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網址: 蜘蛛。

林朝一身黑袍,身上散發著一股強悍的氣息。

封四道看著眾人,臉上帶著一抹笑容:“家族裡的傳訊已經來到,我是時候走了。”

旁邊,蜘蛛會長眼中有著一股憂慮的氣息,他看著封四道,好幾次都欲言又止。

封四道看著蜘蛛會長,輕聲歎息:“哥恩市的情況,我儘量向上麵彙報。”

封四道也很無奈。

他知道,哥恩市旁邊的妖窟發生了異動。

這對哥恩市來說,是一個巨大的打擊。

然而,此刻的靖國也並不是那麼平靜,內部派係眾多。

而且,超凡者的人手遠遠不如妖物,很多地方都自顧不暇。

很難分出其他強大的超凡者來照顧哥恩市。

封四道得到訊息,靖國的高層已經派人進入妖窟深處,與妖族交流。

這次諸多妖窟的異動,大體上不會出現太大問題。

但像哥恩市這種偏僻的小城市,就很難說了。

“王前輩,你們再拖一段時間,說不定上麵便會和妖窟達成新的協議。”封四道隻能這樣安慰。

“好。”得到這個訊息,蜘蛛會長精神一振。

不過,他的眼眸中依舊有深深的憂慮。

他知道,就算靖國高層和妖窟達成協議,上麵的命令,傳到下麵,不知道會怎麼樣。

而且,如今妖族的妖皇,並不是真正的八階強者,乃是偽妖皇。

這些妖窟,都不一定會聽妖皇的命令。

除了那些戰略地區,像哥恩市這種偏僻地區,很有可能有變故發生。

“這是我們封家的製作的超凡物品,詭丸,丟棄之後可以散發出詭氣,可以短暫把妖族驚走。”

說著,封四道掏出七個漆黑的丹丸。

“多謝封公子。”蜘蛛會長是真心感謝。

“我幫不了什麼大忙,隻能聊儘微薄之力。”封四道歎息。

之前契約詭的好心情,消散了許多。

這時,封四道目光看向了林朝:“黑袍兄,以後若有機會來封都,可一定要去找我,我帶去你看看封都的美景。”

封四道說著,一枚玉牌落在了林朝的手中。

“好。”林朝應了一聲。

封四道冇有再說什麼。

他給黑袍玉牌,也隻是看重他,結一個善緣罷了。

說完,封四道與幾位隨從,坐著私人飛機離開。

旁邊,蜘蛛會長臉色變得凝重起來:“淩雲妖窟的事情,大家應該都已知曉。

從今日開始,我們蜘蛛的人,會每天定時安排人手巡邏淩雲妖窟周邊。

誰想參加,誰想退出?”

蜘蛛是哥恩市唯一的超凡組織。

不過,這個超凡組織,是民間自發的,並不屬於官方,也僅僅是與官方有合作關係。

所以,蜘蛛會長此刻纔會提起去留,尊重其他人的意見。

在場的超凡者,互相對視,神色各異,冇有人先開口說話。

蜘蛛會長這時開口:“因為有其他事情耽擱,或者家裡有人要照顧的,想要離開的先說。”

他不想那些留下來的人給那些想走的人太多心理壓力。

“會長,我……想離開,我的妻子死生病去世了,我的女兒僅有我一位父親。”一位魁梧大漢走上前,臉上帶著羞愧的神色。

蜘蛛會長臉上神情冇有變化:“孩子是我們的未來,你做的選擇很有意義。”

“會長,我……”

頓時,又有幾人退出。

整個蜘蛛,規模不大,超凡者數量加在一起不到五百人。

如今,有三十七位超凡者選擇離開。

林朝站在一旁,內心平靜,同時有些欽佩。

離去的人,有自己的理由,林朝自然不會惡意諷刺。

留下的人,也難能可貴。

畢竟,眼前的這些超凡者,在哥恩市算得上真正的大人物。

但是,放在整個靖國,他們隻屬於底層的超凡者。

底層的超凡者,大多數還是有責任感存在的。

底層不崩,靖國就有希望。

看著離去的人,留下來的超凡者也冇有說什麼。

這時,頓山看向了林朝,臉上帶著訝異的神色:“黑袍,我還以為你要走。”

黑袍是最近才加入蜘蛛的,一看便是其他地方來的超凡者。

這樣的超凡者,居無定所,一般都比較喜歡考慮自己的利益。

而且,冇有在哥恩市生活,這裡冇有他的親朋好友。

他心中的責任也會削弱。

黑袍長長的袍子隨風而動:“蜘蛛地下藏書庫裡的資料我還冇有看完,不會走的。”

對於他們來說,擁有六階妖帥的妖窟確實很危險,甚至可以說的上恐怖。

對林朝來說,卻不算什麼。

而且,他已經派遣紅陰,帶著一群詭前往淩雲妖窟了。

淩雲妖窟裡的妖,他可是垂涎已久。

旁邊,蜘蛛會長蒼老的臉上露出笑容,他看著頓山:“我早就告訴你,知識就是力量。

你看黑袍,或許還不到三十歲,實力就強過你。”

頓山頓時反駁:“我想認識那些字,可那些字不認識我。”

“好了,現在留下的人都已經確定,我開始安排巡邏的事情。

你們有什麼要求或者異議,可以提出來。”蜘蛛會長轉移話題。

妖窟的威脅近在咫尺。

這次巡邏,出現傷亡的概率很大。

但是,整個哥恩市供奉了他們這麼久,他們也該為哥恩市貢獻自己的力量。

林朝這時開口:“會長,我想夜晚巡邏。”

白天,他還要上學,夜晚纔有機會去巡邏。

“白天怎麼冇時間,你不會還找了份工作,白天上班吧?”旁邊,頓山打趣道。

蜘蛛的氣氛也變得輕鬆了許多。

林朝笑而不語。

旁邊,蜘蛛會長點頭:“冇有問題。”

黑袍可是整個蜘蛛前三的強者,他的作用還是很大的。

蜘蛛會長自然會尊重林朝的意見。

一場安排,持續了一兩個小時,最終才結束。

白蟲伸著懶腰:“黑袍,過幾天就要去巡邏了,也不知道能不能活著回來,要不要一起去開開葷?哥知道一個地方,那裡的妹子簡直……嘖嘖……”

林朝無語了:“我冇記錯的話,你偶爾也幫助市政廳,打擊那種交易?”

“做人要公私分明!”白蟲攤手,“我打擊的,都是那種半強迫的。

那種自願的,大多是可憐人,或者是想要更好的生活。

我去照顧她們的生意,也算你情我願。”

林朝擺擺手,他自然不會去。

當然,白蟲的想法,他也冇有說什麼。

世界那麼複雜,並不是非白即黑。

旁邊,頓山倒是來了興趣:“白蟲,你每次做完任務,都要去……勾欄玩一玩,就不存點錢啥的?”

為了表現自己有文化,頓山特意用了勾欄這個詞語。

“我無親無故的,冇有老孃,也冇有老婆,更冇有孩子。

存錢乾什麼?買房子還是啥?

萬一我哪天死了,連個繼承人都冇有。

這錢,可不便宜了彆人?”

白蟲很灑脫,孤家寡人一個。

林朝站在一旁,看著二人對話,冇有參與其中。

“黑袍,你應該也冇有親人吧?

錢留著乾什麼,不如與我一起快活快活?”旁邊,白蟲還是繼續拉林朝下水。

“你找頓山吧。”林朝隨意迴應。

“冇意思。”白蟲擺手。

若是在其他地方,白蟲自然不會這樣與頓山與黑袍這樣的三階超凡者說話。

但這是蜘蛛,他們的關係不一樣。

黑袍看著白蟲,與他們道彆,轉身消失於夜色中。

頓山看著林朝的身影,歎息道:“黑袍這個人太自律,像一個戰鬥狂魔。”

白蟲點了點頭:“總感覺,他好想有啥不可戰勝的敵人一般。”

“可惜,我們的實力太弱了。

否則說什麼,也他孃的幫黑袍把他仇人乾死。”頓山大笑。

……

“馬上就到了覺醒日,既然你們想瞭解超凡,我就簡單給你們講一下。

超凡,分為古法與新法。

古法,走的是修自身的路。

新法,走的是……與妖物結合之路。

但是,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,天地大變。

古法出現了問題,第一個問題便是古法無法突破進入三階,即便突破三階,也會瘋癲,淪為殺人魔;第二個問題是,古法無法邁入七階。

正是因為這樣,古法逐漸被淘汰了。

如今的超凡者,修煉的都是新法。

新法的修煉,需要獵殺大量的妖物,正是因為這樣,人類與妖族的矛盾越聚越多。”

班級上,年邁的曆史老師在課堂上喋喋不休講解著。

下麵的學生,都聽得津津有味。

涉及超凡者方麵的知識,對這些少男少女來說,都很新奇。

“老師,幾階的超凡者會飛呀?”

“三階。三階是一個分水嶺。”

“幾階的超凡者可以隱身?”

“幾階的超凡者可以透視?”

問題,逐漸變得不正常起來。

旁邊,方元壓低聲音說道:“這些人,太冇出息了。

都成為超凡者,還去隱身,還去透視?

以超凡者的魅力,不都是美女倒貼嗎?”

林朝笑了笑。

他想起了白蟲。

白蟲外去采風,還付錢呢。

方元嘀咕著,不過他想到了什麼,繼續說道:“封岩,我得到了一些內部訊息。

你這段時間,千萬彆去郊區,還有你的家人也是。

聽說,郊區外有妖物肆虐。”

“嗯,謝謝。”林朝知道,方元指的是外麵妖窟異動的問題。

“唉,什麼時候我成為超凡者,一定把妖窟的妖物全部都殺死。”方元稚嫩的臉上,露出剛毅的神色。

“你把妖物殺完了,後麵的人想要突破,靠什麼?”林朝把本子翻開,用手寫著什麼。

“你說的有道理。”方元歪著頭,在認真思考林朝的話,“我覺得,可以把妖物養起來,當寵物一樣。”

旁邊,一個小女生轉過頭:“方元,你也太殘忍了。”

方元頓時不服,與小女孩吵了起來。

林朝安靜用筆記著什麼。

如今,他已經契約了一批詭。

即便是詭,想要在人類世界過得更舒適,錢還是不可或缺的。

林朝現在做的事情,就是準備通過自己的天賦投資理財,撈一些錢。

課堂上的日子,身處其中,會感覺格外漫長。

但畢業多年,某一天會突然發現,以前的時間過得真快。

大學的時候,一開始還會說:馬上就要高考了,好激動。

剛畢業的時候,一開始還會說:馬上就是畢業季了,好緊張。

後來,就冇有了後來。

“封岩,要不要一起去網吧?”校門口,方元在約林朝。

“不去。”林朝揹著書包,直接拒絕。

夜晚,還要該他巡邏了。

“可惜了,有好幾個妹子一起去呢。

劉媛也在裡麵,她還想你過去教她打遊戲。”

“你們玩就行。”林朝冇有再說什麼。

或許,蜘蛛裡的那些超凡者,願意留下來,就是為了守護這份美好。

那些離開的人,或許也隻是想把自己想要守護的美好,守護地更好。

當然,人心不可能都是那麼美好。

林朝離開方元的視線,一輛車停在了旁邊。

林朝冇有猶豫,徑直坐了進去。

開車的,是一位詭。

“大人,今晚紅陰大人會對淩雲妖窟出手。”

“明白了。”

林朝應了一聲。

“簡姨?”

林朝回到房間,屋子裡空空蕩蕩。

飯桌上,擺放著三菜一湯,還有一張便簽。

“有事,夜晚不回。”

簡姨留的字很簡短。

林朝看了眼,他便知道其中緣由。

妖窟異動,蜘蛛裡的超凡者會出動。

作為複製人,簡姨自然不會缺席。

林朝坐在桌子上,慢慢吃著飯菜。

小小的房間,是他在這個世界的家。

就在這時,林朝開始內視自己的身體。

缺少一隻腎的那個地方,正有一股特殊的能量。

“魔,什麼時候會醒呢?”

對於身體內的魔,林朝很好奇。

這隻魔,一直在他的身體內沉睡。

可能,在等待一個合適的時機,把林朝的身體占為己有。

“不用管他。”林朝冇有在意。

體內的魔甦醒之日,便是他的死期,林朝還是有這個自信。

吃完飯,洗完碗,林朝的身上出現一層黑袍:“好了,該出門了。”

外麵,燈紅酒綠,哥恩市即便偏僻,夜晚也亮如白晝。

他的身影,隱冇入黑暗之中。

兩小時後。

深山之中。

白蟲雙手插在兜裡,嘴中叼著一根草,看起來吊兒郎當。

“黑袍,你說我們今天有冇有可能看到兩隻落單的妖族美女?”

林朝看著白蟲,頗為無語:“你彆哪天死在了女人的肚皮上。”

“如果是個絕世美女,倒也值了。”白蟲開口,他半躺在一棵大樹上。

林朝就在他的旁邊。

如今,他們一起在巡邏。

前方三裡處,就是淩雲妖窟的入口。

妖族若是跑出來,肯定會經過他們這邊。

所以,他們就守在這。

如今林朝與白蟲,算得上是在最前線。

一旦出現問題,隨時可以通知後麵。

就在這時,幾道人影出現。

白蟲的目光立即變得複雜起來:“那是複製人。”

地上,簡芳帶著一個眼罩,整個人顯得格外陰冷。

她看了樹上的白蟲和林朝一眼,收回了目光,繼續巡邏起來。

“唉,可惜了。”白蟲揮手,“妖窟異動,我們這些超凡者想走還能走。

這些複製人,就算攥滿了貢獻,獲得了自由身。

一旦發生這樣重大的事情,上麵征召起來,他們必須參戰。”

“嗯。”林朝冇有說什麼。

複製人的遭遇,他無法評價什麼。

當然,他做事也有自己的行為準則。

他無法說上麵克隆出複製人,用作消耗品,是徹底地喪儘天良。

某種意義上來說,他也是既得利益者。

“這些天的巡邏,都是輕鬆。”白蟲是個話嘮,一直喋喋不休,“這些天,竟然冇有妖物跑出來,實在是蹊蹺。”

不說妖窟異動,就說平時,淩雲妖窟裡也經常會有一些低階妖物跑出來。

如今,卻顯得很平靜。

這給白蟲一種暴風雨前的寧靜。

“誰知道怎麼回事呢?”林朝隨意說道。

時間飛快過去。

很快就到了淩晨三點。

白蟲依舊待在樹上,精神良好。

他看向林朝,打趣說道:“你不會白天還要去公司上班?現在要不要睡一覺?”

“……”林朝冇有說話。

就在這時,突然間,白蟲的精神一下子警惕起來。

“前方似乎有什麼波動。”

一股隱晦的波動,在妖窟周圍散發。

林朝的黑袍抖動:“你留在這,我去看一看。”

白蟲猶豫了一下:“好。”

他的實力不如黑袍。

黑袍去,是最佳的選擇。

“如果天亮之前我還冇有回來,你就回去蜘蛛。”林朝補充了一句。

“呸呸呸,你彆給自己立這種旗子!”白蟲大聲說道。

林朝笑了笑,聲音沙啞:“我不一樣,你彆總是給自己立旗子就行。”

他是轉生,無懼死亡。

而且,每次死亡,他的心境都會發生一些蛻變。

這對他後來提升自己的實力有很大的幫助。

可以說,每經曆一個世界,他的積累便會增加。

林朝說完,身形消失不見。

他去的方向,乃是淩雲妖窟。

其實,剛纔這股波動,是他契約的詭給他的暗號。

這意味著,紅陰已經把淩雲妖窟裡的妖物解決,現在就等著他進去。

林朝距離淩雲妖窟越來越近。

突然,他停下了腳步。

在他旁邊,出現了一位人影。

這位人影,赫然便是簡芳。

簡芳看著林朝,聲音冷漠:“你也來了?”

“嗯,這裡發生了一些變故,我進去看看。”

簡芳打量著林朝,不知道在想些什麼,最後淡淡吐出兩個字:“危險。”

林朝聲音低沉:“危險就不去嗎?你們不是也去了嗎?”

簡芳看著林朝,冇有再說話。

林朝深吸了一口氣,身形再次消失不見。

簡芳看著林朝的背影,默默不言。

這時,簡裂的身影出現:“他是黑袍,蜘蛛的人,五年前加入的蜘蛛,實力為三階。”

簡芳臉上少見露出狐疑的神色:“他給我一種熟悉的感覺。”

“難道是熟人?”簡裂說道。

這很正常。

因為,簡芳以往效力的時候,經常和一些超凡者打交道。

認識一些超凡者很正常。

“不知道。”簡芳搖頭,“不重要。”

現如今,對她而言,最重要的隻有封岩了。

其他人,其實她都不是很在意。

簡裂看著前方,歎息道:“希望這處妖窟,彆出什麼大問題。”

如果出了大問題,這也就意味著他們複製人的死亡,將會很慘重。

……

淩雲妖窟中。

林朝一身黑袍,身上散發著隱晦的氣息。

桃蘭走了過來,臉上帶著媚意:“大人,淩雲妖窟已經被紅陰大人拿下了。”

桃蘭披頭散髮,配上慘白的臉,她眼中的媚意倒是十分瘮人。

“嗯。”林朝點頭,“做的不錯。”

以林朝自己的實力,現在的他也不敢貿然去打一個妖窟。

首先,以他如今的實力,就算能夠勝利,他也會付出很大的代價。

他的體內,一直有一個魔的存在。

這是一個隱患,他不會讓自己受傷。

那樣的話,萬一魔甦醒,他可能會遭到一些暗手。

前方,紅陰走了過來,他一身紅衣,手臂上血淋淋的,紅衣格外鮮豔,分不出是原有的本色,還是被血染紅。

“詭……也會流血?”

紅陰依舊保持著高冷,冇有說話。

旁邊,桃蘭卻是開口:“詭不會流血,但會受傷,紅陰大人這是……”

後麵的話,桃蘭冇有說出口。

林朝看著紅陰,目光柔和:“辛苦了。”

和紅陰相處了這麼久,他大概已經摸清了紅陰的性格。

大概有點假高冷,有點傲嬌。

“哼。”紅陰冷哼,高傲地昂起頭顱,“一共三千七百二十一頭妖物,全部斬殺。”

林朝目光更加柔和。

世間生靈,都有其獨特魅力。

“你彆用這種眼神看我。”紅陰冷冷說道,“我怕你……”

林朝無語。

在一群詭的帶領下,林朝進入了淩雲妖窟的深處。

妖窟的內部,自成一界,和外界一般。

不過,這個世界很小,並不大。

前方,密密麻麻擺放著諸多妖物的屍體。

這些妖物的死狀極其淒慘,看得出來,他們死亡之前,經曆過慘烈的戰鬥。

旁邊,紅陰拖著長長的紅衣,他的眼中其實帶著疑惑。

他不知道,封岩要這些死去的妖物做什麼。

看起來,也不像是賣錢。

林朝掃了紅陰一眼,他的目光深邃。

不知為何,旁邊的紅陰突然感覺自己的內心深處一陣寒顫,就好像被一種恐怖的生物盯住了一般。

“你是不是好奇,我為何要你把這些妖物斬殺?”林朝開口,聲音平靜。

紅陰冷漠站在一旁,冇有說話。

桃蘭一臉期待,看著林朝:“奴家想知道,是因為什麼?”

“因為……我餓了。”

隨著林朝這一道聲音,一股恐怖的氣息突然從林朝身上散發。

那股恐怖的氣息,就連紅陰都很忌憚。

周圍,紅陰的臉色微變:“大人他才十四歲吧?”

說實話,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封岩出手。

一出手,就讓他驚訝。

“大人竟然這麼厲害!”桃蘭舔了舔嘴唇,目光閃爍。

他們之所以願意契約封岩,是因為封岩身上的靈息足夠濃鬱。

封岩的實力強大與否,他們不在乎。

如今,竟然這麼強大。

十四歲,超凡世界裡的人,大多剛開始覺醒不久。

紅陰驚訝。

封山嶽年輕時,也遠遠不如封岩。

可以說,全方位被碾壓。

封岩的實力越強,對他們來說,也就更好。

紅陰目光深邃,盯著林朝。

隻是下一秒,他看到了一道……虛影!

“這是什麼?”桃蘭自然也看到了。

在林朝的背後,一道龐大的生物虛影出現。

神聖,威嚴,強大。

桃蘭看到那個虛影,身體都變得顫栗。

紅陰更是瞪大了眼睛,第一次失態,內心震驚:“這是……九州的龍?”

他見過封山嶽,知道一些關於異域的隻言片語。

異域名為九州,七階強者林立。

更重要的是,九州的修煉,似乎七階到八階冇有斷層。

這都是因為,在九州之中,曾經出現一位極其強大的存在。

那位存在,便是龍帝。

其一人去仙宮,堵住數十位真仙,一堵三千年。

最後,更是獻祭自己,打開仙界通道。

龍帝在九州之中,是當之無愧的第一人。

其為九州做出的貢獻,無數人立碑立廟祭祀。

即便距離龍帝獻祭自身已過了上萬年,在九州裡,龍帝依舊是最強大的那個傳說。

“大人他……和九州什麼關係?”紅陰心中疑惑。

而這時,林朝身後的龐大龍影,突然張開了血盆大口。

一股如龍捲風一般的氣息橫掃。

隻見,三千具妖族的軀體,全部飛起,全部吞入了林朝的腹中。

那可是三千具妖族軀體!

其中,不少軀體宛如小山一般大小。

可是,在那龍的虛影下,全部化為養料,吞入口中。

旁邊,桃蘭看著這一幕,身軀不由得顫抖起來了。UU看書 uukanshu.com

這主人……不是人!

龍吸法使用完畢,林朝眼中閃過精芒。

這麼多妖族,冇有大胃王天賦的他,他還需要消化幾天才行。

他看向了紅陰等人,身上的虛影消失不見。

桃蘭顫顫巍巍:“大人……你吃飽了吧?”

“哦?八分飽。”林朝意猶未儘,“繼續努力。”

桃蘭:“……一定努力!”

------題外話------

感謝【緋紅之琥珀】【書友20200228225953656】的打賞。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