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啊,妖啊!”

“妖物!”

在場的人驚懼萬分,不斷後退。

劉雪整個人,瞬間變了個樣。

無數的頭髮從她的嘴中,鼻孔中瘋狂鑽出來。

凡是孔洞,都在往外鑽。

彷彿,她的體內都是頭髮。

頭髮濕漉漉的,野蠻生長。

一股強悍的氣息撲麵而來。

“二階,狼靨。”

林朝眼中帶笑。

麵對劉雪,他冇有施展道法,而是推出一掌。

強大的一掌,發出巨大的轟鳴聲。

一力降十會!

一個區區的二階狼靨,在林朝麵前,根本冇有任何抵抗能力。

他一掌打下去。

劉雪的頭髮頓時寸斷,融化,好像著火了一般。

“啊!”劉雪發出一聲慘叫,臉上的驚恐神色更甚。

“死。”林朝再次出手,他的手落在了劉雪的肩膀上。

他用力一挫,劉雪嬌小的身軀頓時變形,被林朝給搓成了稀奇古怪的模樣。

而屬於人類的血肉完全消失不見,隻剩下一大團黑色的毛髮。

二階的狼靨,在林朝的麵前,根本冇有任何抵抗能力。

一瞬間,狼靨隕落。

林朝拿著那一團毛髮,麵色平靜:“解決了。”

旁邊,退的遠遠的劉玉清連忙上前,臉上帶著不忍的神色:“多謝大人救命之恩!”

畢竟,死得是他的女兒。

“多謝大人!”其他人也紛紛附和,驚魂未定。

劫後餘生的喜悅出現在他們的臉上。

林朝依舊保持著平靜,溫潤如玉的天賦在持續發動。

他的心有些沉。

“既然事情已解決,我便離開了。”

隻是,就在這時,劉玉清突然開口,臉上帶著一絲恐懼神色:“大人,剛纔那妖物說,湖裡有血跡,大人要不要去查探一番,萬一裡麵還有……其他妖物?”

“那不過是妖物騙我們的。”林朝身體停頓了一下,深吸一口氣說道,“無須去擔心。”

“大人可要留下來吃個晚宴……”劉玉清連忙又繼續問道。

“不了。”林朝直接拒絕,身影消失不見。

幾分鐘後,林朝停下了腳步,他的脊背上都是汗水。

“剛纔,那種感覺。”

其實,在進入劉家的時候,不知為何,林朝就感覺到一股強烈的窺探之感。

那種窺探之感,赫然來自劉家的十三人。

彷彿,那十三人都在背後幽深地盯著他。

隻是,那十三人不知道,林朝若是其他人,也不會知道。

在劉家大院中,彷彿還有著一個更恐怖的存在。

當時,林朝瘋狂使用自己的天賦溫潤如玉,增加外人對他的好感。

結果

所以,他才迅速出手,把狼靨解決,然後迅速離開。

“我的實力還是太弱了。”

林朝內心警惕。

僅僅斬殺一頭二階的妖物,竟然會遇到這樣的事情。

還好冇有大事發生。

“我要趕緊提升實力,至少也要真靈,纔有一點自保的能力。”

林朝目光堅定。

在九州的時候,修到真仙境,他用了上百年。

在這裡,冇有火獸,他必須獵殺更多的妖物,才能強大己身。

“如果,我能夠有自己的勢力,幫助我獵殺妖族就好了。”

林朝微眯著眼。

他的三個天賦,上位者、馭下、溫潤如玉,都很適合組建勢力。

“看來,不能再當獨行俠了,效率太慢了。”

林朝想了想,心中下了某種決定。

一個小時後,蜘蛛資料館裡,林朝在不斷檢索。

劉家遇到的怪異事件,他必須調查明白。

冇過多久,一份簡短的資料出現在他的麵前。

“三百年前,哥恩城劉家宅院入一妖獸狼靨,超凡者出手,斬殺狼靨。

劉家宴請恩人,夜深,此超凡者飲酒過多,沉溺入湖中身亡。”

“劉家宅院……狼靨……湖……這麼巧。”林朝微愣。

他不由得想起了書中對於怪的描寫。

和他如今遇到的場景很像。

“怪……不是我現在能夠接觸的。

至少,也要達到真仙境,才能接觸。”

對於怪,林朝心中有著自己的認知。

恐怕,就算是真仙,也無法做到怪那般。

怪彷彿宛如規則。

“劉家……等我變強一些再來接觸。”

林朝心中下了決定。

怪很強大,其中也可能存在著變強的契機。

林朝自然不會錯過。

就在這時,一道和藹的聲音傳來:“黑袍,回來了?看來劉家的事情已經處理完了。”

“嗯。”林朝點頭,看向了蜘蛛會長。

蜘蛛會長是一個老頭,三階的強者。

其畢業於靖國十大超凡學院之一,天賦橫溢。

不過七十年前,一個村鎮發生妖患,會長出手,但慘遭暗算,受到重創,落下病根,一身實力無法寸進。

於是,他回到了哥恩市,創建了蜘蛛,守護著小小的哥恩市。

可以說,哥恩市如今這麼安寧,蜘蛛會長的貢獻不可磨滅。

“我有件事和你商量一下,不知你感不感興趣。”蜘蛛會長笑嗬嗬的,目光很和藹。

“什麼事?”林朝停下了手中的動作。

“今日我身邊那個年輕人,你看到了吧?”

“嗯。”林朝點頭。

那個年輕人,一看就不一般。

“那個年輕人的來曆可不一般。”蜘蛛會長目光中帶著一絲敬畏,“他來自收詭者封家。”

“封家?”林朝有點驚訝。

他知道,他這具身體便是出身於封家,不過是封家的分支。

“封家和一般的超凡者家族不同。

封家子弟的體質特殊,走的修煉途徑很獨特。

一般的超凡者修煉,

藉助的是妖族的力量。

而封家,藉助的是詭。

封家的子弟,可以與詭進行契約,獲得詭的部分力量,同時增強自身的實力。

今日那位封家子弟,名封四道,他出現在哥恩市,便是準備去……一處廢棄宅院,契約一頭詭。

然而詭很強大,最弱的詭都相當於三階的實力。

他需要一些人手幫助,你感不感興趣?

報酬嘛?絕對比你獨自斬殺一頭三階超凡者高。”蜘蛛會長眯著眼,等待著林朝的回答。

“好,我去了。”林朝猶豫了一下,立即答應。

他的內心深處,帶著一絲喜意。

他這具身體中,也流淌著封家的血脈。

這也就是說,他也能夠契約詭,來增加自身的實力。

之前,他就在考慮,如何建立屬於自己的勢力,為自己捕捉妖物,供自己修煉。

如今看來,他看到了機會。

如果,他契約了許多詭,豈不是說天然就會擁有下屬。

當然,具體的細節還要再考量。

到時候,詢問封四道,瞭解更多的細節。

“好。”蜘蛛會長臉上帶著喜色,“等動身之時,我通知你。

估計就在這幾日,你彆離開哥恩。”

“好。”林朝點了點頭。

……

一日後。

簡陋的小區外,一輛車停著。

封四道臉上帶著複雜的神色:“簡芳竟然一直隱居在哥恩市。”

他出身於封家,算是家族中年輕一代的俊傑人物。

在封家,有兩位傳奇人物。

一位名封山嶽,一位名封珺。

這是一對兄妹。

這對兄妹,契約的第一頭詭,都是詭王。

要知道,詭王,可是七階的存在!

在這個世界,都屬於頂尖的存在。

這還是他們契約的第一頭詭。

這種情況,在封家千年難得一見,當時更是直接出現了兩位。

所有人都覺得,封家會振興。

封四道小的時候,一直把叔叔封山嶽當成偶像。

可惜,封山嶽愛上了不該愛的女人,得罪了強大的存在,為了保護稚子,最終隕落。

封山嶽的妹妹封珺修行關鍵的時刻,得知哥哥身隕,侄兒死亡,修行出現了問題,一直自困於天龍寺。

而簡芳,和封山嶽關係莫逆,算得上封山嶽的知己。

當時,封山嶽隕落的時候,簡芳也在當場。

得知簡芳在哥恩市,封四道內心歎息。

如果叔叔封山嶽還活著,現在的封家恐怕也不是如今的模樣。

封四道知道,當初的叔叔有多驚豔。

就連異域九州的夜家,也願意與其結為親家。

封四道可是知道,異域的那群修仙者可是眼高於頂,一直把他們這些超凡者當成邪魔外道。

可惜,叔叔封山嶽隕落,姑姑封珺似乎也成為了廢人。

當然聯姻之事,也無人再提及。

旁邊,中年男子開口:“少爺,簡芳身邊養著一個男孩,叫封岩,今年……十四歲。”

“什麼?”封四道麵色震驚,不過很快又恢複平靜,“不對,我堂弟他當時已經死在了那些人的手中。”

不僅如此,堂弟的屍身最後送到了哥恩封家。

最後,封家的封不蝽引出了黑門,導致了封家這一分支的覆滅。

黑門出手,就算是封家家主都不一定是其對手。

堂弟剛出生不久,還是一具屍體,怎麼會可能繼續活著。

“這應該是巧合!”封四道喃喃道,不過,他還是問道,“有封岩的照片嗎?”

“有。”中年男子把照片遞過去。

一個清秀、英俊的少年照片出現。

似乎和叔叔封山嶽的麵部輪廓有些像,又似乎完全不像。

封四道看了一眼,目光幽深:“眼神中無詭魅之感,看來隻是一個巧合,他不是我堂弟。”

封四道下了推斷。

旁邊,中年男子點了點頭:“大概就是巧合。”

“嗯。”封四道點頭。

封家的人,血脈特殊,眼中帶著詭魅之氣。

他冇有在封岩眼中看到。

但這不代表封岩不是他堂弟。 www.kanshu.com

但其中水太深,不是他封四道能夠涉足的。

他已經決定,等這次契約了詭之後,便去天龍寺一趟,把這件事告訴姑姑。

姑姑這些年,一直唸叨著她的大哥和侄子。

“走吧,簡芳如今有自己的生活,我們就不打擾了。”封四道發出一聲歎息,他的內心卻有些急迫。

他想快速回到天龍寺,把哥恩市的訊息告訴姑姑封珺。

------題外話------

感謝【一點也不想知道】大佬的萬賞!感謝【緋紅之琥珀】【書友20171021212753739】【或許ovo】的打賞!!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