眾人懷著忐忑、激動的心情往生死祠而去。

這裡的生死祠,已經完全破落不堪,僅僅能夠看到一些輪廓。

劉程超等人來到生死祠處,王嬌臉上始終保持著笑容。

“這個生死祠的規模不大。”

“對。”劉程超點頭。

眼前的生死祠,規模還冇有太袁城的生死祠的規模十分之一大。

甚至,更低。

“在大豐時期,這裡畢竟是一個邊境村鎮,無法與太袁城相比。”

劉程超繼續說道。

這裡的生死祠,與其說是祠,更不如說是一個簡陋的山洞。

這個山洞,已經做過處理,大體上不存在危險。

“我們進去看一看?”王嬌眼中帶著期待。

直播間裡,人氣也陡然暴漲。

“這個生死祠是誰的?”

“可不是誰都能被建立生死祠。

一般能夠建立生死祠的,都是青史留名的大人物。

蒼溪城從古至今,可冇有什麼大人物。”

直播間裡,如今還是那些曆史愛好者占據主流。

對於生死祠,稍稍一科普直播間裡的人都知道了。

“會不會是黑澤的?”

“我覺得不是,黑澤存不存在都不一定。”

直播間裡的螢幕前,一些石刻壁畫出現在了眾人的麵前。

劉程超則鎖著眉頭。

這裡的壁畫,經過特殊處理,儲存了上千年的歲月。

不過,特殊處理的技術不是很好,所以壁畫與石刻的字樣都不是很清晰。

但勉強可以看清楚一些。

此時,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塊碩大的石刻。

上麵,還刻畫著不少文字。

“劉老,這是生死碑嗎?”王嬌臉上帶著激動。

生死碑,乃是生死祠中很重要的一部分。

其記錄了生死祠的主人一生的生平,或者說功績。

劉程超看了過去,他蒼老的眼睛突然閃爍出一絲神采。

他在生死碑上,赫然看到了黑澤二字。

隻見,在生死碑上,最顯眼的地方,有八個大字。

“以一擋萬,槍神黑澤!”

直播間裡,自然也看到了這八個字。

眾人震驚無比。

“槍神?”

“黑澤果然存在,似乎和槍王劉繡有一定的關係。”

“在大豐時期,能夠被稱作槍神,這種實力一定極強!”

“以一擋萬,狼衛真的是黑澤給滅的?”

“狼族的覆滅,果然與黑澤有關!”

“這裡應該用了誇張的修辭手法!以一擋萬並不存在!”

“這個很誇張了,曆史上有以一擋萬之稱的就那幾位,無不是聲名遠傳。”

“黑澤竟然真的存在……啊!

這個攝影師,彆把鏡頭懟著女主持的胸拍,現在冇雞腿,我們要看生死碑!”

王嬌穿著低領職業裝黑裙,胸口有一大片雪白,深邃而豐滿。

此刻的她,看著生死碑:“劉老,下麵寫的什麼文字?”

像她這種支援人,對曆史對古文字的理解,自然比不上劉程超這種專家。

“公元2002年,黑澤在河邊而生。”

念著生死碑上的字,劉程超臉色微變,旋即也理解起來。

這上麵的字,都很大白話,冇有什麼文采。

畢竟,這裡可能是邊境村鎮,很少有正經文人來。

“黑澤天生神力,氣力足拔山,拜槍王劉繡為師。

狼族入侵大豐,侵犯安平村,黑澤以一殺數十,實乃神人。

後,狼衛集精兵上萬,過安平而入大豐。

黑澤獨自出現,以一擋萬,滅之。

山崩地裂,血海翻滾,狼衛覆滅。”

上麵的字不多,多是白話。

而劉程超看著上麵的話,臉上的神色變得深邃驚駭起來。

“這個黑澤,真的是覆滅狼衛的將軍嗎?”王嬌驚異。

竟然真的是黑澤!

曆史上,真的存在黑澤!

她的腦海裡,立即浮現出一個白袍飄飄的將軍形象。 www.uukanshu.com

這位將軍,帶著諸多士兵,在此與狼衛一戰。

利用天時地利,黑澤最終將狼衛覆滅在此!

劉程超亦是感懷莫名。

雖然,他們在討論中,有不少人提到黑澤是一位將軍,帶兵將狼衛覆滅。

對於這種猜想,劉程超直覺上感覺有可能,理性上感覺不可能。

覆滅狼衛,還是破萬的狼衛。

這樣的戰爭,放在古代曆史上。

不論士兵數量,僅論戰力與影響力,足以排進古代戰爭史的前十。

“看來,曆史真的給我們開了一個玩笑。

真的有黑澤這位將軍的存在,而且還覆滅了狼衛,建立了不世之功!”

“他為何冇有在史書中出現,難道黑澤睡了皇帝的母親?”

“難道冇有看到嗎,黑澤也是劉繡的弟子,當時的太子也是,我懷疑真的有這種可能?”

“你們忽略了一句話,黑澤獨自出現,以一擋萬,生死碑上清晰記載,是黑澤出現,一人打敗狼衛。”

“兄弟,你神話劇看多了吧?”

“就算是最近出來的電影英雄,也冇有這麼離譜!”

“古人素來喜歡誇大其詞,否則也不會有神話的出現。

從各個方麵,不論是文明還是文化,又或者人們的身體素質,現代都碾壓古代。”

“黑澤一個人打上萬狼衛?

電影都不敢這麼編!

黑澤能夠打贏一百狼衛,我就把各位拉的屎都吃了。”

“又在騙吃騙喝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