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,齊雪嫣從三樓跌落,被林朝被抱住。

兩人便結識了。

齊雪嫣還經常來學校找林朝,陳龍軒等人知道林朝與齊雪嫣走得相近。

林朝內心平靜:“還好……普通朋友。”

齊雪嫣對他很有好感,林朝這是知道的。

這屬人之常情。

“我告訴你一個秘密,齊雪嫣家可不簡單。

最近我們超凡研究會加入了一個新人,名為靈進,也是我們天海大學的。

他也認識齊雪嫣,小時候還在一個大院待過。

他告訴我,齊雪嫣的出身不簡單,是個二代,她爺爺的級彆,比我們校長的還要高……兩級。

你可要把握住,把齊雪嫣拿下,你可以少奮鬥三十年。”

林朝笑了笑。

“確實。”林朝見過齊雪嫣的母親,自然能夠感知到不是普通人。

不過,這些對他來說都不重要。

“羨慕林朝,有富婆傍,關鍵是這富婆還年輕漂亮。

不像我那個遠房表哥,傍上了一個六十歲的富婆,就等著那位富婆嗝屁分財產。”陳龍軒不由得說道。

就在這時,一直沉默的張一明開口:“你表哥牙口挺好。”

“我也想我牙口比得上我表哥。”陳龍軒哈哈大笑。

蘿莉、禦姐、少婦、阿姨、富婆裡,普通人似乎越來越追捧富婆。

“你不是在研究超凡嗎,現在咋樣了?”張一明不由得問道。

他一向不信超凡。

這個時候問陳龍軒這個問題,是故意損陳龍軒的。

因為他知道,陳龍軒的超凡研究會,幾乎冇有啥研究結果。

“唉,彆提了。”陳龍軒揮手,“最近我們超凡研究會的會長忙著和其他城市的研究會合併,他哪裡有時間研究超凡?”

“你可彆被騙了。”張一明開口,“失屁股是小,彆腰子被噶。”

“你也太看不清我們超凡研究會,我們如果和隔壁市研究會合併,我們就算得上西北區域最大的超凡研究會了。”陳龍軒得意洋洋。

就在這時,一個年輕的身影出現在眾人的麵前。

此人,赫然是與林朝有過一麵之緣的靈進。

他來到這裡,目光徑直落在了陳龍軒身上:“龍軒,我們的研究有了新進展。”

“啊?”陳龍軒臉上立即露出急促神色:“真的?”

“嗯。”靈進點了點頭。

陳龍軒立即看向林朝:“抱歉,我回研究會一趟,就不和你們一起吃了。”

“好。”林朝笑著點頭。

不過,他多看了靈進一眼。

在靈進的身體內,他感知到一股特殊的氣體。

那個氣體,似乎對靈氣有感應。

當然,林朝也就是多看一眼。

如今的他,氣息內斂,就算真仙看到他,也會覺得他隻是一個凡人。

在靈進的帶領下,陳龍軒急匆匆回到研究會。

此時的房間裡,正坐著幾人。

陳龍軒入座,連忙問道:“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一位胖子開口,笑眯眯著,眼睛眯成一條線:“問靈進。”

“啊?”陳龍軒微愣,內心吐槽。

這個靈進,來的路上也不知道告訴他。

“你們應該都知道,我出身於封靈祖。

封族,侍奉靈這一偉大存在,算不上什麼秘密,外界也有不少人知道。”靈進緩緩開口。

“嗯。”陳龍軒點頭。

因為靈進的加入,他還特意查過封族,知道封族的這一段隱秘。

“前一段時間,我回村,結果出現了一些變故。

我奶奶說,我們侍奉的偉大存在—靈,降世了。

於是,我奶奶召集了所有封族人,尋找那位靈的轉世。”

“有點離譜。”一個黑夾克男開口。

“我們是研究超凡的,這如何離譜了?”

靈進冇有理會黑夾克男,繼續說道:“當然,我們找了許久,也冇有找到那個所謂的靈。”

眾人看著靈進,有的當故事聽,有的認真聽,皺眉思索。

“就在今日,我奶奶說,她得到了偉大存在的指示,心有感應。

靈將會降福澤於黑水山。”靈進緩緩說道。

陳龍軒拿起錄音筆:“這是真的假的,你奶奶告訴你,你怎麼告訴我們?”

“我覺得是假的,有點像編故事。”胖子說道。

“有點假,因為太巧合了,還不如看我小時候看的《走進未接之謎》。”

“黑水山在川慶省,離我們上千裡,如果就因為靈進奶奶幾句話,我們就跑去,感覺消費有點大。”

“靈進敢分享給我,肯定不是戲弄我們。

我們不是在研究超凡嗎?發現任何線索,都值得去看一看,試一試

靈進,你覺得這是真是假?”

“我覺得……”靈進臉上帶笑,“是假的。”

他自然希望是假的。

他可不想侍奉誰。

而且,按照老黑的說法,那個靈存在,可能也不咋滴。

也就是在這個凡俗世界能夠裝神弄鬼。

放在那些修仙世界,根本不算什麼。

“靈進,連你都不信,還分享給我們。”黑夾克男吐槽。

“但這確實是超凡的線索。

正好,我要跟著族人去黑水山,閒的無聊,你們有冇有人願意和我一起去?”

“我去。”陳龍軒冇有任何猶豫,直接回答。

“我也去。”

“我也去。”

頓時,又有三四人答應。

陳龍軒打趣問道:“靈在黑水山降下福澤,如果是真的,這種事你告訴我們。

你奶奶知道,豈不是要打斷你的腿?”

“我奶奶說了,封族隻是侍奉靈的。

靈的福澤,該讓給世人。

這件事,不僅我在外麵宣傳,我們封族其他人也在宣傳。”

“原來如此。”陳龍軒愣了下。

……

天海大學。

林朝坐在成蔭的樹下,一道清脆的聲音傳來。

“林朝,我找到你了。”

林朝扭過頭,立即看到了一身棕色短期的齊雪嫣。

此刻的齊雪嫣,一頭大波浪黑色秀髮,修長大腿上上卻裹著白色的絲襪,白絲裹著大腿,勒出淺淺的痕跡,上麵露出一小截白色的大腿肌膚。

大波浪原本有點成熟風,白絲是顯清新可愛。

這樣有些違和的裝扮一起出現在齊雪嫣身上,卻顯得格外協調。

林朝笑了笑:“你來的有點慢。”

“唉,你在資訊上說,在西區的一棵大樹下等我。

西區的大樹也太多了點,我找了很久,才找到你。”齊雪嫣臉上帶著甜甜的笑容,顯得格外甜美。

不得不說,齊雪嫣能夠駕馭很多風格。

“我應該直接在校門口等你的。”林朝拿著一把遮陽傘,撐了起來。

齊雪嫣臉上閃過一抹笑容,小跑一樣鑽進了林朝的傘下。

不過,她還是與林朝保持了一定距離,冇有湊太近。

“最近大荒山脈的挖掘和以前差不多,不過聽說,那些專家開始尋找黑澤的屍體。

為了找到黑澤的屍體,據說又抽調了許多人手進去,聽我媽媽說,還請了一些很有本事的人去大荒山脈找黑澤的屍身。”

這段時間,齊雪嫣經常來找林朝。

不過,一般齊雪嫣說的話題,都是大荒山脈。

她知道,林朝對這些比較感興趣。

“是麼?看來黑澤的屍體快要找到了。”林朝不以為意。

他知道,齊雪嫣知道的訊息有限。

她所說的尋找黑澤屍體,應該是拿到黑澤的屍體。

黑澤屍體的方位,大荒山裡的人已經確定,隻是無法拿到而已。

“嗯嗯。”齊雪嫣這時眼中閃過一段失落的神色,“我過幾天,要回京都了,不能來找你玩了。”

“現在交通這麼方便,想見麵還不簡單?”林朝輕聲說道。

“確實。”齊雪嫣點了點頭。

想見麵很簡單, www.uukanshu.com但有人不想呢?

這時的林朝,也想起了蝶鳥,又想起了趙媣,以及吳湘怡。

他想要見到這些人,恐怕很難吧。

林朝帶著齊雪嫣逛了校園一遍,又一起去打了會遊戲,吃了飯,好像朋友一般。

最後,齊雪嫣把林朝推上了地鐵。

“我想看著你離開。”齊雪嫣笑了笑。

她不想林朝在地鐵站台處看著她離開,這種感覺她不喜歡。

------題外話------

感謝【垚焱淼森鑫】【上班無聊隻能看書】的千賞,感謝【虛度的時光!~】【菲瑩之心】【深秋的林】【輪迴一世147再來一次】【書友20220310092514316】的打賞,謝謝大家!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