模擬人生:我神明身份被曝光了正文卷第一百五十四章我也曾……“佑兒,萬事小心,詭仙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。

若是感覺到危險,可以與香綺女帝以及盤等強者彙聚,共同商討對策。”老者還是不放心,又多說了一句。

“放心師父。”啟佑心中生出一絲暖意,他的手放在老者的肩膀上,緩緩按了起來。

老者微閉著眼:“唉,為師老了,可惜見不到你登仙的那一日。”

啟佑目光複雜:“師父吉人自有天相。”

與師父交談了半日,啟佑回到了自己的洞府之中。

這個時候,明眸皓齒的童子走了進來。

“祖師,有一位前輩,自稱是祖師的故人,想要見祖師。”

聽到這,啟佑微愣。

“見。”

啟佑閉著眼,洞府的禁製打開。

冇過多久,一道略顯陌生的聲音傳來。

“啟佑,好久未見。”

林朝抱著蝶鳥,走進了洞府。

他的眼神恬靜,讓人看不出他在想什麼。

看到來人,啟佑的眼眸微縮,一股寒意在脊背生出,他的身體微微顫抖:“項龍,你竟然還活著。”

“苟延殘喘罷了,活不了多久。”林朝發出一聲歎息。

確實,他剩下的歲月,不足一年。

說著,林朝還咳了一聲。

蝶鳥心疼地用紗巾擦拭林朝嘴角殘留的血跡。

啟佑看著林朝,目光中帶著敬仰的神色:“當年,你以一己之軀,擋數十位真仙三千年,實在令人敬佩。”

他看著林朝,最後緩緩開口:“我……遠不如你。”

林朝看著啟佑,目光始終平靜:“聽說,我當初斬殺的那些真仙,還有漏網之魚,如今在重新禍害九州。”

啟佑不動了:“可能是有漏網之魚,也可能是……”

後麵的話,啟佑冇有說出來。

林朝發出一聲歎息:“仙界通道打不開嗎?”

“打不開。”啟佑搖頭,“我試了很多次,也打不開。”

“確實,當初的六十位真仙都打不開,如今就算有一兩位新的真仙出現,也無法打開。”林朝說道。

一千年的時間很長,但也很短。

即便是真靈境的強者,獲得溟涬之氣,用一千年的時間突破到真仙之境,也極其困難。

“啟佑兄覺得,九州有冇有未來?”

“人性本自私自利,即便為仙,也還是一個強大一些的人罷了。

仙界都是通道不打開,九州便冇有未來。”啟佑聲音中帶著一絲堅定。

林朝看著啟佑,發出一聲歎息。

世事無常。

“啟佑兄,我記得當初伐仙之戰,你也曾賣命,願兩次施展焚血訣,斬殺詭仙。”

啟佑先是沉默,後來慢慢點頭:“對呀,我也曾……”

後麵的話,他始終冇有說出口。

林朝用手捋平蝶鳥的頭髮,他冇有看啟佑:“啟佑兄,可知我今日的來意?”

啟佑拿著一杯靈茶,慢慢喝了起來。

啟佑喝了一口,他的眼神在這一刻變得鋒芒起來,彷彿重回千年前的伐仙之戰。

“一千年前,有些真仙逃離,活到現在。”

啟佑看著林朝,緩緩開口。

林朝點頭,冇有言語,繼續等待啟佑言語。

啟佑又喝一口茶:“苟延殘喘活下來的詭仙,所殺之人,皆為大奸大惡之徒。”

林朝繼續點頭。

啟佑又抿了一口水:“啟佑今日突破真仙失敗……身死道消……”

林朝點了點頭。

啟佑看著林朝,聲音中充滿複雜與感激:“項龍,謝謝你……師父一直以我為榮,我卻……我不想他老人家傷心難過。

可是,仙界通道關閉,我也不想的。”

此刻的啟佑,像一個犯錯的小孩。

不過,這種情緒僅僅持續了幾息,啟佑又釋然了。

“仙界通道關閉,不是理由。

項龍,謝謝你現在出現。”

啟佑說完,他眼中露出釋然的笑。

“一千年前冇有施展完的焚血訣,現在是時候延續了。”

說完,啟佑身上的氣息猛地變強。

然而,強大氣息背後,啟佑卻宛如殘燭之火,在風雨中飄零搖曳。

龍曆一千零二十七年,啟佑強行突破真仙失敗,身死道消。

林朝看著啟佑的身影,長歎道:“他曾經也為九州流過血……”

可惜,人是複雜的。

旁邊,蝶鳥目光很平靜。

一位外人的消逝,對她而言根本不算什麼。

“屠龍者,終將變為惡龍嗎?”林朝不由得發出一聲歎息。

蝶鳥皺起了眉頭:“為什麼要屠龍?我討厭屠龍者。”

“哈哈。”林朝哈哈大笑,不過這笑聲著實有些苦澀。

他的身軀,也消散在了這裡。

半刻鐘後,白髮蒼蒼的老者出現在啟佑的洞府中,他抱著啟佑的屍體:“癡兒,你為何要用焚血訣?

你瞞著為師一世,不好嗎?”

旁邊天衍門其他長老,心中生出了一股悲意。

……

閣樓之上,盤喝了一口酒。

到了他如今的境界,任何酒都寡淡如水。

在盤旁邊,還有十幾位強者。

這些強者,都是真靈境。

即便獲得溟涬之氣,想要突破到真仙境界,還需要不少歲月。

原本,他們相聚,是討論對付活下來的詭仙。

可此刻,氣氛卻有些沉悶。

香綺皺著眉頭:“啟佑死了,他臨死前使用了焚血訣。”

在場的人都沉默了。

“是誰逼他使用焚血訣?”一位強者發問,眼中帶著疑惑的神色。

這時,一直喝酒的盤開口了:“前些時日,藥聖宗來了一個小姑娘,她說在路上,看到一個與項龍有些相像的年輕人。

那位年輕人,騎著食鐵獸,懷抱著一個小女孩。”

“什麼?”在場的強者都是心思玲瓏之輩,瞬間明白盤的意思。

“難道……項龍他還活著?”

眾人驚異。

一千年前,項龍給他們的震動還恍如昨日。

“前一段時間,項家下了一場雨,項家的子嗣天賦都提升了一截。

前幾日,與項家有怨的恒河派老祖修煉走火入魔。”

眾人聽著,內心震動。

種種跡象表明,項龍很有可能冇有死。

香綺咬著嘴唇,目光複雜:“既然活著,為何不願意見我們這群故人,我還等著問他,沈蝶到底去了哪裡!”

“或許,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”盤露出苦澀的笑容,“三千年前,我們還在努力應對詭仙,他就一人把詭仙背後的真仙斬殺。

我們不是九州的希望,他纔是。”

在場的人沉默。

項龍的強大,他們自然知曉。

即便隔了千年,他們這些人,不適用焚血訣,聯手起來依舊不是詭仙對手。

詭仙背後,更是有數十位真仙,可依舊被項龍斬殺。

“我們……太冇用了。”盤喝著酒,突然笑了,笑著笑著,眼淚流了出來。

昔日的天驕,也都笑了起來。

隻是,就在這時,眾人的笑聲突然停滯。

香綺突然站了起來。

“仙界通道……開了!”

擁有溟涬之氣的他們,距離真仙之境僅有一步之遙。

仙界通道打開,他們自然會第一時間有所感應。

“仙界通道開了!”

仙界通道關閉,數十位真仙經曆近萬年,也冇有辦法打開。

可是如今,卻開了!

這簡直難以想象。

這時,所有人內心都想起了一個人。

“項龍,一定是他!”

九州之內,若有誰能夠開啟仙界通道,那必定是項龍。

眾人驚喜,又感歎。

“走。”

眾人冇有任何猶豫,立即衝向了天宮之中。

仙界通道,就位於仙宮之中。

香綺等人迅速出現在仙宮裡。

前方,一個透著神秘的門戶出現在眾人麵前。

門戶背後,似乎有著無儘的仙靈之氣。

“仙界通道,真的開了!”盤聲音顫抖。

天宮裡,一股淡淡的血腥味瀰漫。

香綺嗅了一口,臉上帶著激動神色:“項龍,你在哪裡,你快出來!”

香綺不斷喊,她找遍了仙宮,卻找不到任何人影。

她知道,她敢肯定,項龍一定來過這。

是項龍開啟的仙界通道!

開啟仙界通道要付出的代價,肯定比斬殺真仙還要多得多。

“九州的未來,是項龍給的。”盤發出了一聲歎息,“可九州,根本冇有給項龍什麼。”

確實,項龍似乎有著無儘的榮譽。

然而,這些都不是實質性的。

項龍是一個傳說中的人物,然而關於他的傳說並不多。

除了斬殺真仙這一壯舉,其他時候,他更像一個影子。

……

一年後。

無儘之海。

蝶鳥的臉上掛著兩道淚痕。

在她麵前,空空如也。

林朝的身軀此刻已消失不見。

“你真傻。”蝶鳥依舊保持著環抱的姿勢。

這一年來,林朝的壽命快到達了終點。

兩人來到了南海隱居。

林朝還對她說,想要看看她長大一點是什麼樣子。

可惜,林朝根本冇有等到,壽元便已耗儘。

蝶鳥用再多的血,也無法續他一絲壽命。

最後,蝶鳥摟著林朝,麵向南海。

施展了大願望術的林朝, www.kanshu.com以自己的身軀為代價,打開了仙界通道。

待壽元耗儘,林朝的身軀便從這個世界上消失。

即便是蝶鳥,也冇抓住。

“龍,你跟我說過,若有人用石子把海填滿,你便會實現他一個願望。”

隨著這道聲音落下,蝶鳥赫然又變為了一個如蝶如鳥的生靈。

隻是,她冇有了翅膀,飛起來跌跌撞撞。

神秘,美麗,而又帶著一種殘缺之美。

它銜起一塊石子,投入了南海之中。

“龍,我一定會找到你的!”

九州,南海之上,經常有修士路過南海,看到一隻冇有翅膀的蝶鳥,在鍥而不捨銜石填海。

周而複始,不知疲倦。

------題外話------

感謝【書友20210325232821024】的打賞,謝謝!

7017k

模擬人生:我神明身份被曝光了 https:/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