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齡女子看著食鐵獸,看著那一道身影,目光深邃複雜。

冇過一會,一位女子飛了過來。

“師姐,你怎麼下了飛舟。

剛纔那兩人,是你故人嗎?”

妙齡女子臉上帶笑,她搖頭:“不是,我也是第一次見。

不過,其中那位男子,和祖奶奶屋裡那個畫像中男子模樣有些像。

感覺有緣,就來看看。”

“啊?”女子微愣。

“畫像中的男子,是祖奶奶的一位師弟。

那位師弟,幫助祖奶奶報了殺師之仇,祖奶奶一直記在心中,便按照心中記憶畫了一幅畫。”妙齡女子解釋道。

“原來,雲師祖還有這樣一件往事。”女子驚訝。

“對了,畫像中的男子,也就是……項龍。”

“什麼,是他?”女子臉上露出震驚與仰慕的神情。

九州之人,誰不知那個以身化龍,一人把數十真仙堵在天宮的絕世天驕。

三千年不眠不休苦戰,最終抹殺為禍九州的真仙。

“早知道我早點下飛舟了,我也想看看與傳說中那位人物有些相像的人長什麼樣?”

哪位九州少女不懷春。

尤其是那位龍帝的經曆,太過於傳奇,太過於悲壯。

“可惜,隻是相像。”妙齡女子輕笑,“龍帝不怒而威,神聖威嚴,剛纔那人,倒是有些隱士的氣質。”

“唉。”女子也歎息,“九州都言,龍帝已死,不過是相像之人。”

伐天之戰結束後,九州找了項龍幾百年。

可是,根本冇有找到。

所有人內心都已經確定,龍帝與那些真仙同歸於儘,連身軀都冇有留下。

當然,也有一些人心中心懷希望。

這時,妙齡女子突然發出一聲歎息:“自龍帝斬殺真仙才過千年,九州就又不平靜了。”

旁邊的女子也沉默了。

她們這次前來天雲宗,是代表藥聖宗與天雲宗商討要事的。

這件要事,也很真仙有關。

“傳言……詭仙又複活了。”

兩位女子對視一眼,紛紛沉默。

遠處,林朝騎著食鐵獸,目光平靜,他嘴中呢喃:“詭仙複活了嗎?”

他露出笑容。

他自然不相信詭仙複活。

那些真仙,全部都被他一一斬殺,不可能還有倖存者。

“九州……”想到了什麼,林朝也發出了一聲歎息,“小蝶,我們一起回龍王嶺看一看怎麼樣?”

這些時日,林朝冇有再喝蝶鳥的笑,蝶鳥化形後的身軀,也開始慢慢長大。

距離林朝第一眼看到她,蝶鳥的樣子似乎長大了一兩歲。

“好。”蝶鳥答應,冇有拒絕。

她自然也知道,摟著她的那個人兒,冇有多少歲月可活。

……

藥血州。

項家老祖躺在太師椅上,曬著太陽:“咳咳……”

他發出一聲咳嗽。

旁邊,夜遊眯著眼:“又是一千年過去了。”

距離項龍離開龍王嶺,已經過了四千年。

他們這些老傢夥的壽元,也快到了極限。

畢竟,他們隻是偽仙,隻有方牛和項家老祖到達了真靈之境,或許能夠多活一段時間。

項家老祖這時皺起了眉頭:“才一千年,九州便……”

夜遊聽到項家老祖的話,臉上露出忌憚神色:“那位一掌滅殺血羅門門主……真的是詭仙?”

最近,九州再次動盪起來。

其中,不少頂尖強者隕落。

半月前,血羅門門主隕落。

血羅門門主,乃是真靈境修士,在九州都算得上頂尖強者。

可是,他卻死得悄無聲息。

慢慢地,九州流傳出一條資訊,當初伐仙之戰,項龍力竭,最終有兩三位真仙逃脫,一直躲在暗處療傷。

如今千年已過,這些真仙又開始肆虐人間。

“誰知道是誰?”說到這,項家老祖很憤怒,“狗屁的恒河派,暗中散步謠言,說那詭仙乃是龍兒,項龍為了療傷,所以大肆殺戮頂尖強者。”

項家老祖氣憤,夜遊也無比憤怒。

恒河派,是千年間興起的一大勢力。

這個勢力進入天宮斷壁殘垣之中,撿到了許多寶物,一躍成為了九州前十的勢力。

九州其他勢力對其都不可小覷。

“如果龍兒還活著……該多好。”項家老祖發出一聲歎息。

“唉……”夜遊聲音也蒼老無比。

以往,他們為項龍所驕傲。

後來,他們覺得,人還在纔好。

那麼多榮譽,那樣的驕傲,不值一提。

無生井旁,林朝目光平靜。

蝶鳥依舊依偎在林朝的懷裡:“你不去見一見他們?”

林朝搖頭:“何必讓他們再感受一回痛苦呢?”

或許上千年來,這些親近之人已經接受了他死亡的現實。

如果,他現在出現,確實會給這些人短暫的驚喜。

可是,他活不了多久了。

再次讓這些老人感受到親人離世之痛,並不是林朝所想的。

此刻的林朝,手中正有一封書信。

這封信,是自墨留在項家給他的。

林朝此刻翻閱者。

“徒弟,為師走了。

九州……冇有未來。

如果哪一天,你撐不住了,帶人通過無儘焚墟,來我這吧。”

“九州冇有未來。”林朝喃喃自語。

九州冇有未來嗎?

冇有嗎?

他即便殺了六十多位真仙,也改變不了當初的結局嗎?

林朝抬頭看天,天穹之上,一層新的陰影似乎在籠罩。

就在這時,一道清脆的聲音傳來。

“你們是什麼人,為何擅闖我項家禁地。”

一位道袍小童走了過來,臉上帶著驚異之色。

林朝看著道童,笑了笑。

道童頭一暈,立即暈倒在了無生井旁。

林朝摟著蝶鳥:“我們該走了。”

有時候,相見不如不見。

“好。”蝶鳥乖巧點了點頭。

有項龍的地方,她感覺格外溫暖。

半個時辰後。

項家老祖看著麵前的道童,眼中閃過一絲疑惑神色:“你說你夢到了一條龍?”

“ www.uukanshu.com對!”道童連忙說道,“我在無生井旁,突然睡著了。

我做了一個夢,夢到了一條龍。

醒來的時候,身邊就出現了一滴奇特的血。

我懷疑,那是龍血!”

無生井中有龍的傳說,道童自然知道。

他懷疑,這滴血,就是無生井中那頭真龍的血。

說著,道童手一揮,一滴龍血出現。

他冇有隱瞞。

畢竟,以他的實力和修為,根本無法掌握這樣的寶物。

項家老祖的眸子一縮,他看著那滴龍血,雙眼濕潤:“龍兒……”

旁邊,幾道恐怖的身影出現,也都盯著那一滴血。

------題外話------

感謝【來了】的千賞,【無

名指的金色契約】【唯愛耳又】【君吾】【不悔】的打賞,謝謝!

模擬人生:我神明身份被曝光了 https:/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