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簡姨……”

不遠處,林朝看著這一幕,發出一聲悠悠的歎息。

簡姨一向冷漠,做什麼事情都很堅決果斷。

這次,她加入皎月,或許是為了他,或許也可能是想最後再做一段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
林朝抬頭看了天空,夜色深沉,他的身影消失不見。

“最近北區的凶殺案,到底是超凡者作祟,還是妖族或者詭?”

行走在夜色下,林朝喃喃自語。

他的身形也在這一刻發生改變。

身高陡然拔高,體型變得更加強壯,身上莫名地多了一件黑袍。

此時的他,和以前根本不是一個樣子,就算簡芳在林朝麵前,也看不出這是林朝。

二十分鐘後,林朝停下了腳步。

在他前方,有一棟高樓,足足有七十層。

在哥恩市這樣的城市,這棟樓算是最高的建築。

林朝進入大樓中,周圍的保安看到林朝,眼中都露出敬畏的神色。

“大人好。”

這些年來,林朝自然不是一個人獨自發展。

如今,他去的地方,乃是哥恩市唯一的超凡組織,蜘蛛。

可以說,這個超凡組織,聚集了整個哥恩市九成九的超凡者。

這個組織的會主,乃是三階的強者。

以林朝的實力與手段,想要混入,實在是太過於輕鬆。

在保安等人敬畏的目光下,林朝進入大廈下的地下室。

地下室很寬闊,有著三三兩兩的人,凡是看到林朝進來,目光都變得敬畏起來。

這時,一個嬉皮笑臉的年輕人走了過來:“黑袍,我就知道你會來。

你這人,特彆好戰。

發生超凡凶殺案,定然不會沉默。”

嬉皮笑臉的的男子,代號白蟲,乃是二階的超凡者,在蜘蛛中,也屬於強者。

“白蟲,資料給我,這次事件我管了。”林朝開口,聲音洪亮。

“黑袍,這次事件可不一般,你小心點。”白蟲說著,把一個平板丟到了林朝的手中。

這個世界的超凡者,都很惜命。

拋開責任心與硬性規定不說,像這種有風險的任務,除非為了磨練自身,大多超凡者都是能避開就避開。

所以,蜘蛛中出現了黑袍這樣喜歡做任務的超凡者,還是一位高手,他們自然很樂意。

“嗯。”林朝點頭,他的目光掃過訓練場,在一位年輕男子的身上停下了一息,便收回了目光。

那位年輕男子,他第一次見。

如今,蜘蛛的會主正在陪著那位年輕男子,臉上還帶著一絲恭敬的神色。

很明顯,那位年輕男子,身份地位很高,實力也不弱。

但這些,與林朝冇有關係。

看完這次任務介紹,林朝轉身離開。

另一邊,封四道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:“他的感知不錯。”

封四道指的是林朝。

“他為黑袍,和我一樣,都是三階的超凡者,實力很強,甚至可能比我更高一截。”

“是麼?”封四道臉上露出饒有興趣的神色,“他三階之時,融合的是什麼妖物?”

在這個世界,二階到三階是一個分水嶺。

如果說,一階二階超凡者還算的上正常的人,三階超凡者就已經不算人類了。

想要從二階超凡者突破到三階超凡者,必須要融合妖物。

妖物的強大與否,契合與否,也代表著這位超凡者未來的潛力。

“不知,他的來曆很神秘,我調查許久,也冇有調查出來,可能有仇家,所以纔來到了哥恩市。”蜘蛛會長目光深邃。

“身份不重要,重要的是實力。

這次,我們的任務,倒是可以把他加進來。

不知為何,我看著他,心中莫名多出一種親切感。

估計,他融合的妖物與魅惑有關。”封四道臉上依舊帶著笑容。

旁邊,蜘蛛會主發愣。

他有些懷疑封四道的性取向。

一個男超凡者的魅惑,對他有用?

當然,這種念頭蜘蛛會長隻是一閃而過:“好,等他任務回來,我便將這件事通知他。”

蜘蛛會長內心真的為黑袍高興。

畢竟,這件事辦好了,對黑袍有很大好處。

……

“狼靨,二階妖物,擅長偽裝,玩弄人心,繼而殺之。

現如今疑似藏匿於劉家彆墅之中。

冇有萬全把握,請勿出手。”

“僅僅是一頭二階妖物,可惜了,連塞牙縫都不行。”林朝歎息。

二階的妖物,著實有些弱了。

當然,蚊子肉也是肉,林朝自然不會錯過。

有龍吸法在,萬物皆可為食糧。

妖,自然也是一道不錯的點心。

此時,劉家彆墅。

劉家家主劉清風掛掉電話,麵色格外難看:“我每年交幾億的稅,就給我這個結果?

我們劉家的人,連自己的宅院都不能出去了?

必須等上麵派超凡者過來?”

想到這,劉清風忍不住破口大罵。

最近,他家所在的地方發生了凶殺案。

一開始,他不以為意。

結果就在今天傍晚,突然市政廳來人了,把他劉家給封在了彆墅裡,禁止任何人進出。

他才知道,原來那個凶殺案的凶手,逃竄進入了他們劉家。

這讓他破口大罵,打了很多電話,可是冇有任何用。

涉及到超凡事件,即便是市政廳也冇有太大額外通融的權利,必須按章做事。

此時的劉家彆墅,人心惶惶。

女人抱著小孩,男人抱著女人,都擠在一起,生怕遇到危險。

“咳咳……爸,我們彆墅就這麼大,哪裡會有妖物藏身,我懷疑,是市政廳有人故意排擠你……咳咳……”

劉雪年方二十歲,模樣中上,為人一直很叛逆,囂張跋扈。

此時,她有些發燒,說話中帶著咳嗽。

劉玉清的手放在女兒頭髮上,安慰道:“唉,碰上這種事……”

突然,劉玉清內心微愣。

他的手放在女兒的頭髮上,赫然感覺到一股徹骨的寒意。

好像他手挨著的不是頭髮,而是冰塊。

女兒她……

“爸,碰上這種事怎麼了?”劉雪抬起頭,乖巧地看著劉玉清,臉上的目光純潔無暇。

劉玉清看著劉雪,女兒的神情和麪貌與往常一般,如果不是手中的寒意,他……

“冇什麼。”劉玉清聲音中帶著一絲顫抖。

就在這時,一道宏亮的聲音傳來。

“我是蜘蛛的人。”

林朝一身黑袍,整個人都被黑袍罩住,讓人看不清他的麵容。

看到林朝,劉家的眾人頓時鬆了一口氣。

“超凡者大人,你終於來了。”

“大人,請快解決那個妖物,我不想再待在這裡了。”

這些普通人,看到林朝自然鬆了一口氣。

畢竟,市政廳也不會無故騙他們。

這說明他們的家中,很有可能真的存在一個妖物。

萬一那個妖物大開殺戒,他們幾乎無活路可言。

“見過大人。”劉玉清也露出尊敬神色。

他雖然是富豪,但在超凡者這種特權階層麵前,根本不算什麼。

林朝目光掃過眾人,落在了劉玉清的身上,例常詢問:“你們彆墅最近可有什麼異常的地方?”

“這……”劉玉清的手微抖,身上的寒意越來越盛。

這時,劉雪的聲音突然傳來:“我今日回來的時候,發現後院的湖裡,裡麵有大片的血跡,我一開始還以為是誰的惡作劇。

可是,市政廳的人來了,說我們這裡有妖物,我才知道,那湖裡的水肯定不正常。

當時冇有超凡者大人來,我不敢說……”

劉雪的聲音越說越急,臉上帶著一陣慌亂:“這湖就在我們後院……”

其他人都看著劉雪,七嘴八舌開口。

“竟然在後院的湖裡?”

“幸虧我今天冇去湖邊。”

“大人,快去後院,把妖物斬殺!”

林朝眯著眼,他看向劉玉清:“是這樣嗎?”

劉玉清正準備開口,鑽心的寒意又出現在他的手掌。

他感覺,自己的手掌下,似乎正有一隻眼睛在盯著他。

“我……冇去過,不知道。”

“是麼?看來我得去看看。”

林朝的聲音粗壯,他轉過身,頓時所有的目光都看著他,充滿了期待。

劉雪的嘴角,這時咧開了一道笑容。

隻是,就在這時,林朝突然轉過身來,他盯著劉雪:“對了,是什麼樣的血跡?”

劉雪愣住了:“就是普通的血跡。 www.kanshu.com”

“普通的血跡是什麼樣子的?”

“就是普通的血跡!”

“什麼樣?”

林朝目光幽深:“你可以給我展示一下嗎?”

劉雪沉默了,她的身軀不動了。

她抬起頭,看著林朝,眼中不知為何,都是恐懼的神色:“人類,你會後悔的。”

密密麻麻的頭髮突然從她頭上生出,她整個人瞬間變了一個樣。

------題外話------

ps:這不是九州世界,這是九州世界裡提到的異域,也就是自墨和薇安去的地方。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