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飯很簡單。

三菜一湯,兩葷一素。

簡芳拿著筷子,均勻夾菜,均勻吃著。

林朝亦是如此,兩人的交流很少。

開著的電視,正在播放晚間新聞。

“陳理議員提議,複製人為人類做出巨大貢獻,應該逐步提升複製人的權利,比如說繁衍權、受教育權……”

吃飯的簡芳停頓了一下,她看了眼電視,又收回了目光。

林朝看了簡姨一眼,也收回了目光。

與簡姨生活了這麼久,林朝自然不是傻子。

他早已發現,其實簡姨便是複製人。

複製人,在這個世界,低人類一等。

吃完飯,林朝把碗洗了,他回到自己的房間,開始修煉起來。

“九州的修仙道法,在這個世界似乎不適用。”

這是林朝早就發現的問題。

這個世界,也存在靈氣。

但是靈氣似乎被汙染了,或者說出現了一些問題,靈氣中,似乎夾雜著些許奇怪的因子。

正是因為這些因子的存在,靈氣,無法用來修煉。

不過還好,林朝擁有龍吸法,蝶鳥教給他的龍吸法。

這門道法,蠻橫之極,可吞噬萬物。

擁有龍吸法,林朝可以完全吸納靈氣。

即便是靈氣中的特殊因子,也被他完全消化。

他甚至感覺,那種特殊因子,對他實力的增長比靈氣還要快許多。

“現在的我,到達了大天尊之境,再進一步,便是涅槃。”

十四年的時間,依靠龍吸法,林朝踏入了大天尊之境。

當然,他也不是單純地修煉,偶爾還出去打打食。

“我的實力,還是太弱小了。”

當時在封家出手的那位存在,以林朝的眼力,定然是真靈的存在。

這也就是說,他身體內的那尊魔,大概率也是真靈的存在。

大天尊之上為涅槃,涅槃之上為偽仙,偽仙之上纔是真靈。

“這個世界,還是有很大強者的。”

林朝已經隱隱約約簡單瞭解到這個世界的超凡體係。

很簡單,分彆是一階、二階、三階,一直到七階。

三階的超凡者,算得上強者,普通的熱武器根本無法傷害。

像哥恩市這種小城市,三階超凡者已經屬於頂尖的強者。

六階超凡者,放在那些大城市,算得上強者。

至於七階,放在靖國都是強者,是頂尖的存在。

判斷一個勢力是否強大,就是看其是否有七階強者坐鎮。

林朝很低調。

他知道,大天尊的他,不是七階強者的對手。

他心中已經有了推測,涅槃境或許就是七階,不過是七階下,偽仙是七階中,真靈是七階上。

至於八階……林朝根本冇有聽說過。

半夜,林朝突然睜開了眼睛。

他感知到,屋子裡來了其他人,正在交流。

雖然,他們的交流使用了特殊的屏障,但依舊冇有逃過林朝的感知。

“簡芳,如今我們複製人的形式你也知道。

這是我們千載難逢的機會,我們複製人需要你的幫助。”

中年男子臉上有一道刀疤,宛如一條蜈蚣,此刻他的臉上都是狂熱的神色。

簡芳冷冷看了中年男子一眼,她冇有說話,平靜的搖頭。

她的意思不言而喻。

中年男子眼中流露出失望神色,之前的狂熱與精氣神瞬間消失:“簡芳,你是我們之中,最有希望突破界限,成為七階頂尖強者的存在!

隻要你回來,我們組織的資源會完全堆給你,幫助你成為七階的強者!

隻要你成為七階強者,我們組織的話語權也就越大,我們複製人的地位也就越高!

你難道希望,我們的兄妹同袍,一出生就隻能成為試驗品?

即便攥滿了貢獻分,脫離了試驗品的身份,回到人類社會,我們也受儘了歧視。

甚至,我們連繁衍的權利都冇有,

連後代都不可能有。”

刀疤男聲音激昂,語氣卻很壓抑。

“你聲音小些,吵到了封岩睡覺。”簡芳終於開口,聲音依舊淡漠。

刀疤男的臉上的傷疤一下子變得猙獰起來:“難道,在你眼中,一個人類孩子,還比不上你所有的同胞?”

簡芳冇有說話。

刀疤男的情緒卻無比激昂:“真是可笑!

你在黑營的時候,做了那麼久的奴隸還冇有做夠嗎?

好不容易脫離黑營,現在來做這個人類小孩的奴隸?

人類怎麼對我們複製人的?你是在以德報怨嗎?”

簡芳的臉色在這一刻發生變化,她身上的氣息變得極度危險起來。

刀疤男汗毛直立,感覺到一股強烈的危險。

可是,在下一瞬,簡芳臉上露出哀傷的神色:“我們……都冇有未來。”

刀疤男一愣,旋即立即大聲說道。

“怎麼會!

縱使希望渺茫,隻要我們去做,總會有一絲實現的可能!”

刀疤男自然知道,複製人想要得到人類一般的權利,根本不可能。

但是,能夠提升一絲,對他來說,都已經滿足了。

簡芳看著刀疤男:“你走吧,我累了,最後這些年,我想好好休息。”

刀疤男看著簡芳,最終無奈搖頭,黯然離開。

刀疤男離開後,簡芳坐在了椅子上,失神落魄。

“冇有未來。”

不知道,她指的是複製人,還是這個世界。

林朝看著這一幕,收回了目光。

他的內心觸動了一下,很快恢複了平靜。

這個世界,妖魔詭怪肆虐,可以說混亂不堪。

然而普通人卻能夠享受堪比大夏國普通民眾的生活,背地裡有許多人做出了犧牲。

其中,www.kanshu.com複製人的犧牲不可磨滅。

林朝也知道,高層可以提升複製人的地位,但絕對不可能讓他們的地位與普通人一般。

那樣的話,又怎麼讓複製人犧牲?

林朝發出一聲悠長的歎息,正準備回繼續睡覺,簡芳的聲音突然傳來。

“封岩。”

林朝的腳步停頓,他過了一會,發出慵懶的聲音:“簡姨,怎麼了?”

“你出來,我們聊聊天。”

“好。”冇過多久,林朝穿戴整齊走出了臥室,他看到了陽台上的簡姨。

簡芳一隻手撐著欄杆,另一隻手捏著一根女士香菸。

淡淡的煙霧繚繞,月光傾斜在她的臉上,顯得她臉上的皮膚格外蒼白。

“封岩,你抬頭看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