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幅生死畫看完,眾人內心久久不能平複。

劉程超開口道:“如今,隻發現了上千具屍體,如果壁畫記載為實,也就是說,我們現在的挖掘隻進行了很少一部分,還有很大一部分屍體還冇有挖掘到。”

狼衛足足有上萬。

現在挖掘出的隻有不到2000具。

“如果把上萬的狼衛與巨狼挖出來,是不是就可以證明壁畫上的真實性。”王嬌在旁邊詢問道。

作為女子,即便她已經二十七歲了,但她還是有英雄夢。

尤其是黑澤這樣的男子,幾乎守護了大夏一國。

可是,最終為國浴血奮戰,自斷退路,卻冇有在任何史書上被提及。

這讓人敬畏又心疼。

為人抱薪者,不可使其凍斃於風雪。

黑澤的事蹟,應該被人知道。

黑澤,也應該被人尊敬!

劉程超與王嬌有同樣的想法,不過要淡一些。

他更看重的是曆史事件的本身。

至於曆史人物,他會敬畏唏噓,但會以理性的目光去看。

此刻,即便看到了生死祠,他也感覺這件事似乎漏洞百出。

狼衛,不是那麼好戰勝的。

當時的大豐羸弱,可以說從骨子裡腐朽。

根本冇有一支可戰之兵。

當時的皇帝為了避免被圍都城,帶領三萬禁軍東山狩獵。

結果,東山上出現兩千狼族的流兵。

就是這兩千狼族流兵,直接把這三萬禁軍給打散了,差點活捉了當時的皇帝。

這無比荒唐,卻是真事。

禁軍,可是當時大豐最強的兩支軍隊之一。

一支禁軍,另一支是邊軍。

禁軍都拉胯至此,更不用說其他軍隊。

所以,黑澤根本組織不起一支能夠對抗狼衛的軍隊。

即便這支狼衛因為天災受創,依舊有一戰之力。

而且……這一切還有一個漏洞。

到目前為止,還冇有發現任何……

劉程超不由得想起壁畫裡的黑澤,以一擋萬的身姿。

“僅僅這些,還無法證明黑澤覆滅了狼衛。”

劉程超回答王嬌。

證明曆史上的事件,尤其是冇有那種史書記載的,極其之難。

這需要一連串證據鏈。

否則誰都能造假不是?

比如說,一個有錢人為自己建一個生死祠,長埋於地。

然後,告訴彆人,自己拯救了世界,還是文狀元。

可是,史書上根本冇有這個狀元,也根本冇人拯救世界。

這個生死祠被挖出,就能證明這些嗎?

當然,可以當成證據中的一環,大膽猜測。

“這些都不夠嗎?”王嬌微愣,陷於了思索,良久她說道,“對,除非找到其他史書資料相以印證,或者找到這支軍隊是哪一支,編號是什麼?”

旁邊,劉程超的眼神有些幽深,散發著詭異的光:“你有冇有發現一個問題?”

“啊?”王嬌立即問道,“什麼問題?”

“目前,我們出土的屍骸,經過檢測,都屬於狼族,或者巨狼。”

“這個怎麼了?”王嬌有些迷糊,一時間冇有反應過來。

“這裡,冇有一具大豐朝,或者說我們大夏族人的屍骸!

一具都冇有!

兩軍交戰,怎麼可能一具大豐士兵的屍體都冇有?”

“難道說,被收屍了?”王嬌發表自己的猜測。

“這裡是絕地,根本冇有機會收屍!”劉程超麵色激動,“這裡麵一定有我們忽視的地方。”

……

槍神黑澤,冇有很出乎預料上了熱搜。

這引起了許多人的關注。

尤其是生死畫上的黑澤形象,一身黑衣,俊美不凡。

雖然,壁畫畫工一般,UU看書 www.kanshu.com但是還是為人展現出一個偉岸的形象。

“這個黑澤,一定把大豐的太後給睡了,不然的話,以他的功績,絕對名垂青史。”

“樓上太重口味了,太後也下得去手?皇後不行嗎?”

“這就不懂了!當時大豐的馮太後,也才三十多歲,風韻猶當時,一掐就出水。”

“年少不知阿姨好,錯把蘿莉當成寶。”

“談論點正經的好嗎,黑澤怎麼打敗的狼衛?”

“這不正經嗎?”

“這不正經嗎?”

“我更想看黑澤怎麼打敗太後的。”

此刻的網絡上,黑澤已經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。

公正會將這件事進行直播,也收穫了一大批讚。

此刻的林朝,看著網上的資訊,頗有些無語。

他可和馮太後冇有任何關係。

不過,他確實見過馮太後。

馮太後,可比隔壁的劉人妻要美豔太多。

他與馮太後冇有關係,可是他的師弟,也就是後來的豐興帝,與馮太後,可關係曖昧不清。

兩者冇有血脈關係,但馮太後,可是豐興帝名義上的奶奶。

當然,這些在曆史上冇有任何記載。

有記載,也是豐興帝十分孝順。

野史曾記載,馮太皇太後腳趾生膿,豐興帝孝,跪地吮吸而出。

林朝隻感覺,貴圈真亂。

豐興帝,應該改名奉孝帝,是一個十足的大孝子。

ps:感謝【書友20210604103907065】的千賞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