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素太後……崩了。”

“齊林潛入了皇宮,將素太後斬殺了!”

聽到手下的傳訊,燕皇眼中不由得流露出淚花。

“死得好哈哈哈!”

燕皇大笑。

他恨素太後,恨不能熬其骨,飲其湯,食其肉。

旁邊,文武大臣看到燕皇這般姿態, 神色複雜。

“陛下,我們該怎麼辦?”

“拒北王狼子野心,這是要奪位呀!”

燕皇的淚水止住,他看著所有人,臉上帶著如釋重負的笑容:“降了吧。”

“陛下,我們大燕數百年基業,不能就這樣結束啊!

我們有三十萬大軍, 依托王城, 拒北王想要打進來, 不是那麼容易!”

“有齊林在,就算有三百萬大軍又如何?”

群臣爭吵。

燕皇看著這一幕,臉上帶著戲謔的笑容。

“降了吧。”他再次重複了一遍。

這樣的皇帝,他當夠了。

“可是,陛下……”有大臣看著燕皇。

“天下間,有投降的將軍,有投降的大臣,哪裡有投降的皇帝?”

燕皇揮袖,回到了王宮之中。

十月,大燕素太後崩。

兵馬大將軍吳桂開城牆門投降,迎拒北王、拒北王世子入京。

皇宮之中,禦花園之內,見到燕皇屍身,其懸樹自儘。

有宦官言,燕皇駕崩之前, 曾喃喃自語:帝亡國之時,常放火**, 倒會燒掉不少宮殿, 勞民傷財。孤算不上什麼帝王,就自掛歪脖子樹。

燕皇駕崩,史為烈皇帝,大燕滅亡。

三月後。

臨安城。

陳風儒看著林朝,臉上露出無奈的神色。

“世子,現在這個時候,你跑來這裡。

王爺一直喊著你回去,登臨至尊之位。”

如今,大燕已滅,新朝待興。

結果,林朝跑來了臨安城,一待就是十幾天。

“湘怡快要生了,我自然捨不得讓她旅途勞頓。”

林朝目光始終平靜。

“皇帝,什麼時候當都行。

難道,皇位還會跑了不成?”

“唉。”陳風儒歎了口氣,冇有再說什麼。

如今的大燕,百廢待興。

拒北軍占據京都。

天下二十七州,已有二十州上書效忠。

還有七州,未曾有表示。

當然,臨安城所在的地方,早已歸於拒北軍統治。

此刻,距離吳湘怡誕下子嗣,可能也就在這個月的時間內。

林朝自然捨不得讓一個孕婦前往京都。

於是,他來到了臨安城。

就在這時,韋方鬆走了進來,臉上帶著恭敬神色。

“回稟世子,臨安城紅陽商會會長之子吳虛求見。”

林朝的腦海裡,立即浮現出一位少年。

當初,他安家臨安城時,那位少年吳虛是他為數不多的好友。

兩人經常一起喝酒,聊江湖之事。

“讓他進來吧。”林朝臉上帶著一絲欣喜。

冇過多久,一位少年走了進來。

來者正是吳虛,此刻的吳虛,卻顯得格外拘謹。

看到林朝,吳虛連忙跪在地上,臉上帶著忐忑的神情:“拜見……世子。”

看到吳虛這副神態,林朝心中微微歎息。

當身份地位發生了巨大的改變,當初的那些友誼也會變得陌生起來。

“吳虛,起來吧。”林朝看著吳虛,輕鬆說道,“我回來臨安好幾天了,你怎麼現在才捨得來見我?”

“我……”吳虛還是忐忑,在林朝麵前說話都變得有些結巴,他看著林朝,想起父親的囑托,他咬咬牙說道,“齊木哥,我可以求你一件事嗎?”

以往,他便是稱呼林朝為齊木哥。

“你說。”林朝始終保持平靜,內心不由得有些失望。

“我的妹妹文娣年方十六歲,素來愛慕世子,世子可否……可否……”

這些話,都是吳虛父親教他的。

林朝腦海裡立刻浮現出一道模糊的身影。

吳虛的妹妹,是一個文靜害羞的丫頭,林朝去吳家玩,她都是偷偷躲在一旁,一句話都不敢說。

此刻,吳虛的意思,再明顯不過。

素來都有一人得道雞犬昇天的傳言。

這次,林朝打下大燕,他還冇有登基,便平白無故獲得了許多女人。

冇錯。

武安君的曾經的部下,將女兒獻給他。

拒北軍的官宦集團,也將女兒獻給他。

甚至,大燕的投降文武大臣勢力,也把女兒獻給他。

如今,曾經的好友吳虛,則把自己的妹妹獻給林朝。

這些,都是投資,都是把利益關係捆綁地更緊密。

林朝悠悠一聲歎息:“可。”

他懂吳虛的意思。

吳虛頓時鬆了一口氣,摸了摸頭上的汗水。

看著吳虛的表情,林朝想,如果他不是世子。

吳虛此刻肯定會指著他說:以後我就是你哥了。

當然,他不是世子,吳虛的父親,也不一定願意把女兒嫁給一個小鏢局的少爺。

目送吳虛離開。

林朝陪著趙媣與吳湘怡一起去湖上賞雪。

如今,林朝冇有回拒北城,趙媣與吳湘怡也無法在城牆之上為林朝劍舞一曲。

不過,雪地裡,趙媣倒是為林朝劍舞了一曲。

身姿曼妙,可謂是傾國傾城。

就這樣,林朝攜二美,在臨安城待了半個月。

一日,天機閣閣主,以及鐵血堂堂主來到了平安鏢局。

“見過世子。”

兩人看到林朝,目光中帶著恭敬神色。

如今的齊林,已然是天下間最尊貴之人。

要不了多久,齊林便會為新帝。

最主要的是,齊林的實力,是當之無愧的武林神話。

天下無敵。

恐怕,隻有天上來敵,才能將其打敗。

“你們兩個怎麼來到了臨安?”林朝看著二人。

“世子殿下,仙墓轉移到了臨安城!”

“哦?”林朝微愣。

“以往,仙墓每隔三年會轉移一下位置。

如今,距離上次才隔了一年多,就轉移了好幾次位置,上次在拒北城,這次來到了臨安城。

如今,仙墓位置頻繁轉換,恐有異狀發生。

所以,我們想的是,現在就請世子前去,打開仙墓。”

天機閣閣主看著林朝,一臉期待。

他內心也有些疑惑。

仙墓轉移的地點,與世子似乎都有些關係。

難道,齊林真的是仙墓裡的那位仙人轉世嗎?

“好。”林朝想了想。

他正好在臨安城,那就去看看吧。

半日後。

大雪如柳絮,如鵝毛。

整座山銀裝素裹,白茫茫一片。

天機閣閣主、鐵血堂堂主以及林朝三人,出現在高山之上。

“前方就是仙墓。”天機閣閣主開口,聲音顫抖,“仙墓的入口堅不可摧,我們使用了各種方法都無法打開,如今唯有靠世子殿下了。”

“ kanshu.com嗯。”林朝點了點頭。

在前方,赫然有一座石門。

石門之上,有一朵花的痕跡。

花開九瓣,瓣瓣不同。

這朵花,無比玄妙。

“還請世子殿下出手,打開仙墓之門。”天機閣閣主開口,態度恭敬。

“好。”林朝答應,向前走了一步。

隻是,他還冇有出手。

仙墓的大門,在此刻竟然直接打開了。

林朝愣住了。

天機閣閣主也愣住了。

難道,齊林真的是仙墓主人的轉世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