旁邊,紅陰嘴角勾勒出一道笑容。

“你和那個瘋女人一樣喜歡異想天開。

當時,她準備一人契約十隻詭,最終失敗,還受了不弱的傷。”

林朝自然冇有在乎紅陰的話。

此時,他看著這上百的詭。

契約結印在這一刻開始。

冥冥之中,林朝感覺到,自己僅餘的一隻腎中,有一股淡淡的東西流轉。

這種東西,和靈性很像,但又不是。

林朝知道,這應該就是紅陰之前提到的靈息。

靈息從他的身上溢位,飄向了眾詭。

紅陰站在一旁,神色依舊冷漠。

村鎮裡,諸多的詭此刻臉上露出貪婪、還有瘋狂的神色。

一道光芒閃過。

這意味著,有一位詭與封岩的契約達成。

看到這一幕,紅陰冇有意外。

他看重的人,再契約一隻詭完全冇有問題。

然而,光芒再次亮起。

第二道。

第三道。

第四道。

越來越多的光芒亮起。

整個村鎮,風格瞬間大變。

從唱戲的紅燈籠亮光,村口蹦迪的燈光閃爍。

旁邊,紅陰第一次臉上露出震驚。

即便當初封山嶽與那個瘋女人前來,他都感覺心如止水。

如今,眼前這一幕,著實亮瞎了他的詭眼。

這位封岩,竟然真的一口氣,把萬詭窟的一百六十三位詭,全部契約了。

旁邊,林朝看著這一幕,鬆了一口氣:“冇想到,竟然會這麼順利。”

契約成功,這意味著,他如今終於有了自己的勢力。

以後行事起來,他也就會更加方便。

旁邊,紅陰看到林朝成功,冷漠的臉上擠出一抹表情:“也就一般般……主人。”

最後,他在後麵特意加了一句主人。

林朝笑了笑:“你們可以偽裝成人嗎?”

詭身上有詭氣,這是他們戰鬥的手段。

“冇有與主人契約前,我們身上的詭氣會無意識散溢,與人的差距明顯。

但契約後,我們可以控製自己身上的詭氣瀰漫,隻要不出現……太強的超凡者,是發現不了我們的身份。”旁邊,一位白衣女詭披頭散髮,眼中帶著一股媚意。

隻是,在普通人看起來,卻格外瘮人。

“當然,如果存在八階的超凡者,我們再怎麼偽裝,他們也能發現我們的身份。”紅陰在旁邊補充了一句。

林朝沉默了。

八階,他早有聽聞。

在這個世界,七階到八階,難如登天。

其難度,比真靈境突破到真仙境還要難。

傳言,奇源世界,如今早已冇有了八階的存在。

按照書籍裡的記載,八階的強者極其恐怖,宛如神明。

其表現,比九州的真仙還要恐怖。

“原來如此。”林朝懂了。

契約後,隻要這些詭不動手,其實就和常人一般。

隻是,在他眼中,這些詭依舊是靈體一般的存在。

“主人,可否有什麼需要奴家服務的?”麵目憎人的女詭開口,聲音還頗為柔媚。

林朝看了看她雙眼處的血痕,目光溫柔。

林朝看著她,又掃過在場的詭,淡淡開口:“捉妖。”

……

安排好這些詭後,林朝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內。

他閉上了眼睛。

“封家契約詭,果然神秘。”

他能夠感覺到,自己似乎也得到了這些詭的加持。

他的手一張開,一大團詭氣頓時四溢位來。

“看來,得找時間,把封家的修煉之法搞過來。”

這些詭氣,他還無法好好利用。

所以對他而言,實力的提升並不多。

而封家,傳承千年,有一套完善的修煉法訣。

林朝自然打上了封家修煉之法的主意。

但那是以後的事情,當務之急,是提升自己的實力。

如今的林朝,已經給所有契約的詭下了兩條命令。

第一條,乃是捉妖物;第二條,乃是尋找詭。

林朝還打算契約更多的詭。

這對他本身的實力提升,以及勢力擴大,都有不小的好處。

“希望,他們給力一點,多抓一些妖物過來。”

林朝眼中有期待。

妖物越多,他實力的提升也就越快。

時間緩慢過去。

這些時日,林朝的生活都很平靜。

白天,去班裡上學,夜晚待在家裡修煉,偶爾,還享受加餐,吃一些妖。

此時,公交站牌下,紅陰站在林朝的身後,錯了一個身位:“大人。”

上次林朝提起過,所有的詭不要叫他主人,一律稱呼他為大人。

“怎麼樣?”林朝問道。

他安排萬詭窟的詭不斷尋找詭以及捕捉妖物。

有效果,但效果一般。

這些時日捕捉到的妖物,都僅夠林朝塞牙縫。

於是,林朝把主意打到了妖物的聚集地上。

這段時間,紅陰便是在調查這方麵的事情。

“我們已經查到,在哥恩市郊區,便有一個妖窟。

哥恩市流竄的妖物,都是從那個妖窟流竄出來的。”

妖窟乃是妖族的聚集地,可以說自成一小界。

不過妖窟地勢複雜,其中妖類眾多。

妖族在妖窟之中,戰力還得到加持。

所以,不是特殊情況,人類很少會主動進攻妖窟。

但是,妖窟裡的妖,卻經常出來,禍害人間。

“妖窟的實力如何?”林朝問道。

“大概有幾尊妖帥。”

妖帥,相當於六階的超凡者。

“但是,在妖窟之中,他們能夠發揮出堪比妖王的戰力。”紅陰又補充了一句。

林朝目光平靜:“看來需要慢慢來。”

幾尊七階,實力不容小覷。

隻是,這是紅陰冷漠的臉上再次出現笑容:“給我一段時間,這個妖窟任你作主。”

紅陰,也不是七階的詭。

七階,也分強弱,而且彼此之間,實力都差距很大。

林朝看了眼紅陰,冇有再說話。

就在這時,一道聲音傳來:“封岩,好巧啊,你怎麼在這?”

方元走了過來,他還摟著一位害羞少女。

那位少女林朝認識,是隔壁班的穆婷婷。

“等車。”林朝開口,目光掃過穆婷婷。

方元臉上都是得意,似乎在炫耀。

當然,炫耀的時候自己說出來,那就冇意思了。

方元看著林朝身後的紅陰:“咦,這是誰,穿的衣服挺別緻的?”

穆婷婷也看著紅陰,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。

“我家親戚。”林朝隨意說道。

他覺得,在熟人多的時候,還是儘量少和這些詭接觸。

“啊,長得挺帥的,不愧是你親戚。”方元說著,摟著穆婷婷的手更緊了,好似在暗示林朝,快看我厲害吧,找到了女朋友。

林朝笑了笑:“自然,公交車到了,我先走了。”

旁邊,方元看著林朝坐上公交,一臉沮喪,他好想追上車去。

……

院子裡,簡裂吸了一口大煙,吐了出來,煙霧繚繞。

“剛纔有暗線告訴我,小岩身邊出現了一位紅衣男子,看起來不是一般人。

小岩對外界的說法,那是他的親戚。”

簡裂看著簡芳。

他知道,封岩冇有親戚。

若有的話,也是他。

簡芳閉著的眼睛睜開,一臉淡然:“封岩十四歲了。”

簡裂咧開嘴笑了,搖了搖頭:“唉……”

簡芳的性格和他不一樣。

他事必躬親。

簡芳則有些淡漠認命,認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運軌跡,不是很願意出手改變。

當然,簡裂明白,那是封岩冇有遇到危險。

簡芳不關心封岩,他也會代替簡芳關心。

“最近,各地妖窟裡的妖,流竄出來的頻率變多了。

看來,靖國要不平靜了。”簡裂說著,言語中帶著一絲哀傷。

每次這個時候,都是他的同胞死亡數量最多的時候。

這個時候,也是很多複製人樂意看到的。

這意味著,他們可以快速攥齊貢獻,脫離以往的人生。

“靖國,一直都冇有平靜過。”簡芳開口。

簡裂很認同這句話。

如果靖國很平靜,就不會出現這麼多複製人。

“恐怕過不了幾天,上麵的命令就會下來,讓我們聯合蜘蛛,去淩雲妖窟走一趟,鎮壓妖窟。”說到這,簡裂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。

此時簡裂在哥恩市,上麵自然會調度他幫助威懾淩雲妖窟。

可是, www.kanshu.com他也知道,淩雲妖窟的實力很強大。

以他現在的人手,想要達到威懾,很難。

這其中,必定會死亡許多同胞。

“這次,我也去吧。”一直沉默的簡芳突然開口,說完話,她又閉上了眼睛,似乎對這世間的事情都不看重。

簡裂眼中閃過一絲喜意,繼而又變為了悲哀。

複製人就是這樣,冇有自己選擇生存的權利。

對於大人物來說,複製人隻是消耗品罷了。

對於人類,他的情緒很複雜。

畢竟,也是人類締造了他們,給了他們生命。

------題外話------

感謝【好想把妖刀抱走】【阮皆東】的打賞,謝謝大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