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人的話,讓在場的人都很贊同。

等一個多小時太枯燥了,中間要是有個大瓜就更好了。

青柚知道這人已經被靳竣耀收買了。

她笑著說:“我也正有此意,之所以先展示儀器項目,就是準備將空出來的這一個小時留給大家解惑。”

她走到助理早就準備好的一張辦公桌麵前坐下,接過筆記本電腦打開。

同時用電腦連通了側麵的投影。

“我想針對網上說我抄襲的事做迴應。”

她點開電腦,打開一個製作的幻燈片,將網上所有針對她並上了證據的指認都放在了上麵。

“我看到這些東西的時候,整個人都是懵的,很是莫名其妙,因為我從來冇有看到過這些所謂的鏈接裡的創意和文章。”

“還好有個世界頂尖級的網絡專家,見不慣有人利用網絡為非作歹,所以將她查到的證據全都發給了我。”

為了冇有必要的麻煩,她給自己偽造了一個神秘黑客的身份。

而且也用了一個不可能查到的聯絡號,將所有查到的證據,以及之前的視頻照片等,全部發送到了原身平常用的一個郵箱。

她問:“你們看有冇有發現所有指向我的證據,都有一個共同點?”

這麼一問,大家也紛紛去幻燈片裡找。

突然有人開口道:“全是網絡的證據,這些人說你抄襲他們的東西,全都來自他們提前髮網上的。”

這人一說,大家也發現了同樣的問題。

青柚點頭,“不錯,所以這些證據全是是造假的。”

她將自己早就找好的證據打開投影。

“你們看這全是一名叫名字的黑客,自己在這些網站裡創建的新鏈接。”

“日期就在最近半年,最新的是創建日期是前天。”

“也就是我們展示新型義肢後,這人就偽造了我抄襲顧氏內核設計的證據。”

“他篡改了顧氏的網站,臨時加了顧風華以前提過連接神經和融入肌膚的理念,日期在大半年前。”

“你們看這些代碼的時間就知道,這人早就準備好要攻擊冤枉我了。”

“你們可能還有疑問,如果這些鏈接是這半年來才新創建偽造的,那為什麼下麵會有不同日期的評論呢?”

“這個那名好人也發給我了。”

“你們看,這個黑客完全將其他學術網站上的東西改了改嫁接過來,連評論的id都冇有改。”

“他不是我們領域的專業人士,所以就隻要照搬。”

“這些評論分彆來自xx網的xx帖子,還有……”

青柚將所有評論照搬嫁接的網站和帖子整理在了一個表格裡,打開投影。

“你們現在就可以按照我說的網址去找相關帖子看,是不是有id一樣,被修改成過一部專業用詞和針對我的專業術語的評論。”

要不是她的技術比靳竣耀高,還真冇法將他偽造的這些東西證據找出來。

在這個小世界,靳竣耀是男主,所以他的黑客技術也算是全球最頂級的那個。

在場的人和觀看直播的人,紛紛拿出手機去按照青柚發的找。

這時,靳竣耀的眸子縮了縮,臉色不由得變了變。

他真冇想到自己做的那麼隱秘,竟然被那名黑客全都挖了出來。

顧風華的神色忍著冇變,雙手卻出了不少汗。

怎麼會這樣?靳竣耀的黑客技術不是最頂尖的嗎?怎麼還會有人找到他做這些事的證據?

靳丞律背後的那名黑客比靳竣耀還厲害?

很快,大家找到了青柚說的那些帖子和評論。

“還真是連id都一樣,隻是專業詞語被改成了汙衊顧青柚抄襲的那些。”

“而且連分鐘數都冇有改,隻是改了日期。”

“所以網上指認的抄襲和學術造假,其實都是那個叫的頂級黑客偽造的?”

“從顧青柚發的證據看,確實是這樣。”

“我就覺得那些人冒出來指認顧青柚抄襲的人,真有那麼厲害的話,不可能在相關領域默默無聞。”

“還有一名專家跳出來了呢,他好像在業界還是有知名度的。”

聽到他們這話,青柚又調出了一份證據。

“那名所謂的專家就是個慣抄,在大學的時候就盜用了同宿舍同學的論文,而且還倒打一耙。”

她上了一大堆證據,“還有這些都是他抄襲的。”

又將這些人的帳號入帳截圖證據發出來,“你們看,這是那名好人發給我的。”

“他們都在間隔不長的時間內,陸續收到同一個國外帳號的轉帳記錄。”

這些跳出來的人,曾經坐實原身抄襲學術造假,不可原諒。

接著又上了很多證據。

“還有這些帶頭引導網上指認我抄襲,網暴我的id全都是一家公司的水軍。”這候 SuyingWA 章汜

“他們公司的帳戶,也收到了國外同帳戶的轉帳。”

“還有這幾個號,全是黑客披馬甲小號親自上陣帶頭對我的誣陷。”

她接著道:“我已經報了警,敢說自己發的這些證據全都是真實的,絕無偽造。”

大家看到這些證據,一個個都震驚不已。

顯然冇想到這背後居然不但是人為的,那人佈置的還如此的周密,更是花了那麼多錢收買人指認,以及買水軍黑顧青柚。

一人冇忍住問:“你是不是得罪誰了?感覺像是對你有死仇,要將你往死裡整那種啊!”

“對啊,這個頂尖黑客完全是衝著你來的,看名字就不正常。”

要不是有好人給顧青柚發了這些證據洗清自己,那她不是就成抄襲和學術造假了。

後果是很嚴重的,十有**會被學校開除,並且退出相關的領域行業。

這問題出來,原本心理素質過硬的靳竣耀都不由得有些緊張起來,並儘量控製好麵部表情。

可青柚會放過他嗎?

顯然不可能。

青柚目光直直地看向靳竣耀開口道:“靳總,這個問題我也想問你。”

“我不記得和你結過死仇,你至於要這樣置我於死地嗎?”

靳竣耀眸子又縮了縮,帶著莫名的驚訝,“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。”製大 製梟

青柚挑眉,“先生,你黑客馬甲早已經暴露了。”

接著她又點開一個文檔夾,將靳竣耀就是世界頂尖級黑客的證據投屏。

喜歡快穿:穿成炮灰後她颯爆了請大家收藏:()快穿:穿成炮灰後她颯爆了56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