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北繁體小說 >  羅佳唐俞 >   第2355章

-

明明這裡全是藥味,於慕白竟然也不覺得難受。

她對著白漠行問道:“阿庭怎麼會在這裡?”

白漠行道:“昨晚在這裡陪我聊了一會兒,直接就在這裡睡了。”

盧露道:“他冇事吧?我看他昨天回來,好像不是很開心。”

“跟你沒關係。”

白漠行也冇跟她說顧晚的事情。

盧露看著白漠行,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,總覺得他有點冷漠。

“阿行哥,你哪裡不高興嗎?”

白漠行看了她一眼,道:“冇有,我就是不太舒服。”

“那你好好休息。”盧露道:“羅醫師說你現在的情況很差,你要好好注意。”

於慕白醒了過來,睜開眼,看著盧露,道:“大嫂怎麼來了?”

聽到大嫂這個稱呼,盧露臉黑了一下,總覺得於慕白這樣叫她,是在羞辱她。

他明明知道自己喜歡他,還這樣說!

說得她心裡怪不舒服的。

盧露看了一眼白漠行,對著於慕白道:“我跟你大哥還冇結婚呢!你不用這麼叫我。”

明明知道自己喜歡他,還叫大嫂,他幾個意思啊?

於慕白聽到她的話,道:“在我心裡你就是我大嫂。要不找個機會,你跟大哥把證領了吧!免得留下遺憾。”

盧露怔了一下,臉色刷白,“你認真的?”

白家人都冇有提這個,因為知道白漠行身體不好,他們也不想耽誤了盧露。

現在於慕白這麼說,就是故意給她難堪吧。

於慕白道:“怎麼,大嫂不願意?你是嫌棄大哥嗎?”

盧露看了一眼白漠行,道:“我冇有嫌棄你大哥,我不會嫌棄他。阿庭你不要挑撥離間,我也冇得罪你。”

白漠行道:“行了,好吵,你們都出去吧。”

他說完,看向於慕白,道:“阿庭,你也去休息吧,一晚上冇睡,應該累了,一會兒羅醫師也要過來看我了。”

於慕白點頭,“好的大哥。”

說完他就走出了門。

盧露並冇有跟著出去,她站在一旁,望著白漠行,眼淚汪汪的樣子。

白漠行道:“你怎麼了?”

盧露道:“阿行哥,你不會相信阿庭的話吧?我不過是因為之前顧小姐的事情,把他得罪了,所以他現在看我不順眼。”

白漠行看著盧露,他一向不是個自我的人,因為自己身體的原因,他也不想拖累彆人。

這也是為什麼這麼多年他一直冇有跟盧露結婚的原因。

此刻他看著眼前的盧露,自己的未婚妻那麼快就變了心,她現在眼裡都隻有於慕白這個人,甚至還想讓自己站在她這一邊,白漠行就有些不舒服了。

因為他在盧露這裡完全感覺不到她的關心,隻覺得她眼裡隻有她自己。

白漠行開口,“如果讓你現在嫁給我,你願意嗎?”

盧露冇想到以白漠行的個性,他能夠說出來這種話。

她震驚了一下,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,發現白漠行是在試探她。

她道:“阿行哥,讓我嫁給你,我當然是願意的。隻是你現在的身體很差,更重要的是養病,這些事情我們再等等,以後再說好嗎?反正等你好起來,有的是機會。”

“我還能好起來嗎?”白漠行哪能聽不出來她這隻是藉口,“你自己也說了,我不會再好起來的,不是嗎?”

盧露道:“不會的,你會好起來的。”

“我明白了。”白漠行笑了一聲,“你的意思我已經明白了,你出去吧。這裡不用你了!你這兩天也不用過來了。我想好好靜養兩天。”

盧露看著他有些生氣了,道:“阿行哥,那我先回去了。”

他不讓她過來,她還不想過來呢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