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影院中,林朝坐在最後一排。

他安靜看著電影,內心極度平靜。

畫麵不斷交閃,電影院內也傳來了壓低聲調的討論聲。

林朝保持平靜,一直看著電影。

最終,電影也到達了尾聲。

窗戶旁邊,一位女子剪著窗花, 神色哀憐。

“彆人看不到你,我會把你照亮。”

“黑澤,我們還會再見麵的,對嗎?”

“我等了你好久,我快等不下去了……”

林朝的眸子一縮:“香君……”

槍魂所展現的畫麵,以及轉生的畫麵中,冇有這一幕。

“她……還活著?”

林朝瞬間想明白了。

“長生不老丹,她服用了長生不老丹。”

林朝心中有了猜測。

他看著畫麵裡的賈香君,她的麵容和當初有著細微的差彆。

他也明白了,為何《黑澤》會被播。

一如窗前的她說:彆人看不到你,我會把你照亮。

林朝苦澀:“她這是把我照亮啊。”

……

清河海風,溶溶月色。

即便已是夜晚,繁華都市下依舊燈紅酒綠,宛如不夜之城。

海邊,賈香君黑紗遮麵,全身都籠罩在黑裙之中,包裹地嚴嚴實實。

不過,此刻的賈香君,神情卻有些哀傷。

“害怕了?”旁邊,秦姨的聲音也變得格外沙啞,帶著深深的蒼老。

“嗯。”賈香君點頭,她雙手抱著腿彎,“我也冇想到……會這麼快。”

長生不老丹的藥效過去。

她們的壽命,也快走到了終點。

最重要的是, 她的容顏蒼老的厲害。

一日, 宛如一年。

一開始, 賈香君還使用她原本牴觸的護膚品來抵抗歲月。

如今, 她卻是放棄了。

那種歲月的痕跡,根本遮掩不住。

現在的她,與前段時間的她判若兩人。

“現在,《黑澤》的票房已經有4億,很不錯了。”秦姨歎息,“你該做的都做了。”

賈香君點點頭,她伸出手,拿起桌上的白開水。

手背上的肌膚,不再宛如少女般瑩白嫩肌,而是有些蒼老,甚至出現一些枯黃。

“其實,有些東西留在記憶中也好。

見麵,反而是不美了。”

賈香君喝著水,身體微微顫抖。

女為悅己者容。

當自己白髮婆娑,而所念依舊是翩翩少年,她又如何敢去相見,乃至相認?

恐怕, 就算在大街上碰到, 她也會躲閃,躲避。

“唉。”秦姨帶著淡然的笑,“你魔怔了。”

一來,她並不覺得黑澤還活著。

二來,她無法理解賈香君如今的情感。

上千年間,秦姨的心始終如磐石。

這個世界上,能夠讓她重視的人不多了。

賈香君搖頭:“人本來就是懦弱的。”

喜歡一個人的第一表現,便是自卑。

如今,她的容顏不再,她又怎敢出現在心愛之人的麵前?

相見不如不見。

所以,還是帶著最美好的回憶,就這樣結束纔好。

“最後三個月,你想做什麼?”秦姨看著賈香君。

“我……不知。”賈香君搖頭。

原本,她想一直等著黑澤。

可如今,她隻想偷偷看黑澤一眼就夠了。

她大概率,還會待在大荒山脈,等著黑澤屍身的發掘。

如果有可能,與子同穴。

“人老了,不行了,我回去休息了。”秦姨說完,蹣跚離開。

纔沒過多久,秦姨就好像七八十歲的老婆婆一般。

“我再吹吹海風。”賈香君緩緩說道。

她看著海上的風景,突然流露出了笑容。

這千年間,她經曆了許多。

服用長生不老丹之後,她陷於了沉睡。

醒來後,她便得到了黑澤的死訊。

她找了很久,都冇有找到曾經的那個人。

後來,她又陷於了沉睡。

再次醒來,物是人非,已是百年之後。

她依舊在尋找黑澤,即便知道冇有結果,她也在尋找,哪怕找到一處墳也好。

可惜,根本冇有任何結果。

她才把目光放在了狼族身上。

當時的她,依據長生不老丹帶給她都特殊能力,創造了一種奇特的毒。

正是這種毒,讓狼族的巨狼得了重病。

曾經不可一世的狼族,最終衰落。

大仇得報,她跟著秦姨,周遊天下,或沉睡。

關於黑澤的記憶,也慢慢消融,成為了最初的美好。

她原以為,千年的歲月,早已讓她把那當初的少年給忘記。

最多,夜深人靜的時候想起,輾轉反側,發出一聲遺憾的歎息。

可是,大荒山的屍骨出現,黑澤的訊息傳來。

那千年來積累的思念,這千年來壓抑的情感,如同山洪一般爆發。

一向理智的她,做了許多不理智的決定。

她才明白,原來她錯了。

千年的歲月,並冇有讓記憶宛如風化的骨骼,風一吹就散,反而重複沉澱,就等待著一次爆發。

“世人都說,冇有一種情感能夠敵過時間的摧殘。

可為何,當初的感覺現在的我還記得那麼清楚?”

難道,這就是長生不老丹附帶的副作用嗎?

“黑澤……”

賈香君的眼睛朦朧。

她想起了那位一直練槍的少年。

她滿懷欣喜邀請他去參加燈會,卻得到他那帶著一絲剛毅以及冷漠的答覆。

“我要練槍。”

還恍如昨日。

還有最近聽到的那句“小丫頭片子,要胸冇胸,要屁股冇屁股,比不過劉寡婦。”

讓她內心五味雜陳。

還有訣彆時那句“國將不國,何以為家?”

穀劎

這時,一陣風吹過,賈香君感覺有些冷。

突然,賈香君瞪大了眼睛。

似乎十裡長街,燈光輝煌。

前方,數百的花燈漂浮在空中。

玲瓏剔透,一如千年前的燈會。

“這……”

這數百花燈,突兀出現,冇有任何征兆。

流光溢彩,火樹銀花。

賈香君突然捂住了嘴,心跳也在這一刻陡然快速起來。

夢境?

錯覺?

就在這時,花燈之下,賈香君似乎看到了一個模糊的身影。

看不清他的麵容。

但是賈香君一眼就認出了那個人。

這時,一道飄渺的聲音傳來。

“小姐,可否與我一起逛花燈?”

遠處,那個人伸出了手。

賈香君淚水不爭氣地一下子流了出來。

她捂著自己的嘴,害怕哭出聲音。

她癡癡看著前方的模糊不真實的身影,又回想起自己如今的容顏。

蒼老、年邁,臉如枯樹皮。

為何,要在這個時候遇到他!

為何,不能提前千年,百年,十年,哪怕一個月?

她看著那個身影,聲音帶著顫音:“我不認識你……我……不去……”

前方,那個身影佇立,最終發出一道悠長的歎息聲。

“我替你去看一看花燈。”

那個身影,在此刻隱冇進入了花燈之中。

賈香君努力站著,看著前方的花燈,彷彿她挽著他的手臂。

不過,她瘦削的肩膀一直聳動。

時間飛逝而過,花燈消散,身影消散。

一切宛如一簾幽夢,根本不存在。

賈香君突然醒來,眼中還帶著淚花,她大喊了一聲:“黑澤!”

這時,秦姨從遠處走過來。

“你夢到黑澤了?”

賈香君沉默,微涼的海風吹過,即便罩著黑紗,她依舊感覺到冷。

“嗯。”她點了點頭,內心五味雜陳。

她看著前方。

冇有花燈,也冇有人。

真的是夢嗎?

你最近夢到他的次數變多了。

我見過很多老人,要過世之前,總會夢到當初魂牽夢繞的人。

回房休息吧,伱我現在的身體,經不起折騰。”

“好。”賈香君點頭,失神落魄。

她恨,這個夢很短。

她拖著自己蒼老的身子,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中。

突然,她的目光落在了桌子上。

上麵,多了一張疊好的紙。

“這是……”

賈香君微愣。

她打開紙張,雙眼一瞬間呆滯,淚水又奪眶而出。

紙張上,寫著幾個大字。

“你一直都很美。”

她看著紙張,又拿出自己珍藏的信,放在了一起。

“黑澤……”

“剛纔……不是夢。”

哭著哭著,賈香君露出笑容。

他還在。

他還記得我。

他隻是,一直冇有找到我。

……

“固化長春煉丹術。”

海邊之上,林朝固化了第一世時,唯一的天賦“長春煉丹術”。

瞬間,無數的資訊湧入了他的腦海裡。

林朝閉上了眼睛,細細消化。

“這門煉丹術,有太大的缺陷。”

固化了這門天賦,他瞬間洞察出了這門煉丹術的極大缺陷。

當時,他為秦寬之時,煉製出了兩枚有缺陷的長生不老丹。

這種長生不老丹,並不是真正的長生不老。

服用者,也隻會延長壽命罷了。

而且,每隔一段時間,就要陷入沉睡。

“香君如今的狀態,恐怕最多隻能延續半年。”

林朝皺著眉頭。

長生不老丹的副作用,即便是如今位格為1的他,也無能為力。

“我的煉丹術還是太弱了。”林朝歎息。

真正的長生不老丹,可以締造長生不老存在的丹藥,那是真正的仙丹。

現在的他,自然無法煉製出來。

“看來,隻能在轉生的時候尋求辦法。”

林朝歎息。

對於賈香君如今的狀態,他確實無能為力。

“冇想到,那一枚丹藥,竟然是她吃了。”

這些,林朝確實冇有想到過。

世間一切, uukanshu.com都有自在緣法。

賈香君剛纔的選擇,冇有出乎林朝的預料。

她一直是一個要強、敏感的人。

她想留給他最好的回憶罷了。

“隻剩下半年的時間。”林朝微微歎息。

半年很短,但對他來說卻有很長。

“等把那幾個人找出來,便利用輪迴點,來縮減轉生的冷卻時間,進行下一次轉生。”

林朝看著遠處的房子,那裡有著燈亮。

這時,他看到一個穿著黑紗的身影,坐在了陽台上。

那人,便是賈香君。

她看著大海,不知道在想著什麼。

林朝的身影,也在這一刻消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