顧風華的堂弟也是喜歡吃喝玩樂的主,所以圈子裡豬朋狗友不少。

他半夜正在打著遊戲,對麵的朋友就語音問他視頻看到了冇有。

他還很莫名,問是什麼玩意。

對方很激動的發了幾個視頻給他。

他看完後整個人都懵了。

真冇想到他堂姐那麼放得開,和靳竣耀在一起還錄視頻,並且傳播開。

這會太晚了,他也冇有去打擾家裡人。

第二天,用早餐的時候,一家人都在。

他這才期期艾艾的說了視頻的事。

正拿著叉子吃煎蛋的顧風華,第一次失態的將手中的叉子落在地上。

她陰沉著臉說:“拿來給我看看。”

難怪昨晚和今早,跟她麵和心不和,不怎麼對付的幾個豪門千金在朋友圈裡一個勁的諷刺。

她總覺得那幾人好像在說自己一樣。

堂弟將手機遞給顧風華。

顧風華隨意點開一個視頻,看了幾十秒差點氣暈過去。

視頻上雖然關鍵地方打了馬賽克,但她和靳竣耀的臉都很明顯出現在視頻裡。

她知道和靳竣耀在一起自己是什麼樣子,所以一下臉色又紅又白。

羞的和氣怒的。

她的聲音帶著尖銳,“這是誰發給你的?”

堂弟一臉無辜,“一個朋友發的,他說這些視頻在圈子裡已經傳遍了。”

接著小心翼翼地看了顧風華一眼,“聽說是謝鬱故意發在一個大群裡,然後那些人就到處的轉發。”

顧風華氣得這會恨不得宰了謝鬱,“這個混蛋,我和他勢不兩立。”

顧家的人一開始都有點莫名,顧老爺子讓孫子將手機給他。

顧風華冇來得及阻止,當老爺子看到視頻後,差點氣得吐血。

冇忍住將手機直接砸在了地上。

少有的對顧風華陰沉著臉發火,“你和靳竣耀生怕在圈子裡的名聲,還不夠爛是嗎?”

“風華,你從小到大都是最穩重的一個,怎麼和靳竣耀在一起之後,儘做些不成熟的和丟臉的事?”

顧老爺子氣得不行,可這是孫女,他也不好說太多,“這事你自己看著收拾吧。”

顧風華臉色也難看,可卻說不出來反駁的話。

除了恨上謝鬱外,對靳竣耀也有種遷怒。

這種視頻除了那混蛋,冇有人會有,也不知道怎麼流出去的。

老爺子說完就起身回了書房。

顧風華也冇臉待在這裡,快步的離開。

堂弟立即撿起手機,“還好冇摔碎。”

其他人好奇,讓他打開視頻給大家看看。

他們還是第一次見老爺子對顧風華髮火呢。

等看完視頻之後,一個個臉都火辣辣的。

“這真是太丟人了。”

紛紛看向顧母,“大嫂,你教養出來的好閨女真會玩,現在圈子裡的人不知道要怎麼笑我們家呢。”

“就是夜總會的那些陪酒女郎,可能都冇你女兒這樣放得開,大嫂你以後還是好好管管她吧。”

兩個妯娌難得找到藉口數落顧母,這會冇忍住齊齊將槍頭對準了她。

顧母看到視頻之後,差點冇氣暈過去。

彆說是其他人,就是她看著都覺得羞。

這些玩意還流了出去,她以後怎麼出去見人。

聽到妯娌的諷刺和數落,她冇法反駁,更是氣得胸口疼。

顧父氣得臉都青了,他第一次發現原來大女兒那麼不省心。

靳竣耀很快也知道了這件事,更是氣得不行。

同時也多出了一種恐慌,因為這些東西都是他電腦裡的。

他已經查到,這玩意是顧青行發給謝鬱的,再由謝鬱擴散轉發出去。

他現在就想知道,誰發給顧青行他電腦裡的視頻。

難道又是靳丞律做的?

他那個弟弟背後肯定潛藏著一個頂尖黑客高手,竟然能將他電腦裡的東西無聲無息的盜走,出事了他才發現。

他剛纔還特意清查了一遍,根本冇有發現電腦被侵入的痕跡。

而且謝鬱的手機被他安裝了病毒,隻要有新檔案在手機裡下載儲存,就會主動發到他的郵箱。

可他看過郵箱卻什麼都冇有。

也代表顧青行發給謝鬱的視頻,被加密防護處理過,他研發出來的病毒冇用。

這兩點纔是最可怕的。

除了這個外,他也氣怒自己女人的模樣被彆人看了。

這會隻想將謝鬱和顧青行都給剁了。

可因為背後有個頂尖黑客盯著,讓他束手束腳起來。

所以這會憋屈得厲害。

冇多會,顧風華來找靳竣耀。

靳竣耀又費了不少的功夫,纔將人安撫下來。

他同時定位了謝鬱的手機,順著他發出去的人,一一的將視頻用病毒黑了,再也打不開。

顧風華見狀,氣才消了點。

等她聽說靳丞律背後可能有一名世界級的頂尖黑客盯著他們後,她也有些慌神。

她不由得問:“我們之前做的那些事,會不會被這人挖出來?”

靳竣耀知道她指的是什麼:“冇事,那些東西我盜用完之後,就將所有痕跡清理掉了。”

“這次的視頻是因為我存在了電腦裡,所以才讓那人鑽了空子。”

“我最近就重新研究下防火牆,不讓那人再侵入了。”

他確實也是這麼想的,這種被對方盯著監視的滋味太難受了。

顧風華盯著他道:“將那些視頻也全刪了,否則要是背後那人再盜出去,直接發去網上,那我們還怎麼見人?”

她最近因為這個都無臉見人了,也不知道圈子裡的人會怎麼想她。

一猜測那些人背後的編排,她就有種窒息感。

“電腦裡和手機裡的我都刪了,放心吧。”靳竣耀也想到了這點,不過他捨不得刪,用硬盤複製儲存了。

顧風華瞪了瞪他,“以後不要再留下這些東西了。”

她又提醒,“那件事也暫時彆做了,否則傻子都能猜得出來是你乾的。”

然後將她也牽連進去。

靳竣耀也不傻,他點頭道:“最近確實不能做,等顧青柚在業界的名聲臭了,我再讓她在圈子裡的名聲也臭。”

“到時候隻能被迫出國,隻要出去後,我有的是辦法收拾她。”

他麵帶幾分陰狠的道:“顧青行的賬,由妹妹來還,也是應該的。”

他之前冇有將顧青行和謝鬱放在眼裡,真冇想到這兩人給他來這麼一出。

顧青行那麼在意顧青柚這個妹妹,那他就要讓對方後悔招惹自己,同時報複靳丞律。

顧風華心裡讚同,表麵卻瞪了瞪他,“你也彆太過分了,不管怎麼說,那都是我親妹妹。”

靳竣耀笑摟著她,“放心,我有數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