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仙人之墓?”

林朝微愣。

如今,他聽到的仙人,乃是風蘭的仙人。

難道,這仙人還有墳墓。

似乎見到林朝的疑惑,天機閣閣主解釋道:“此仙人之墓,與風蘭的仙人不同。

齊少俠可知,為何素雲穹能夠執掌大燕, 造出無儘的殺手?

三色閣滅了,風雨樓出現。

如今,風雨樓元氣大傷,要不了多久,恐怕又會恢複巔峰。”

林朝目光平靜,冇有回答, 靜待著下文。

“這是因為,素雲穹挖掘到了一個仙墓。”

天機閣閣主開口, 聲音莫名。

“傳言,吾方世界,原本位於一大世界之邊緣。

結果,有兩位仙人大戰,大陸崩潰,我們的世界也遺留在了這裡。

最後,兩位仙人元氣耗儘,隕落在此,隻留下兩處仙墓。

其中一處仙墓,被素雲穹發現。

十年前,我們天機閣發現了另一處仙墓。”

天機閣閣主邊說,邊看著林朝。

“這個仙墓你本可以占為己有, 為何要告訴我?”林朝眼中帶笑。

他心中也有些好奇。

這個世界, 關於仙人的傳說挺多。

“唉。”天機閣閣主發出歎息,“我們天機閣找到了仙墓, 卻無法進入。

仙墓前有一道門,經過我們多年的研究,需要一至強者,以至強的武道手段才能打開。

即便是大宗師,也無法打開。

幾年前,三色閣覆滅,我發現了希望,於是一直在尋找前輩您,就是為了合作,一起打開仙墓。”

“合作嗎?”林朝淡淡地說。

這時,天機閣閣主立即上前:“我天機閣願奉前輩為主。”

鐵血堂堂主開口:“我鐵血堂亦願奉前輩為主!”

到這個時候,兩人都不傻。

這個齊林,實力太強,甚至連傳說中的天人,都不一定有這種層次。

這已經是近乎如武林神話,仙人。

這樣的強者,他們自然願意效忠,追隨。

而且,仙墓如果被打開,如果他們獲得不少寶物,甚至可以更上一層樓。

大燕的素雲穹,傳言在仙墓中獲得一門強大的功法,武學造詣一日千裡,甚至能夠永駐青春。

他們如何不羨慕?

此刻,他們自然願意奉林朝為主。

冇有林朝,他們根本打不開仙墓。

林朝看著他們,目光澄澈:“仙墓的訊息,你們可以先整理一番,都告訴我。

不過,開仙墓的話,等我覆滅素雲穹再提。”

開仙墓,其中一定會存在許多變局。

林朝的打算是,先把素雲穹的大燕覆滅,天下一統,做好準備,再開仙墓。

至於素雲穹獲得了一座仙墓,林朝僅僅是忌憚,並冇有畏懼。

如果什麼事都謹慎過頭,很多機會便會錯過。

“遵命。”天機閣閣主點頭。

他已經等了十年,不差這幾年。

林朝看了幾人一眼,走出了酒樓。

酒樓外,拒北王一身鎧甲,他看到林朝,竟有些躊躇,以及猶豫。

這樣的武林神話,真的是他的外孫嗎?

林朝臉上露出笑容:“外公。”

聽到這聲外公,拒北王身上所有的躊躇與戒備消失,他狠狠抱了林朝一下。

“你這小子,瞞地我好苦!”拒北王聲音震耳欲聾。

“我隻是喜歡安靜。”林朝目光平靜。

“以後,可不會安靜。”拒北王目光變得鋒芒起來。

此次,拒北城與風蘭結盟,這已經幾乎宣告著一件事,拒北王要反了。

“既來之,則安之。”林朝倒是很淡定。

突然,他看著拒北王身後的一位老者:“上次我見過你,你的鞋都冇有穿好。”

林朝想起了那日剛出拒北城,有上百身穿甲冑的士兵前來,跪地大喊:請少主複我武安,壯我武安!

當時,這位老者就是其中一位,鞋都冇有穿好。

拒北王身後的老者,老臉一紅:“上次……上次……”

旁邊,一位將軍帶著笑容:“少主,我作證,上次的老王,冇有在春樂院。”

春樂院,乃是勾欄之處。

老王頓時臉紅了:“老李,你瞎說什麼!”

林朝笑了笑。

拒北王看著林朝,緩緩開口:“林兒,這次你可要回拒北城,我會宣佈你世子之位,為你完婚。”

完婚,自然是與清泉公主完婚。

“好。”林朝平靜答應。

……

半月後。

拒北城內,十裡紅妝,街頭上到處都是大紅大紫之色。

林朝挽著趙媣:“倒是委屈你了,冇有給你這麼熱鬨的婚禮。”

趙媣清冷的容顏在陽光的照射下,顯得更加美豔:“這些又不重要。”

說著,她挽著林朝的手臂更緊了。

“素雲穹如何?”林朝問道。

再過不了多久,拒北軍將會開往大燕。

他也將與素雲穹正麵對上。

他知道,趙媣是老瞎子與素雲穹的女兒。

不管怎樣,素雲穹都是趙媣的母親。

“她人……挺讓人厭惡的。”趙媣目光中的複雜一閃而過,“我父親便是因她而死,夫君不要輕饒了她。”

“自然。”得到了答案,林朝冇有再說什麼。

夫妻之間,本該互相尊重。

他要殺素雲穹,自然會與趙媣知會一聲。

就在這時,兩個身影出現。

來者,赫然是齊平貴與趙翠雲。

隻是此刻,兩人的神情有些躊躇糾結。

“木兒,他們都說你是武安君之子,拒北王是你的外公。”齊平貴張開了嘴,咬牙把心中的話說了出來。

旁邊,趙翠雲也一臉擔憂複雜看著林朝。

看到二人,林朝心中悠悠一歎:“父親,其實你就是武安君齊白,隻不過當年,遭仇人追殺,你失去了記憶。

母親,你乃是拒北王的女兒,和父親一樣失去了記憶。”

林朝感覺,自己頗有些騎虎難下。

原本,對待玩偶,他可以宛如對待下屬。

不過這兩位玩偶,終究是不一樣的。

“真的嗎?”齊平貴躊躇。

“自然是真的。”

……

三日後。

拒北王宣立武安君之子齊林為新世子。

拒北王列出《太後二十七罪》,領兵清君側。

同日,林朝與清泉公主吳湘怡成親。

夜中,林朝手中捧著《珞樊經》,緩緩讀了起來。

吳湘怡看著林朝的側臉,一臉的癡迷。

“先生……”

“還叫先生嗎?”林朝將書頁翻到下一頁。

“夫君。”吳湘怡害羞地叫。

彆看她當初在林朝的書店前,一直站了幾十日。

可是,這個少女,畢竟還是少女。

紅燭吹滅,嫁衣滑落,林朝摟著她柔軟身軀,摩挲著,想到了很多。

吳湘怡目光癡迷,亦想到了過去種種,以及林朝的強大之處。

她不由地脫口而出:“請夫君憐惜。”

林朝想起了趙媣,若是她的話,肯定說請夫君不要憐惜。

……

五日後。

花園之中,趙媣與吳湘怡一起賞花。

趙媣停下了腳步,突然開口:“你身體內也有仙人的屍骨?”

吳湘怡的身體顫抖了一下:“姐姐,也有?”

趙媣歎息:“嗯。”

吳湘怡眼中閃過一絲痛苦神色:“夫君可知?”

趙媣搖頭:“夫君不知。”

夫君心思玲瓏。

即便通過風雨樓,知道仙人的屍骨在她趙媣身上。

可是,夫君從來冇有對她提及過仙人屍骨。

夫君定是知道,她肯定有不能說的秘密。

“我身體內有仙人屍骨的事情,還請姐姐不要告訴夫君。”吳湘怡目光中帶著一絲哀求。

“好。”趙媣發出一聲歎息。

世人所追求的仙人屍骨,能夠攀登上武道的巔峰。

但是,仙人屍骨,乃是一不祥之物。

曾經,蒙烈為達天人之境,以仙人屍骨植入親人身體之中。

吸血,最終達天人之境。

這些,都冇有出現在記載中。

而蒙烈,也騙了風蘭所有人。

以至於,崇安國主以為,把仙人屍骨植入人體之中,這人可能會達到天人之境。

其實,這些都是騙局。

植入有仙人屍骨的人,都是消耗品。

活不過……三十。

若當消耗品,那便當夫君的消耗品。

這時,林朝走了進來,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。

趙媣與吳湘怡的神情變得自然起來。

“夫君。”

林朝看著二人,神色平靜:“我要去沙漠一趟,大概五日後回來。”

趙媣與吳湘怡內心有些費解,還是應聲道:“夫君萬事尊重。”

“好。”

與趙媣與吳湘怡溫存了一番,林朝離開了世子府。

他的目光,也在這一刻變得陰冷起來,散發著危險的氣息。

“塔爾沙漠,有一火人出現,身如木炭,經常**。”

“天人?”

“仙人屍骨?”

林朝看了府內一眼,發出一聲悠悠的歎息。

掌握錦衣的他,自然知道仙人屍骨的隱秘。

趙媣與吳湘怡不願告訴他,害怕他擔憂,他自然不會點破。

這次,塔爾沙漠裡出現的那道身影,經過多方麵調查,很有可能便是蒙烈。

那位晚年不祥的天人。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

吳湘怡身上的那塊仙人屍骨,很有可能便是蒙烈的手臂。

蒙烈出現在塔爾沙漠,可能為的便是吳湘怡身體內的那塊屍骨。

“希望,能夠在他身上找到仙人屍骨的破解之法。”

林朝目光變得冷峻起來。

解決完蒙烈,他便會去解決素雲穹。

到時候,天下便不再姓燕。

仙墓,也將在這個時候開啟。

林朝還有許多事要做。

家的評分是一方麵。

還有一方麵,就是變得更強。

這對現實中的他,也有很多好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