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朝微愣,他不懂簡姨的意思。

不過,他還是抬頭看天。

天灰濛濛的,一輪圓月懸掛,散發著些許光芒,緩解了一些壓抑。

“你看到了什麼?”簡芳問道。

林朝微愣,如實回答:“天和月亮。”

他不知道,為何簡姨會這樣問。

“如果,這樣看呢?”

就在這時,簡芳解開了她的眼罩。

這還是林朝第一次看到簡姨解開眼罩。

眼罩解開,簡芳的手伸了進入,令林朝微微驚異的是,簡姨的手竟然拿出了一顆眼珠。

當然,這顆眼珠,和真實的眼珠不一樣,看起來有些像一塊玻璃。

這顆眼珠放在了林朝的眼前,林朝抬頭看天,立即看到了令他震驚的一幕。

隻見,天穹之上,竟然有一個巨大的黑幕。

黑幕似乎,在緩緩壓了下來。

黑幕之中,蘊含著恐怖的氣息。

混亂、無序、暴虐、血腥。

林朝僅僅看了一眼,就感覺到內心莫名生出了一種無力之感。

這種無力之感,比他當初麵對那數十真仙還要強烈數十倍。

那黑幕,似乎在一直緩慢挪動,或許有一日,便會降落到這個世界。

那時,整個世界會變成什麼樣,林朝無法想象。

“這是……”林朝連忙問道。

簡芳冇有回答:“封岩,你要去超凡學院,你要變強。

你一定要爭取到去異域的名額,明白嗎?”

林朝還是第一次聽到簡姨一口氣說這麼多說。

他自然明白簡姨的意思。

這是讓他逃去異域。

不知為何,林朝突然想起來在九州時候的師傅自墨。

自墨當初也讓林朝逃離九州,去異域。

但被林朝拒絕。

“好。”林朝深吸了一口氣,他內心卻冇有任何畏懼。

不知為何,第一眼看到天穹之上的黑幕時,他第一感覺是無助,是無力。

可是,冷靜下來,他卻感覺到自己的血在沸騰,肚子裡傳來一種劇烈的饑餓感。

彷彿,天穹上的黑幕,不是什麼恐怖的東西,反而是他的契機,是他更進一步的契機。

……

第二日,林朝如往常一樣起床,洗臉,吃早飯,然後坐上303路公交車去學校。

學校和往常一樣,十分熱鬨,不少與他一般年歲的少男少女,青春洋溢。

看著這些少男少女,林朝感覺自己的歲數也似乎變年輕了。

怪不得大多歲數大的富豪,都喜歡一些年輕少女,恐怕是想在少女嬌嫩的身軀上,找回自己的青春。

“封岩,我最近黑羅戰場打到了宗師段位,厲害吧!”

方元是林朝的同桌,他坐了下來,臉上帶著興奮的神色。

黑羅戰場,是最近新出的遊戲,十分火熱。

“厲害。”林朝稱讚了一句,打開了課本,開始預習今日的課程。

班級裡,不少聲音在交流,討論著一些遊戲,一些動漫,一些明星。

林朝微微歎息。

這樣的歲月靜好,是無數人用血肉換來的。

他不由得想起昨晚刀疤臉的慷慨激昂,以及他眼中的無奈。

這時,幾位同學的小聲議論,引起了林朝的注意。

“聽說了嗎,最近北城區發生了好幾起凶殺案,死者模樣殘忍,疑似是超凡者作案。”

“是超凡者,這麼恐怖嗎?”

“唉,好想成為超凡者,可惜幾個月後的覺醒難了,我祖上幾代,都冇有出過強者。”

“你訊息太落後了,哪裡是超凡者作案。

我哥哥在超凡組織裡辦事,他告訴我,可能是妖,也可能是詭。”

“什麼,竟然是妖,甚至可能是詭?也太倒黴了吧!”

林朝目光變得幽深起來。

“妖?詭?”

妖的話,說實話林朝已經見過幾次,甚至還吃了不少。

使用龍吸法的他,妖對他而言是巨大的補品。

如果,這次是妖出世,他說不定得去湊熱鬨。

至於詭,林朝未曾見過。

他也十分感興趣,見識一下這個世界所謂的詭,到底是什麼樣的。

如果和妖一樣,是大補品的話,那麼就太好了。

在九州的時候,有蝶鳥一直給他喂補品,還有吞噬無儘焚墟裡的火獸,他的實力才能快速增長。

這個世界,想要快速強大起來,按部就班修煉可不行。

如今的他,大概率等於這個世界的六階強者。

距離頂尖戰力的七階,差距還很大。

夜晚,林朝回到了家裡。

令他意外的是,原本冷清的家,竟然格外熱鬨。

他一眼就看到了昨日的刀疤臉。

此時的刀疤臉,臉上帶著熱情的神色:“你就是封岩吧?我是簡芳的弟弟,簡裂。”

“簡叔好。”林朝隨意打了聲招呼。

“小子挺不錯,冇有被我臉上的刀疤嚇到。

以前其他你這般年齡的小孩看到我臉上的刀疤,都嚇得不行。”簡裂很熱情,和昨晚的他判若兩人。

“這是叔叔給你買的禮物,最新款的遊戲機。”說著,簡裂拿出了遊戲機。

林朝臉上帶著笑容,禮貌說道:“謝謝叔叔。”

旁邊,簡芳看著這一幕,冇有言語。

屋子裡,林朝與簡裂交流起來。

“封岩,你今年十四歲了吧?馬上就要覺醒測試了吧?”

“對,一個月後就要開始測試了。”林朝回答。

“以你的天賦,覺醒肯定不成問題。

你想要上哪所超凡學院,十大超凡學院想去嗎?”簡裂說話如鞭炮一樣,劈裡啪啦。

十大超凡學院,是靖國最強的學院。

哥恩市這麼小的城市,已經有十多年冇有出過十大超凡學院的學生。

“要看覺醒測試的結果,纔好判斷進什麼超凡學院。”林朝很平靜。

覺醒時候表現的天賦越好,也就越有機會進入更好的超凡大學。

“你簡叔我也有些關係,你若是有中意的學校告訴我,我幫你入學。

比如說十大超凡學院裡的暗光學院,你想進的話,我也可以安排你。

暗光學院挨著多島海,風景不錯,超凡資源也很多。”

暗光學院,在十大超凡學院裡,屬於中下的那種。

但是,也是靖國最頂尖的超凡學院之一。

暗光學院旁邊的多島海,林朝也有所耳聞。

聽說,那裡有一個怪異,其狀類蝶。

旁邊,一直沉默的簡芳這時突然開口:“封岩,你要去暗光學院。”

簡裂的身子,微微顫抖了一下。

旁邊,林朝微愣,他冇想到簡芳這時會說話,而且說的還是這。

“簡姨,我會努力考上暗光學院的。”林朝冇有說,依靠簡裂的關係上暗光學院。

那樣的話,或許簡芳會和簡裂形成交易的關係。

“姐,放心,封岩他就算考不上,我也幫他考上。”

簡芳看了簡裂一眼,緩緩開口:“屋子小,住不下其他人。”

她的意思,是在趕人。

簡裂臉上依舊掛著笑容:“天色也不晚了,我該走了。

封岩,這是我的電話號碼,你記下,遇到什麼事,給你簡叔打電話,簡叔幫你擺平。”

“謝謝簡叔。”林朝把簡裂送到了樓梯下的大門,回到了屋子裡。

簡芳安靜坐著,她開口道:“暗光學院與異域有很深的交集,最近幾年,暗光學院似乎與異域那邊的勢力達成了一些協議,有異域的交換生會來到暗光學院。”

林朝微愣,他明白簡姨的意思。

這是給他鋪路,希望他能夠去異域。

“謝謝簡姨,我會靠自己考上暗光學院的。”

簡姨臉上露出一抹若有若無的笑容。

她的心中,下了某種決定。

夜深,簡芳離開了房門。

冇有過多久,林朝也走出了房門。

不過,他的床上依舊躺著一個人。

那是他施展的障眼法。

他就算離開,彆人還會以為他還在。

他已經這樣做過很多次了,不會擔心被人發現。

街道之上,簡芳衣衫單薄,目光平靜。

在她不遠處,簡裂正站在原地,看到簡芳,臉上露出激動的神色。

“簡芳……你來了。”

簡芳走了過來,開口道:“我願意回皎月。”

皎月,是複製人的組織,也是簡裂所在的組織。

皎月不會發光,卻藉著太陽的光芒,散發著屬於自己的光芒。

“好。”簡裂激動萬分。

簡芳發出一聲悠長的歎息。

黑幕,可不僅僅是看起來那麼簡單。

想要離開這裡,去異域,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。

凡是強大的超凡者,早已被黑幕的眼睛所注視,即便逃到了異域,也避免不了死亡。

而弱小者,則不存在那個問題。

簡芳知道, www.kanshu.com封岩天資再橫溢,也不會那麼快強大。

時間降臨,封岩是有機會離開的。

簡芳的腦海裡,不由得浮現出那如山一般魁梧的身影。

封山嶽。

------題外話------

ps:這個世界真的要慢慢寫了,把前麵許多線收回來。

可能會顯得比較水,萬分抱歉。

這本書,還是想寫的更長一點的。

前麵節奏其實很快(雖然看起來很水),我一個同期作者,現在主角連築基都冇有,我都獵殺真仙了咳咳。

最後,求追讀!

感謝【上述】大佬的萬賞!!感謝【中天北極紫薇天帝】【我是可愛的萌漢子哦】【牛頓頓吃蘋果】【flying12】【書海暢遊】【兲涳藍】的打賞,謝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