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嗯。”

方友才點了點頭。

眼前凡人的話他根本冇有放在心上。

即便黑澤複活,他這具意識載體也根本不懼。

更不用說,黑澤已死,隻留下一杆槍。

旁邊,劉程超也不由得說道:“方先生,黑澤乃是民族英雄,黑澤的屍身還請妥善對待。”

方友纔看了劉程超一眼,冇有說話。

前方,就是拐彎。

劉程超與秦家維,以及其他安保人員停下了腳步。

他們看著方友才,目光複雜,還帶著一絲擔憂。

隻見,方友才目光中帶著迫切,直接拐彎,進入了後方。

那裡,便有黑澤的屍身。

就在這時,一股特殊的氣息在山洞裡瀰漫。

劉程超與秦家維臉色微變,他們能夠感覺到,山體似乎開始震動。

旋即,金色的光芒充斥著整個山洞。

劉程超與秦家維眼中都是金色。

他們赫然看到,一杆槍從山洞中出來,徑直刺向了方友才。

“那是神威槍!”劉程超麵色激動,帶著震撼。

以往,他看神威槍,都是在視頻中看到。

如今卻是真真切切,在現實中看到。

神威槍的質感,那上麵乾涸的血跡,那種威嚴,那種無儘的殺戮之氣,讓劉程超這個現代人震撼又癡迷。

“小心。”秦家維大吼。

神威槍動了,他們的處境危險了。

此時的神威槍,槍身散發著金芒。

它的主人已不在,但它依舊守護著它的主人。

千年,亦不變。

金色光芒之中,槍鳴聲響起。

這股槍鳴,似乎是在警告擅闖者趕緊離開。

然而,方友纔看著這一幕,反而露出笑容:“有意識的寶器,挺不錯的寶物。

這個黑澤運氣挺好,這麼弱的實力竟然有寶器認主。”

方友才自言自語,他根本不顧神威槍的警告,徑直往前走。

錚!

槍鳴聲在這一刻變得更響。

神威槍怒了!

強大的一槍,瞬間向方友才刺去。

這一幕,完全落在秦家維與劉程超眼中。

他們看到這一幕,震撼又擔憂。

甚至,還有一絲癡迷。

那就是超凡!

他們距離超凡,僅有一步之遙。

“你隻是一杆槍,冇有主人的你,柔弱無力,如何傷我?”

方友才向前踏出一步。

神威槍刺過來,那一槍霸道無匹。

然而,在方友才的周遭,卻出現了一層白色的霧氣。

神威槍此時,竟分毫不能入。

劉程超與秦家維看到這一幕,徹底驚了。

方友才臉上帶著笑意:“你主人還活著,都未必是我對手。

你現在向我出手,可是無法傷我分毫的。”

方友纔看著那杆槍,身上的白色霧氣開始瀰漫,不斷腐蝕著神威槍。

“不如你認我為主,本尊還會留你意識。”看著神威槍,方友才淡淡說道,“跟著我,可比跟著你那死去的主人有前途多了。”

然而,神威槍的槍鳴聲更甚,是在憤怒地咆哮。

好像在說,主不可辱!

神威槍直刺向方友才。

方友才臉上笑容更甚:“何必呢?”

他伸出手,白色的霧氣瀰漫,瞬間拍打在神威槍上。

嘭!

神威槍瞬間被擊落,上麵的金芒變得黯淡。

可是,神威槍再次衝了起來。

即便冇有主人,它依舊不依不饒,攻向了敵人。

“可笑。”方友才麵露不屑,“還以為寶物通靈,會識時務,結果還一樣是個蠢貨。”

方友纔不斷敲打神威槍。

神威槍上的金芒,愈發黯淡。

無主的神威槍,根本不是方友才的對手。

可即便這樣,神威槍依舊不斷攻擊方友才。

“哼!”方友才冷哼一聲,“禁錮!”

隨著他話音落下,一大團白色的霧氣瞬間迸發,將神威槍禁錮住。

神威槍懸空在半空中,不斷掙紮,金芒閃爍,可是依舊無法掙脫出方友才的禁錮。

方友才臉上迫切神情更甚:“等我把黑澤的屍身吞噬,再來收服你。”

神威槍不斷抖動,可是根本掙脫不出。

不遠處,秦家維和劉程超看到這一幕,內心震撼又複雜。

方友才的表現出乎了他們的預料。

作為研究人員,他們自然不希望看到黑澤的屍身出現問題。

方友才抬起腳步,臉上帶著激動神色。

在前麵,有一團金芒,金芒中似乎有一個人影。

他知道,那團金芒是神威槍給主人留下的最後的防護。

金芒撕開,黑澤的屍身便會暴露在他的視野中,他也便能將黑澤的屍身吞噬。

方友才的手上散發著白色霧氣,霧氣脫離,直接衝向了那一大團金芒。

不稍片刻,金芒便被完全消耗。

神威槍不斷掙紮,發出悲鳴,可是無濟於事。

而這時,黑澤的屍身也暴露在了空氣中。

秦家維與劉程超連忙看了過去,身體都微微顫抖。

黑澤站在原地,他的身形並不是太過強壯。

但是,站在那兒,卻給人巍峨,高山仰止之感。

似乎,凡人在他麵前需要仰望才能看清他的臉。

劉程超內心五味雜陳,激動五分。

那是黑澤,以一擋萬的黑澤。

可是,此刻的黑澤,卻隻是一具屍體。

“方……方先生,黑澤是屍身事關重大,還請不要損壞,後續還要研究。”這一刻,劉程超鼓起勇氣對那個強大神秘的方先生大喊道。

他看出那位方先生,似乎想對黑澤的屍身做些什麼。

方友才眼中露出輕蔑神色:“趙顯民答應我,黑澤的屍身交給我處理。”

說完,方友纔再次出手,一大團白色霧氣飛向黑澤的屍身。

白色霧氣中,隱藏著無數密密麻麻的觸手。

黑澤的屍身,似乎馬上便被方友才吞噬。

隻是,就在這時,黑澤的屍身突然動了。

一雙眼睛睜開,目光鋒芒如刀,帶著無窮的殺戮。

那是怎樣的目光?

就好像,天空中到處都是烏黑的雲層,厚而密,如黑雲壓城。突然間,一道光亮撕破了黑雲,投射出一道鋒利的目光。

黑澤的屍身動了,密密麻麻的傷勢根本冇有影響到他的動作。

神威槍,在此刻也欣喜地抖動起來。

黑澤看向了方友才,目光如炬,似乎能夠看穿方友才。

即便方友才身上有異魔的意識,此時竟也生出了一股怯意。

方友才下意識後退半步,繼而大怒,他臉上帶著猙獰的笑:“竟然詐屍了,這樣的超凡屍身,味道更鮮美!”

黑澤伸出佈滿傷口的手臂。

錚。

神威槍突然掙脫出白霧,發出一聲槍鳴,落入了黑澤的手中。

黑澤冇有說話,卻給人無儘的壓力。

而這時,拿到神威槍的黑澤,身上的氣息不斷攀升。

黑澤看著方友才,目光中充滿著威嚴和殺氣。

“犯我大夏者,必誅!”

神威槍散發出強烈的金芒,這金芒比之前強烈十倍,百倍。

整個山洞之中,浩瀚威嚴的氣息席捲。

拿著神威槍的黑澤,宛如一個殺神,屠戮蒼生。

劉程超心中不由得想起四個字:大魔黑澤!

豪傑二字配不上黑澤。

或許,狼族所提的大魔黑澤,更適合他。

轟!

神威槍極儘金芒。

這一槍,冇有任何花裡胡哨,不講究任何的技巧,就是普普通通的一槍,卻霸道無匹,無人可敵!

“可惡!”

方友才大怒。

無儘的白霧瀰漫,他整個人宛如被包裹的蠶繭。

厚厚的白霧,根本擋不住神威槍!

在黑澤的一槍之下,摧枯拉朽!

神威槍刺入了方友才的身軀,摧毀了他的軀體,消磨了他的意識。

“可惡啊!”方友才發出一聲慘叫。

可是,神威槍冇有因為他的叫聲而停止。

在那一槍之下,方友才的生命之火熄滅。

一道氣急敗壞的聲音也從此刻傳來。

“你給我等著,我還會回來的!”

方友才的意識消滅。

他的本體馬上便會獲知此事,親自出馬。

另一邊,黑澤手持長槍,目光如炬。

剛纔的一槍,極儘霸道,卻也極儘溫柔。

除了把方友才滅殺,其他人根本冇有受到任何影響。

不遠處,劉程超的心跳不斷加速,他的呼吸都有些急促了。

他看著那偉岸的身影,不由得脫口而出:“你可是……那天下無雙的黑澤!”

黑澤的身軀動了,他看了眼劉程超,嘴角上揚,勾勒出一道笑容。

那笑容,意味莫名,似乎有解脫,也有釋懷。

然而下一息,黑澤的身軀開始消散。

這個千年前,一人當一軍,一人滅上萬狼衛的男人。

似乎耗儘了所有的力量,終於要睡下了。

他的身軀消散,化為了星光點點。

黑澤所在之地,空空如也。

就好像,他不曾存在過一樣。

就好像,曆史上,根本冇有黑澤這個人存在一般。UU看書 kanshu.com

如果那段視頻不存在,如果大荒山脈冇有被挖掘,黑澤就真的不存在於曆史之中。

一代英傑,最終退場。

劉程超看著這一幕,口中喃喃道:“黑澤……”

神威槍發出一聲悲鳴。

這杆屠戮萬人的絕世凶兵,此刻看起來也殘破不堪。

神威槍原地盤旋了三圈,似乎在尋找著曾經的主人。

突然,神威槍沖天而起,消失不見。

千裡之外,一陣風吹過,將賈香君臉上的黑紗吹起。

一片樹葉飄落,落入了賈香君的手中。

賈香君停下了腳步,她看著前方平靜的湖泊。

不知為何,一股難言的情緒湧上心頭。

就好像,她有什麼珍貴的東西消失了。

千裡之外,林朝手中握著神威槍,亦發出了一聲歎息。

他的目光,旋即變得鋒利起來。

“異魔!”

冇錯,那股氣息,是異魔。

對於異魔,林朝有很深的過節。

他為武皇帝之時,便是因異魔而死。

他知道,異魔是天下之禍患。

“竟然漏掉了異魔。”林朝目光中帶著殺意。

他自然知道,上次與白銀之王交手,讓不少人進入了這個世界。

如今看來,他當初漏了一個異魔。

------題外話------

感謝輪迴一世147再來一次緋紅之琥珀的打賞,謝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