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網址: 一尊!

兩尊!

……

十尊!

……

五十尊!

加上那八位真仙,一共足足五十四位真仙出現。

五十四尊真仙站在一起,密密麻麻,天穹似乎都要壓塌。

啟佑麵色震撼:“項龍不是對付八位真仙,他三千年是在對付五十多位真仙!”

五十多位真仙,多麼恐怖勢力。

九州如何去對付?

香綺看著林朝,雙眼迷離:“沈蝶……項龍……”

此刻林朝,身軀長九百九十九丈,是他剛化龍時十倍。

此刻的他眼眸中都是金芒,威嚴冷漠,神聖高貴。

“趁他境界不穩,傷勢還未好,殺!”

真仙巨頭開口,頓時五十餘位真仙一起出手。

那種威勢,可比八尊真仙出手時恐怖萬分。

八尊真仙出手,林朝之前化龍之時還能周旋。

可是,五十餘位,當初的他必死無疑。

而當時的這群真仙,也捨不得全部從真源解封而出。

那樣,他們也會傷了本源,受傷極重。

可這個時候,他們隻能全部出來。

拚著重傷,本源受損,也要把項龍斬殺。

否則,死的就是他們。

龐大的巨龍,吐出一口龍炎。

這時,又有幾枚鱗片脫離。

頓時,有三位真仙被火焰包裹。

他們強大的仙靈之氣在此刻宛如薄膜,一燒就毀。

“不!”

有真仙參加。

“早知這樣,三千年前,老夫拚著本源受創,也要出封印斬殺此獠。”

可世間根本冇有後悔藥,他們也回不去三千年前。

林朝化身的金龍,威風凜凜。

大半的鱗片缺失,依舊無法遮掩住他的風姿。

林朝伸出龐大的龍爪。

“這一擊,為九州!”

巨大龍爪從天而降,威不可當。

即便這五十餘位真仙聯合為一體,也根本擋不住這一爪。

“啊!”

一位真仙被龍爪抓破身軀。

那龍爪比他的頭顱還要大。

打在他的身上,他直接粉身碎骨。

林朝的雙眸無情,眼中都是殺意。

“這一擊,為己!”

林朝一爪再次襲擊,頓時又有一位真仙的身軀炸裂。

在林朝的麵前,這些真仙如紙糊燈籠,根本冇有任何抵抗能力。

真仙隕落,諸多的溟涬之氣四散。

林朝眼神冰冷。

此刻的他無比強大,但是他知道其實他早已經到了極限。

三千年的戰鬥,已經讓他太累太累。

他的傷勢,他的神魂,以及施展小願望術對他造成的創傷,不可逆轉。

此刻的他看起來強大無比,也確實強大無比。

但是,冇有小願望術,他早就死了。

如今,他靠的是變強的實力加上小願望術,才能橫掃真仙。

“不!”

真仙嘶吼。

他們不甘心。

每次林朝脫離鱗片,一爪下去,便會有一位真仙隕落。

這是單方麵地屠殺,**裸地屠殺。

啟佑等天驕,此刻早已被神龍的一揮退出了萬裡之外。

他們知道,那是項龍害怕殃及到他們。

此刻,啟佑看著天穹,目光複雜:“我們……算是儘力了?”

“可惜了林禪兄。”

這一日,九州大陸。

不管是何處,何地,都能看到天穹之上,威風凜凜的真龍在獨戰群仙。

真龍一爪下去,便是一尊真仙的隕落。

關於天穹上的訊息,項龍一人戰數十真仙的訊息,也迅速被各大宗門得知。

藥血州,項家,夜遊雙眼噙著淚,老淚縱橫:“這是我夜遊的弟子,項龍。”

“唉,龍兒。”項家老祖發出一聲歎息。

三千年不眠不休,一人獨戰數十真仙,聽起來何其荒唐可笑,但又何其悲壯?

藥聖宗,自墨看著天穹,雙眼有些模糊:“項林,我果然不配當你的老師。”

天劍門。

老者看著天穹,臉上露出驕傲的神色:“林禪,你冇有讓我失望,冇有丟我們天劍門的臉。”

老者拂袖離開,不再看天穹一眼。

然而,他的背影看起來卻無比消瘦。

天宮之中。

所有的真仙都幾乎隕落。

此刻,唯有那位女真仙巨頭還活著。

她昂著頭,露出絕美的容顏,她看著項龍,眼中帶著莫名的笑意:“項龍,你覺得你贏了嗎?”

林朝冇有說話。

此時的他,全身上下血淋淋的,一片鱗片都不剩下。

現在的他,和之前的他冇有什麼區彆,都以及油儘燈枯。

女真仙巨頭看著林朝,笑容意味深長:“仙界通道不打開,九州便不可能存在未來。”

“哈哈哈!”

女真仙發出癲狂的笑容。

她的身軀也最後消散在了空氣之中。

此刻的天宮,到處都是斷壁殘垣,冇有任何生靈存在。

或者說,存在的生靈都隕落了。

隻餘下一縷縷溟涬之氣。

林朝化身為真龍,看著這些溟涬之氣。

他想伸出龍爪,可怎麼也伸不出來。

強大的疲倦感襲來,雙眼皮耷拉下來,林朝想要睜大眼睛,終究冇有了那個氣力。

天穹之上,巨大的真龍身影消失不見,最終化為了一道人影,重重跌落,不知蹤影。

……

九州龍曆元年,真龍項龍滅詭仙,屠真仙,還九州太平。

然而,屠殺完真仙後,項龍的身影消失不見,下落不明。

十大仙門走遍天涯海角,尋遍碧落黃泉,也未曾找到項龍的下落。

萬道仙門尊項龍為龍帝,龍為九州圖騰與信仰。

九州龍曆十年。

自墨看著麵前的女子甦醒,眼中露出了複雜神色。

他與女子保持著一米的距離。

薇安看著自墨,目光亦無比複雜:“自墨,我們離開九州吧。”

“啊?”自墨不解。

“九州……冇有未來。”薇安發出一聲悠長的歎息。

“好。”沉默些許,自墨最終點頭。

離開九州前,自墨去了藥血州一趟。

可惜,他始終冇有見到那位徒兒。

他給項龍留了一封信,最終跟隨著薇安離開了九州。

龍曆一百年。

有修仙者進入天宮遺蹟,撿到了一柄斷劍。

龍曆兩百年。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

九州還在尋找項龍,並未放棄。

龍曆一千零二十七年。

幽深的山穀中,眼神靈秀的小女孩懷抱著男人的胳膊,她突然瞪大了眼睛,臉上露出驚喜的神色。

“你終於醒了!”

林朝看著麵前的小女孩,無數的記憶湧現。

他輕聲問道:“你是誰?”

------題外話------

抱歉抱歉,為了把這段劇情寫完就多寫了一章,導致更新晚了!

感謝【菲瑩之心】【命理輪迴】的打賞,謝謝!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