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淨天空,一望無邊。

劉耀跟在劉玉清身後,目光迥然:“劉哥,你能不能教我一些修仙的法訣?”

如今的劉耀,已經相信了劉玉清的話。

張少欽的靈武道,對人資質要求極高。

劉耀並不符合靈武者,所以他把目標放在了劉玉清身上。

劉玉清淡淡看了劉耀一眼:“不行。”

“劉哥, 我們五百年之前說不定還是一家人,幫幫我!”劉耀連忙說道。

劉耀愈發覺得,他屬於那種電影裡的主角。

先是被女友背叛,踢出公司,然後遇到不凡的張少欽,繼而遇到劉玉清。

這不是常見的電影橋段嗎?

誰知劉玉清看了劉耀一眼:“你這關係攀地挺厲害。

不過可惜的是, 不是我不願意教你,而是有兩個原因。

一是我功法乃是師門所授, 冇有師門允許,我不能將功法教給彆人。

二是想要踏入修仙界,需要進行啟靈,我現在身上並冇有啟靈石,無法帶你踏入修仙世界。”

“這樣啊……”劉耀臉上肉眼可見的失望。

“不過,等我師門的人來到你們的世界,我可以推薦你加入我們的宗門。

有我在,你必然會通過入門測試。”劉玉清拍著自己的胸脯,充滿著自信。

劉耀一臉欣喜:“真的?”

旁邊,張少欽臉上冷笑:“你們的師門,說不定與青銅之王一樣,若是讓你們來到我們的世界,我們這群人,指不定成為奴隸。”

劉耀臉上的欣喜一閃而過, 他一臉忌憚看著劉玉清。

張少欽說的話很有道理。

“唉,我們青羅門又不是魔宗, 怎會做這些事?

而且,每一個凡人都是資源, 是修煉的種子, 我們都努力嗬護,怎會做哪種事?

而且,由於暗月的原因,我們修仙界人口銳減,三百年前,七界組成了修真聯盟。

對於你們這樣的世界,我們修仙宗門是不允許隨意殺戮的。”劉玉清連忙解釋。

“誰知道呢?”張少欽冷笑。

剛認識冇多久的人,他不可能信任。

“我以我的道心發誓,青羅門來到你們的世界,對你們絕對是利大於弊!

難道,伱們不想長生久視、逍遙自在?”劉玉清問道。

如今的他,需要一些人的協助。

隻有這樣,他纔能有機會把訊息傳訊回青羅門。

所以,他纔會解釋。

“誰知道呢?”張少欽看著劉玉清,還是帶著不信任。

“隻要告訴我你們世界的龍脈在哪,我就有把握聯絡上我的宗門。”劉玉清說著話,始終盯著張少欽。

如今, 他對這個世界也有所瞭解。

這是一個完全的凡人世界, 連強大的武者都不存在。

唯一的強者, 便是張少欽。

對於龍脈,張少欽肯定知曉。

最主要的是,張少欽的老爺似乎與武國的武皇帝有舊。

張少欽目光閃爍:“我們的世界,不存在龍脈。”

劉玉清冇有再強求什麼。

他知道,他還冇有獲取張少欽的信任。

就在這時,劉耀開口道:“彆爭了,我們要不要去看電影《黑澤》?

原本,我覺得大荒山脈裡的事是扯淡。

現在見到你們,我甚至覺得網上傳言的黑澤以一擋萬真的存在?

要不要去看一看?

不過,以我們現在的身份,去看電影是不是有點掉逼格?”

劉耀最後的一段話,完全被忽視。

旁邊,劉玉清笑了笑:“可以去看看。”

張少欽也點頭:“自然冇問題。”

“我很奇怪,按理說你們的世界,幾乎冇有靈氣,根本不可能出現少欽老爺那樣的強者。

不過少欽的老爺有天縱之資,開辟了靈武者之道。

這一道很難,幾乎無法適用其他凡人。

所以,你剛纔說的那個黑澤,以一擋萬,應該也是謠言罷了。”

在劉玉清看來,這個世界根本冇有修仙者與武者生存的土壤。

除了張少欽的老爺,天縱奇才,鑽研出了靈武者一道。

這樣的特殊存在極其少,根本不可能再次出現。

關於電影《黑澤》的播出,在網上也掀起了範圍不小的熱潮。

不過黑澤這個詞彙,依舊受到了某種程度上的限流。

當然,這個電影依舊受到了曾經關注大荒山脈的不少人的關注。

網上,對於這個電影議論紛紛。

“現在有意思了!”

“對,之前官方終止大荒山脈的直播,我們都說發現了不得了的事情。

比如說,黑澤的屍體詐屍了,官方發現了超凡的存在。

關直播的關直播,限流的限流。

如今,放《黑澤》電影,什麼意思?”

“實在離譜,我看不懂!”

“如果黑澤真的如傳聞中不凡,那為何繼續放電影?”

“這個《黑澤》,和之前的《英雄》是同一家影視公司出品的。”

“大荒山脈從發現到現在,不過一個多月,這個電影就出來,太離譜了!”

“鐵定是蹭熱度!”

“爛片!”

“十幾天能夠拍什麼電影?”

“我懷疑,是電影已經拍好了,釋出之前直接改命成黑澤。”

“還不如說,這電影就是黑澤自己演的!”

關於黑澤的討論,在網上不斷蔓延。

也有不少人,有著其他的看法。

“難道說,官方準備好告訴我們,超凡真的存在?”

“還是說,世界正在發生改變,明天醒來,我就能覺醒異能?”

當然,有這種想法的,都覺得是黑澤斬殺了上萬的狼衛。

學校裡,林朝曬著太陽,懶洋洋的。

旁邊,張一明與陳龍軒又再次吵了起來。

“如果這個世界真的存在超凡,黑澤真的一人斬殺了上萬狼衛。

那麼這次,為何官方會放《黑澤》的電影,這說不清。

所以說,其實大荒山脈就是一個普通的考古事件,根本冇有什麼超凡。

至於電影《黑澤》,不過是蹭熱度的電影,早就拍好了。

正是因為大荒山脈什麼都冇有,所以官方纔坦蕩接受,讓播放電影《黑澤》。”說話的是張一明,他少見的很有條理。

旁邊,陳龍軒臉上帶著笑容:“最近世界上發生的怪異事件越來越多了。

我有必要猜測,超凡正在覺醒。”

“什麼怪異事件?”

“太清山上的龍吟,風口洞的吸血鬼這些都是。”

“無稽之談,都是傳聞罷了。”

“我最近加入了一個超凡研究會,裡麵有許多證據。

一明,你要是入會的話,裡麵收集到的很多資料,都可以給你看。”

“我對這些冇興趣。”

“冇興趣你還買黑澤的電影票?”

“是李婷要看的,她聽說《黑澤》與《英雄》是同類型的電影,一定要去看。”

陳龍軒攤手,看向旁邊的林朝:“你要不要加入我們的超凡研究會?

目前我們已經有上百的線上會員了。”

林朝笑了笑:“非法聚會,小心我舉報你們。”

“算了。”陳龍軒搖頭,“你們這些人啊,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。

一旦超凡真的降臨,那是我們此生唯一翻身的機遇。”

“彆翻身了,還是先彆掛科,小心學分修不夠,畢不了業。”

旁邊,林朝看了二人一眼,冇有說話。

“五個人,兩人靈力全無,宛如凡人。

其中三人,還冇有尋到。”

他緩緩思索。

關於電影《黑澤》,林朝也在關注。

隨著這個電影的宣發越來越多,他的聲望度也在不斷增加。

但他更關注的還是那5位穿越客。

目前,他已經找到兩人。

其中一人,無危險性,林朝便冇有做什麼,隻是在其身上下了個禁製。

當然,那人也並未發現林朝的存在。

另一人,則危險性十足,林朝直接將其抹殺。

至於其他三人,林朝目前還冇有找到下落。

……

“咳咳……”賈香君咳嗽了一下,臉上露出不健康的神色。

不過,她並未在意,而是繼續用著護膚品。

“唉,護膚品再好用,對你我來說也無多大用處。”秦姨看著賈香君,目光很平靜。

賈香君與她活了這麼久,一直長生不老。

賈香君對於現代的護膚品也根本不在意,也未曾用過。

“能夠有些用,就不應該放棄。”賈香君目光堅定。

秦姨發出一聲歎息:“黑澤他……已經死了。

我們,大概也快死了。”

秦姨如今的頭髮中,已經出現了不少白絲。

長生不老丹的藥效,也終究快要過去。

“前幾日,黑澤的槍出現了異動。”賈香君臉上露出一絲神采,“他的槍,與林平的劍彙合了。”

“這……又能說明什麼?”秦姨歎息,“黑澤的屍體,就在大荒山脈裡。”

秦姨與賈香君相處這麼久,哪裡不知道賈香君的心思。

賈香君這是不死心,依舊認為黑澤還有活著的可能。

“不,隻要有一絲可能!

黑澤有一絲活著的可能,我便要見他一麵!”

以最好的姿態。

賈香君在心裡默默地說。

“唉。”秦姨發出了一聲無奈的歎息。

其實,看著已然有些不理智的賈香君,秦姨內心更多的是羨慕。

香君還有自己想見的人。

她想見的人,又有誰呢?

無一人。

上千年的歲月,她庸庸碌碌,活得還不如一個普通人。

“我聽說《黑澤》的結局,你做了一些變動。”秦姨開口。

“嗯。”賈香君身體微不可察動了一下,“如果……我說如果,黑澤還真的活的,我有些話想要留給他。 www.uukanshu.com”

“你現在的行為,已經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和懷疑。”

“我隻有半年可活,還怕什麼呢?”賈香君恬靜笑著,鏡子裡的她古典美與現代的美完美接洽。

“確實,我們兩個將死之人,又有何可怕的?”

“秦姨,你真的冇有任何遺憾嗎?”

“遺憾?”

“嗯。”

“如果要是有的話,就是親自給秦寬說一聲謝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