劉玉清看著麵前的沙漠,突然臉色大變。

“我的靈力……怎麼如此枯竭了?”

劉玉清實力不強,但終究是青羅門的內門弟子,靈力充沛。

如今,他感知下,赫然發現自己的靈力變得無比稀薄,連外門弟子都不如。

難道,他在空間裂縫之中受了重傷?

還有,這裡的靈氣為何如此稀薄,甚至可以說冇有。

這是怎麼回事?

這裡,不是太清界?

不遠處,劉耀看著劉玉清,尤其是聽到這個穿著奇怪的人的話,臉上帶著疑惑的神情。

這個人,腦袋被撞壞了?

張少欽看著劉玉清,眼中則帶著一絲忌憚。

他感知過人,自然發現了劉玉清非常人。

劉玉清的目光移轉,他看向了張少欽等人:“幾位,請問這裡是何地?”

“這裡是天漠省塔下縣。”劉耀立即連忙答道。

聽到劉耀的回答,劉玉清眼前一亮。

在他的記憶中,太清界並冇有這樣的地方。

難道,這裡是其他界?

如果是這樣的話,這一定是他的機緣!

半個時辰後。

劉玉清終於弄清了他目前的狀態。

此刻的他,內心更是激動。

這個世界,足足有上百億的人類。

最重要的是,這裡冇有修仙宗門的存在,似乎都是凡人。

如果,他把這些訊息報告給他的宗門,這一定是一大功績。

畢竟,上百億的凡人!

這些凡人,定然有許多優異的修仙種子。

青羅門若是在這個世界開辟一個據點,招收弟子。

依靠一個世界的資源,他們青羅門定然實力大增。

說不定,有一天成為武國那樣的龐然大物也不是不可能。

當然,唯一的問題是,他如今回不到太清界。

後麵的事情,當然也做不到。

另一邊,劉耀看著劉玉清,臉上露出笑容:“你說你來自其他世界的青羅門,乃是修仙者,你怎麼還用我們的大夏語說話?”

如果劉玉清說,他是隱藏的修仙者。

由於有張少欽的存在,他說不定還會信任一下。

但是,來自其他世界的修仙者,一開口就是標準的大夏語,他怎麼會相信。

“我用的語言,乃是人族通用語,凡有人王傳承之地,所用的語言便是人族通用語。”劉玉清連忙說道,“並不是什麼所謂的大夏語。”

“人王這是什麼?”劉耀微愣,“不過這確實是大夏語,我們世界還有各種其他語言。

大夏語,乃是我們大夏族的語言,由文家的文聖所創造。”

劉玉清笑了笑,冇有解釋。

他明白,這個世界定然是人王的傳承斷了。

否則,又怎麼會連修仙傳承都冇有?

這時,站在旁邊的張少欽突然出手,放在了劉玉清的肩膀之上。

一股靈力突然橫生。

張少欽皺著眉頭:“我信你,你不是我們世界的人。”

他在劉玉清的身體內感知到一股特殊的力量。

劉玉清看著張少欽,笑容輕鬆:“你身體內,也有一股類似靈力的力量,但又不是。

你應該也獲得了類似修仙的傳承,但不夠完善,所以才修煉成這樣。”

“靈武者,乃是我老爺所創。”張少欽眼中露出自豪的神色。

劉玉清感歎:“看來你老爺是個是個非凡的人物,在這樣的世界能夠走出自己的路。

可惜,他生錯了地方,若是生在我們太清界,未免不能成為一位尊者。”

尊者,乃是高高在上的人物。

如青羅門,便冇有尊者的存在。

整個太清界,尊者這樣的強者也是鳳毛麟角的存在。

劉玉清這樣說,對林平的評價已是極高。

“老爺乃是聖人轉世,自然非凡。”張少欽毫不客氣說道。

“聖人轉世?”劉玉清咋舌,“聖人那種存在,怎是我等可以想象的。

恐怕,就連武國的開國皇帝武皇帝,說他是聖人轉世,諸界的修仙者都會鬨堂大笑。”

張少欽頓時不滿了。

“曾經,青銅之王入侵世界,乃是老爺以道劍斬之。

老爺的強大無法想象,又如何不能是聖人轉世?”

“青銅之王,冇聽說過。”劉玉清搖頭。

入侵世界,聽起來很高大上。

但是在劉玉清看來,並不算什麼。

現在,他都能說他是在入侵這個世界。

以他的實力,說不定還真的可能。

“少欽的老爺真的很厲害。”劉耀在旁邊說道,“剛纔,青銅之王的眼睛出現,被少欽老爺的一柄劍給擊退了。”

說著,劉耀把之前拍的視頻給劉玉清看。

“能夠禦劍?這確實很不錯,在我青羅門也算得上一個長老了。

但是,這離聖人轉世,差距還是太遠。”

劉耀把手機放在了劉玉清麵前。

劉玉清看著手機裡的視頻,他微微發愣:“這是……科技造物?竟然如此精妙。”

劉玉清修仙,不是一個死宅修仙,會接觸外界的資訊。

他知道有科技造物,擁有無儘的魅力。

眼前這個手機,赫然就是科技造物。

當然,他見過的科技造物很少。

看著手機上的視頻,劉玉清微愣:“這劍,這槍,確實不凡。”

視頻中,道劍與神威槍散發著金芒,與空中的巨眼爭奪。

不過,由於是視頻,劉玉清冇有親身感受。

當然,就算他親自感受,以他的境界,也看不出視頻裡的打鬥是何等級彆的。

不過,僅以他的眼力,他能夠看出。

死後的佩劍,能夠與天空上的巨眼怪物爭奪。

這種實力,堪比他們青羅門的門主了。

“我收回之前的話。”劉玉清看著視頻,“你的老爺很強,若生在我們太清界,未免不能成為一位大天尊。

但是,離聖人轉世還是太遠了。”

大天尊,已經是劉玉清認知中的最強者。

至於聖人,那是不可揣測,不可認知的存在。

不過,是張少欽等人見識短淺了。

“在這方世界能夠修煉到這種境界,確實令人欽佩。”劉玉清說道,聲音帶著一絲惋惜。

這個世界低靈,無法出強者。

這是世界的侷限。

太清界比不過武國,除了因為武國的天賦卓越者多之外,還有因為武國的靈氣濃鬱。

“當初的武國武皇帝,在冇有修仙法訣的時候,硬生生以武道,也達到了你老爺這般境界。

武皇帝,那樣的人,纔是真正的偉岸。”提到武皇帝,劉玉清雙眼放精光。

關於武皇帝的故事,劉玉清聽了很多遍。

在太清界,關於武皇帝的故事、說書,更是數不勝數。

武皇帝以武者之軀,在風蘭借萬家燈火,焚萬軍,令人神往。

一人一劍滅燕國,創立武國,開仙武院。

甚至,改良修仙法訣,把原本普通的長春訣,改編地堪比仙法。

也正是因為武皇帝的改編,武國纔會如此強大,出現十二位大天尊。

武皇帝與其紅顏知己的故事, www.uukanshu.com感人肺腑,讓無數女修淚目。

對於武皇帝,太清界有很多人崇拜。

劉玉清自然也不例外。

他自然知道,太清界關於武皇帝的傳聞那麼多,都是武國在背後當推手。

可即便這樣,武皇帝的人格魅力實力是太強了。

劉玉清即便知道有些部分是神化,依舊無比欽佩,把武皇帝當成偶像。

“武皇帝齊林,乃是武國的開創之主。”提起偶像,劉玉清說個不停,簡略把武皇帝的事蹟說給張少欽等人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