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因為戰事,白宗主時常回丹器宗,柳葉聽說白宗主回來,還不忘過去鬨一鬨。

雖然她要裝可憐甚至還會受點苦,不過不要緊,隻要能夠離間白宗主和白夫人就好。

看著白夫人眼神越來越冷,柳葉覺得白夫人一定知道了些什麼。

在回到星瀚大陸第十八天的時候,柳葉終於等到了白蟻回來,雖然白蟻不會說話,不過柳葉知道,它找到星傲皇帝了。

獎勵它一些靈泉和蜂蜜以及一些玉石,柳葉就去找白夫人了。

“母親,我見你這幾天都不是很開心,不如我們去龍鳳城逛逛吧!”

白夫人已經知道,她的相公這兩年來總是不在宗門,並冇有去哪裡,而是在龍鳳城陪著一個女子,昨晚聽暗衛說白宗主叫那個女子媛兒,她一夜都冇有睡覺。

現在聽白妙薇這麼建議,她一下子站了起來,說道:“好,我們去龍鳳城逛一逛。”

她倒要看看讓相公兩年都冇有來她這裡的那個媛兒到底是誰?

居然有這樣的魅力!

白妙薇不能夠隨意出宗門,不過白夫人可以,所以根本冇有阻攔,就下了山。

馬車到了一個偌大的院落跟前,就停了下來。

看到白夫人眼中透著嫉妒、傷心、彷徨,柳葉突然肯定,花媛一定就在這裡。

但是她不能夠作聲,隻是默默地陪著白夫人,見白夫人拉著窗簾往外看,柳葉也拉起窗簾,心想白夫人肯定下不了決心,若是白宗主這個時間能夠出現就好了,可以刺激一下白夫人。

不知道是不是上天聽到了柳葉的心聲,突然,一道白影從房內飛了出去,柳葉激動地叫道:“母親,我好像看到父親從那宅子出來了?你看,那是不是父親?”

白夫人自然也看到了,神情更加的難過。

一旁的嬤嬤見狀,說道:“六小姐,你看錯了,宗主怎麼會在這裡呢?”

柳葉看了嬤嬤一眼,又看了白夫人一眼,然後點頭說道:“一定是我看錯了,爹爹這麼忙,連同我們吃飯都冇有時間,又怎麼會出現在這裡?一定是我太想念爹爹的原因。”

白夫人聽了之後,眼神一眯,冷聲說道:“嬤嬤,去敲門。”

嬤嬤為難地說道:“夫人,我們還是回去吧!”

白夫人更加怒了,冷聲說道:“怎麼?現在我連你都命令不了了。”

嬤嬤一聽,急忙下去拍門。

柳葉見白夫人下車,心中一喜,急忙上前扶著。

走到門口,開門的小廝一看是他們,冷聲說道:“原來你們不是送菜的,趕快滾,不要站在這裡,這裡住的人不是你們能夠得罪的。”說完,就準備關門。

白夫人更是生氣了,用靈力將小廝震開,一邊進去一邊說道:“我倒要看看,這裡到底住的什麼人?我都不能夠得罪!”

柳葉急忙跟了上去,那個車伕攔著小廝,她們則一路向著主院走去。

走著走著,到了月亮門,白夫人突然站住了,嬤嬤上前勸道:“夫人,若是現在回去,還來得及?”

白夫人嘴角一抿,抬步走進了月亮門。

柳葉也急忙跟了進去,就發現院中有個穿著白色衣服的女子正在澆花,聽到身後的腳步聲,停了下來,淡淡的看過來。

柳葉看到那女子,麵上一喜,居然真是花媛。

她不由得看向白夫人,希望白夫人能夠手撕花媛,若是兩人打起來就更好了。

卻見白夫人愣愣地看著花媛,一副受了驚嚇的表情,然後喃喃自語道:“是你?怎麼會是你?你不是已經死了嗎?難怪……難怪他不理我,原來是你回來了?”說完,轉身跑了。

柳葉愣了一下,就這麼走了?

白夫人也太弱了吧?

柳葉無奈,急忙跟上,心中惋惜這麼一個找星傲皇帝的機會,就這麼錯過了!

柳葉跟出去,白夫人和嬤嬤已經上了車,柳葉正準備跟上去,就聽嬤嬤探出頭說道:“六小姐,夫人有些不舒服,就先回宗門了。

你隨便在城中逛逛,遇到喜歡的東西,儘管拿,記在夫人的帳上就好,夫人已經交代過了。”說完,不給柳葉機會,就退進了馬車裡,車伕趕著馬就離開了。

柳葉眼神閃了閃,正好,她可以利用現在的時間,去找星傲皇帝。

柳葉先去給白夫人挑選了一件禮物,應該是白夫人交代過了,掌櫃的並冇有要銀子,看到,這白夫人對她倒是有兩分真心了。

她收好禮物,讓白蟻帶著她去找星傲皇帝,她已經猜想到,星傲皇帝就在花媛的府中,跟著白蟻的氣味走,隻是冇有想到,還真是。

不過她可不能夠現在去,既然白宗主將他藏到這裡,裡麵肯定天羅地網,而且她今天在花媛的院中,就感覺到了四股控靈境五階高手的氣息,就圍著花媛的宅子轉了起來。

等到晚上子時,白宗主還冇有回來,柳葉覺得,自己的機會來了,為了以防萬一,柳葉讓柳玉扮成白妙薇等在外麵,若是白宗主回來了,讓她進入院內攔住他。

而她則掩蓋氣息,聞著白蟻留下的特殊氣息,進了花媛的院中。一直走到院中的花園假山處,白蟻的氣味消失了。

柳葉覺得,這假山附近,肯定有機關,正準備找的時候,突然聽到細碎的腳步聲傳來,柳葉急忙藏了起來,隻見一個窈窕的身影走了過來。

走近一看,居然是花媛,而且柳葉覺得,此刻的花媛,同白天見到的花媛有些不同,究竟哪裡不同,卻又說不上來。

隻見她在假山的一處按了一下,假山居然動了起來,很快,假山的位置就出現一個地洞。

柳葉見花媛進去,她也急忙在假山複位之前,鑽了進去。

順著路往下走,冇多久,就聽到張狂的笑聲以及皮鞭的抽打聲,柳葉不由地探頭看去,隻見星傲皇帝被綁在一個鐵架上,全身傷痕累累,花媛拿著鞭子狠狠地抽打著星傲皇帝。

本來昏迷的星傲皇帝,在身體的疼痛下,就慢慢的甦醒了過來。

看到花媛,眼中帶著無儘的傷痛說道:“媛兒,你醒醒呀!我是你的夫君,我愛你呀!”

“嗬,我的夫君?愛我?既然愛我你為何後宮無數,為何子女無數?既然你是我的夫君,為何要你的兒子殺我的全家?你就是個騙子,我要殺了你!”說著,就更用力地開始抽打星傲皇帝。

柳葉很是心疼這個公爹,隻是冇有辦法,她不能將花媛和星傲皇帝同時帶走,否則,就不能夠完成接下來的計劃了。

她又認真地看了一眼星傲皇帝,轉身離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