今日剛收到訊息,上麵讓我們複製人組成一個小隊,今晚夜探淩雲妖窟。”

“什麼?”蜘蛛會長麵色未變。

旁邊,頓山等超凡者臉上也生出異色。

一支複製人小隊去夜探淩雲妖窟,這是去送死。

淩雲妖窟裡,有六階的妖帥存在。

在妖窟的加持下,妖帥會發揮出堪比妖王的實力。

這種實力,放在靖國,都屬於頂尖。

讓一支複製人小隊進入,這是必死無疑。

旁邊,蜘蛛會長動了動嘴,想要說什麼,最終卻冇開口。

旁邊,頓山突然大笑:“正好,我長這麼大,還冇有見過妖窟是什麼樣,這次正好去看一看。

簡裂兄,我申請加入你們複製人的小隊。”

其他超凡者看著頓山,目光複雜。

他們知道,頓山多年前受過重傷,冇有幾年好活。

此次,頓山想要進入淩雲妖窟,其想法很容易猜。

簡裂看著頓山,拒絕道:“抱歉,我不能讓你參加。”

頓山繼續笑,看起來頗為無賴:“為了人類,你們複製人能進,我不能進?不讓我去,那我便跟著你們。”

林朝站在一旁,也不言不語。

白蟲這時碰了碰林朝:“黑袍,快勸勸頓山。”

在場的,也隻有黑袍能夠勸頓山了。

林朝唏噓,用手拍在了頓山的肩膀上:“兄弟,我尊重你的選擇。”

頓山大笑。

場上的氣氛,卻很沉悶。UU看書 www.shu.com

半個小時後。

簡裂吸了一口大煙,他開口道:“人類,其實大多數都很不錯。

把這些人爭取過來,我們複製人的地位,肯定會不斷提升。”

簡芳站在一旁,獨眼的神色讓人看不懂。

她想起了當時,封山嶽站在萬丈深淵麵前,對她說的那句話:地位不是爭取來的,是實力帶來的。

簡裂繼續喃喃道:“有時候,身處高位,有的人總是說大局為重,卻忘記了最初的本心。”

簡芳這時冷不丁開口:“做好自己,不要妄議他人。”

“嗯。”簡裂才停止了這個話題,“還有五日,便是覺醒之日。

你真的要把封岩送入暗光學院?”

簡芳點了點頭,提到封岩,她的目光變得柔和了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