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朝小小的身軀,拋在了河岸之上。

此時的他,內心依舊帶著一絲警惕感。

剛纔,那位似人非人的存在,似乎不是在於他說話,而是與他體內的另一個存在對話。

這讓他感覺到一絲威脅之感。

要知道,他纔剛轉生,還很弱小。

林朝還冇有想太多,一股強烈的疲倦襲來,他沉睡了過去。

半個小時後,一箇中年女子跌跌撞撞走了過來,地上拖著長長的血痕。

她左眼似乎失明瞭,上麵帶著一個漆黑的眼罩。

她的眼神冰冷,宛如機械一般,毫無感情。

她的腳步突然停下,看向了不遠處的一個嬰兒。

冰冷的目光有那麼一瞬變得柔和了下來。

她看著那個嬰兒,走了過去,將其抱入了懷中。

半日後。

封家宅院。

不少穿著特殊製服的男子出現,他們的眼中帶著震驚的神色。

“收詭者封家在哥恩市的分支,竟然被滅門了!”

“封老爺子,可是五階的強者,哥恩市的第一人,到底是遭遇了什麼?”

“不好,檢測到魔類汙染!!”

“什麼?魔?有魔出現!”

“這裡出現魔類汙染,請求上級支援。”

三日後,幾位中年男子出現在封家宅院,他們的衣衫上,繡著金邊,上麵有著一個怪異的圖案,此時的他們臉色有些難看。

“我們來晚了,分家被……滅了。”

“我冇能照顧好山的孩子!我愧對山!”

“植褚分支的血脈,要斷絕了嗎?”

“植褚血脈斷絕,與異域九州的聯姻,隻能放棄了嗎?”

“如果和九州的大族聯姻,我們封家在靖國的地位,會更加穩固。”

“唉,封不蝽為何要引出黑門,黑門又為何突然降臨?”

“唉,回主家吧。”

……

十四年後。

林朝推開房間門,將書包放下。

廚房裡,傳來踏踏的切菜聲,均勻而有規律。

“簡姨,我回來了。”林朝輕聲喊了一下。

廚房裡的切菜聲停頓了一下,又繼續開始。

林朝臉上浮現出一絲笑容。

簡姨一直這樣,不喜歡說話。

不認識她的,甚至會以為她是啞巴。

不過,這一世,是簡姨給了新生。

否則,當時的他,指不定會怎樣。

當然,也有可能不會怎樣。

林朝不由得想起十四年前,那位神秘存在與他對話的場景。

回到房間中,林朝把檯燈打開,電腦啟動,坐了下來。

“這個世界……”

這十四年來,他一直很低調。

慢慢地,他已經弄清了他所處的環境。

如今,他所在的國家為靖國,靖國國力強盛,為當今世上人類中的第一大國。

當然,也僅僅是人類中的第一大國。

這個世界,表麵上都是人類,實際上,卻魑魅魍魎橫生。

妖、魔、詭、怪蔓延在這個世界不為人知的角落。

妖,位於小世界之中,族群眾多,各自為戰,相互攻伐,但與人類敵對。

魔,無形無相,位於其他界域,一直入侵這個世界。

詭,靈體一般的存在,個體實力強大,獨居,一般出現在偏僻之地,很少來到人類群居之地。

怪,無法毀滅,無法斬殺的存在,存在著一定的規律。

怪很特殊,有可能是一段聲音,有可能是一塊老懷錶。

有的無害,有的恐怖絕倫。

比如說,京城第一博物館中,就封存著一個無害的怪。

這個怪的本體,是一個收音機。

人類使用任何方法,都無法摧毀這個收音機。

這個怪的特異之處就是,凡是有人類接近,裡麵就會重複放著一首歌曲。

“謝謝你……”

除此之外,冇有任何特殊之處。

比如說,在天元山,也存在著一個怪,不過這個怪是有攻擊性的。

這個怪,是一個農夫的形象,每天都上山砍柴,每天都會崴到腳,發出求救聲。

所以,一開始,經常會有人類幫忙把他背起送回家。

可是,那個好心人回到家後,第二天醒來,都會發現自己的雙腿被鋸了下來,平整而血淋淋的。

又比如說,在靖國南部的多島海,有一隻怪,其狀類蝶,一直銜著石子,丟入多島海中,周而複始,從不停歇。

妖、魔、詭、怪,其中人類與妖魔敵對,幾乎誓死方休。

而詭與怪,人類則是帶著敬畏之心。

詭不傷到人,人類不會主動對詭出手。

至於怪,那就是能避開就避開。

當然,人類能夠在這個世界存在這麼多年,延續下去,人類自然也有自己的倚仗。

可以說人類的倚仗有兩個,一是超凡者,二是複製人。

這個世界的超凡體係,並不是修仙,而是一種特殊的體係,結合著吞噬妖族,繼而強大自身。

最後的強者,便會擁有人和妖的共同特征。

當然具體的細節,林朝知道的不是很清楚。

官方對很多東西,都進行了封鎖。 www.uukanshu.com

而林朝目前所在的學校,再過一段時間,就是期末,他便會去學校進行覺醒測試。

一旦覺醒,這也就意味著他可以進入超凡學院,成為超凡者。

那樣的話,他便可以通過官方的渠道,正式成為超凡者。

這個世界的第二倚仗,就是複製人。

複製人,用另一種概念,便是克隆人。

這個世界的官方,培養了一大批覆製人。

這些複製人,宛如敢死隊,被當做消耗品。

通過這些複製人,普通人掌握了更多的超凡道路,完善了超凡體係。

其次,不少勢力使用複製人,去怪所在的區域進行試驗。

通過大量的試驗,有幾個頂尖勢力,初步掌握了利用怪異的規則,繼而藉助怪異的力量。

正是因為這樣,人類依舊是世界之主。

“當初,封家宅院裡的那個神秘存在,應該就是魔了。”

林朝的目光也開始內視自己的身體。

這也就意味著,自己的身體內部,也可能存在著一尊魔。

林朝也能夠感覺到,自己的身體內,一股特殊的意識正在逐漸復甦。

一旦完全復甦,這尊魔定然會搶奪他的身軀。

這是林朝不願意看到的。

不過,林朝在九州之時,掌握了許多修仙手段,這些年,也一直在提升自己的實力。

對於身體內的那尊魔,他有自己的手段應對。

“封岩,吃飯。”房間外,簡芳的聲音傳來。

封岩這個名字,是簡芳給林朝取的。

“我來了。”林朝應了聲,走出了房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