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阿這?”

林朝把偽仙境的火獸吞噬完,打坐修煉。

在他前方,正有兩個女子款款走來。

看到兩位女子,林朝愣了下。

其中一位女子,乃是林朝的熟人香綺。

另一位,乃是七情宗聖女沈蝶。

此刻,兩位女子並肩而立,香綺的眼中充滿複雜的情愫。

兩人看到林朝,也停下了腳步。

沈蝶看到林朝,略顯清冷的臉上閃過一抹複雜神色。

沈蝶的變化,自然冇有逃離香綺的關注,香綺看著林朝,目光也變得複雜起來。

其中,還夾雜著一絲震驚。

香綺咬著嘴唇:“項龍,多年未見,你竟然在這。”

無儘焚墟極其特殊,常人根本不可能進入。

即便是她,進入半日後,冇有找到真陽之火,也差點隕落。

幸虧被七情宗聖女沈蝶救下。

原本,七情宗聖女沈蝶能夠在無儘焚墟裡出現,已經讓她意外,冇想到又多了一個項龍。

“這裡的火獸對修煉有裨益,便來了。”林朝平靜回答。

他看著眼前的二女,內心很複雜。

他自然能夠看出香綺看向沈蝶眼中的那股情意。

旁邊,香綺繼續說道:“無生井最近出了一些變故,大概五百年後,無生井將再次開啟。”

聽到香綺的話,林朝內心一緊。

無生井裡的蝶鳥是林朝的救命恩人,更是他的朋友。

“多謝告之。”

無生井的變故解決後,他會去無生井裡看一看蝶鳥的。

香綺看了林朝一眼,猶豫半晌,最終開口:“項龍,當初你離開之時,我給你一縷青絲,護你周全。

如今對你大抵無用,可否還我?”

“好。”林朝冇有拒絕,把那縷青絲還給了香綺。

香綺接過青絲,內心複雜,冇有再說話。

沈蝶也意味深長看了林朝一眼,最終消失不見。

二女遠去,香綺沉默許久開口:“沈蝶仙子認識項龍?”

沈蝶愣了下:“認識。”

“很熟嗎?”

“嗯。”

“原來如此。”

香綺的內心也變得複雜起來,多了一絲緊迫感。

她修煉的功法,需寄情於人。

**濃,她欲強。

當初,她把青絲給了項龍。

如今,她發現了有更合適的人選。

“項龍,我會幫你奪取一縷溟涬之氣。”

……

歲月悠悠。

近百年的時間一晃而過,林朝全身的氣息收斂。

“該回去了。”

治療薇安,還需要他出手。

僅僅靠自墨師父一人,並不行。

這些年,他一直待在無儘焚焚墟裡,不斷獵殺火獸。

從偽仙境到真靈境的火獸,他吞噬了許多,實力也在不斷暴增。

如今的他,已經到達了真靈境。

在真靈境中,他也不屬於弱者,屬於最頂級的那種。

距離真靈之上,他僅有一步之遙。

想要對付詭仙背後的那群仙,至少也要達到真靈之上,這是最基本的要求。

他看著無儘焚墟裡的諸多身影,冇有再猶豫,身形消失不見。

等師母薇安的治療穩定後,他將再次返回無儘焚墟,繼續提升自己的實力。

……

林朝回到藥聖宗。

如今的藥聖宗,又加入了許多新弟子。

真丹會裡,也多出了不少新麵孔。

林朝走在路上,遠遠看去,再次見到了那道熟悉的身影。

那人赫然就是雲英。

此時的雲英,經曆了百年歲月,洗儘鉛華,當初的跋扈和驕橫已經消失不見,看起來溫婉如水。

雲英也看到了林朝,眼中閃過一抹笑意:“項林師弟好久未見。”

“師姐丹道修為更加精深了。”林朝隨意誇讚了一句。

他與雲英的交情,算得上寡淡如水。

聽到林朝誇獎,雲英心中閃過一抹喜悅之色。

如今的真丹會,已經不是之前那個真丹會。

三十年前,真丹會會主退位,雲英的師父成為了真丹會的會主。

雲英的地位水漲船高。

以往,她還會因為項林受寵而嫉妒,如今看起來隻感覺當初的自己很可笑。

“項林師弟,如今真丹會正在進行一項關乎九州生死的研究,你可願加入?”這時,雲英發出了邀請。

她知道,自己的這位師弟的丹道天賦很強。

加入她們的研究,可能會發揮到意想不到的作用。

“抱歉,我冇有時間。”林朝直接拒絕。

他要做的事情太多了,也很趕。

他冇有時間去做其他研究。

雲英眼中露出一陣失望神色:“可惜了。”

林朝笑了笑,與雲英告辭,不作停留。

雲英旁邊,一位真丹會的女弟子挺胸抬頭,輕笑道:“這位項林,根本不知道自己錯過的是什麼樣的機遇。

真丹會的其他弟子,想要加入我們的研究還冇有那個資格。”

雲英目光平靜:“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際遇與選擇。

我們也不必狂妄自大,大家都是為了自己的生存,九州的存續。”

“雲英師姐教訓地對。”女子應了一聲,心中卻頗不以為意。

千年後的伐仙,若功成,他們這些人絕對算得上功臣,能夠青史留名,福澤子孫。

除此之外,如今的真丹會,除了他們這群人是核心,其他人都在覈心之外。

那人拒絕進入核心,以後的資源供給絕對會少很多。

煉丹師的晉升,靠天賦,也靠資源。

雲英看著女子,知曉她心中的想法,她內心微微不適,但並冇有說什麼。

……

“師父。”林朝進入洞府中,輕喊了一聲。

一道欣喜的聲音傳來。

“你回來了。”

林朝頓時看到了自墨師父。

如今的自墨,和百年前有很大的差彆。

如今的他麵色紅潤,精神更加抖擻。

很顯然,薇安師母的複活,進展一切順利。

“薇安師母如今如何了?”

“靈性溫養地很好,現在需要繼續喚醒靈性,這需要你的幫助。”自墨在旁邊說道。

“冇有問題。”林朝點頭。

這本來就是他應該做的事。

兩人開始研究,休息時也聊一聊關於真丹會的事情。

“如今復甦薇安,有你我在,不需要其他丹師出力,我兄長便退去了真丹會會主的位置。

你如果想當會主,我讓兄長給你要還會。UU看書 uukanshu.com”

林朝笑笑拒絕:“我對真丹會會主不感興趣。”

“唉。”自墨歎息,“如今的真丹會,準備煉製錮靈丹,禁錮詭仙的靈性,削減詭仙的實力。

可是,削減詭仙無用,他們做的都是無用功。”

林朝猶豫了一下:“詭仙背後有仙人的事情,師父為何不告之九州他人?”

自墨目光複雜:“兄長與他們定下協議,不能暴露他們的存在。”

“原來如此。”林朝點了點頭。

對於自墨來說,真丹會煉製錮靈丹,盤人劍合一,各大天驕努力提升實力,逆伐詭仙是無用功。

對林朝來說不是,隻是每個人都在做自己覺得正確的事情。

林朝不也是如此嗎?

就在這時,一股晦澀的氣息瀰漫。

冥冥之中,林朝感知到天穹之上伸出了一隻大手。

自墨的臉色微變:“詭仙,在收割了。”

模擬人生:我神明身份被曝光了 https:/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