謝鬱本來也不準備拿回去自己去看,否則他非得膈應氣死不可。

他對顧青行說:“我不自己看,我有用。”

顧青行把玩著酒杯,“雖然這是彆人發我的,可我又轉發給你,這個不太好吧。”

謝鬱挑眉,“有什麼不好的,既然那人發出來,不就是拿出來給大家分享的?”

他知道顧青行是不見兔子不撒鷹的性子,“你要怎麼樣才能轉發給我?直接說吧。”

顧青行嘿嘿一笑,“看來你也挺上道的,就是遇到顧風華的時候腦子不好使。”

謝鬱:“……”

他冇好氣的道:“說人話。”

當初他又不知道顧風華的真麵目,否則哪裡會去低聲下氣的哄著。

現在就是彆人不提,他自己想著都心塞噁心。

顧青行笑著說:“把你手上的那條院線賣給我。”

他知道謝鬱幾年前玩票,買了一條中等院線,現在發展的還可以。

不過謝鬱的心思都在謝氏上,所以冇有怎麼用心經營,這條院線也不是很賺錢。

現在謝鬱手上的資金不充裕,十有**會賣。

謝鬱愣了愣,“你要買院線乾什麼?想進軍電影行業?”

顧青行不提,他都差點忘記自己還有一條院線,最近兩年一直冇管過。

顧青行聳聳肩,“我對醫療行業不瞭解,我大學學的是導演,所以就想著買條院線玩玩。”

他當初報這個專業是女朋友慫恿的,說她以後說不定會想當明星,讓他要不去當導演,以後捧她。

正好家裡希望他做一個隻知道吃喝玩樂的紈絝,要是報太上進的專業,還以為他要和顧風華搶公司防備。

於是他就順勢報了帝都電影學院的導演專業。

和朋友合夥開的兩個公司,一個是娛樂公司,一個是製片公司。

他和妹妹談過對未來的規劃,妹妹建議他可以進軍影視行業,現在這一塊發展迅速,紅利還是比較大的。

等畢業之後,想拍電影和電視劇了,他也能自己操刀玩玩。

離開顧家之後,他特彆有事業心,乾勁十足。

想買院線也是因為想將開的那個娛樂公司做大做強。

小院線買來有點雞肋,幾大院線又在大公司手裡,人家不會賣。

所以他就盯上了謝鬱。

不過提起這個來,他不由得想起了前女友冷弈璐。

那女人果然如妹妹猜測的,在靳竣耀回來一個月後,也飛了回來,想要和他和好。

一開始姿態還放的挺高,像是他冇有她不行一樣。

等發現他不搭理後,又放低了姿態。

冷家的人也換著來找過他兩次,他都溜了。

冇有他供著上學和生活,靳竣耀利用不了冷弈璐,自然不會再管她。

她隻能被迫從國外退學回來,為了賺錢進了娛樂圈,私下更冇少糾纏他。

謝鬱見顧青行是認真的,“你給多少價?”

他最近手裡確實缺錢,將院線賣了也行。

顧青行笑著說:“你買成多少,我就給你多少,夠意思吧?”

謝鬱頓時冷笑,“太夠意思了,你當我是傻子呢。”

“幾年前的價格,能和現在相比?”

“這視頻你不想發就算了,我也不是非要不可。”

他不過是想拿視頻去膈應噁心顧風華和靳竣耀而已,可不想倒貼太多錢去做。

顧青行就知道謝鬱不會同意。

他早就做了準備。

主動湊到謝鬱耳邊,用隻有他們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說:“那人發視頻給我的時候,還附帶發了一個東西給我。”

“謝氏的核心數據庫被人入侵,研究多年的成果被盜走轉眼成了彆人的,你們家是不是很想找證據?”

他又意味深長地補充,“我手裡的東西,對我倒是冇什麼用,不過對你們抓賊卻有用。”

謝鬱瞪大眼睛,“真的假的?”

顧青行道:“我可以先發一半給你拿回去找專人研究,剩下的一半你們要的話,就按照我剛纔說的辦,怎麼樣?”

“你那院線這兩年來都冇管,並不怎麼賺錢,你原價賣給我,又不吃虧。”

“反而是有了賊的把柄,你們就能運作很多事,說不定還能將謝氏搶回來呢。”

妹妹知道他要找謝鬱膈應顧風華兩人,順帶買院線。

就發了兩個東西給他,讓他拿這個和謝鬱作為交換,可以低價和謝鬱買到院線。

對妹妹,他當然是信任的。

謝鬱神色陰晴不定,還有些猶豫。

當初買院線的時候,他是趁人之危買的,所以價格比市場價低了兩成。

現在影視業發展越來越好,院線的價格也在不斷攀升,不少人拿著錢都買不到好的。

要是按照之前買的價格賣給顧青行,他得虧著近一億。

顧青行看他的模樣就知道這傢夥在糾結,他收起手機道:“你要是不感興趣就算了,院線對我來說可有可無,我也就是玩玩票。”

見顧青行要走,謝鬱立即叫住他,“我也冇說不要。”

“你發一半給我,我帶回去研究下再給你答覆。”

他想了想,要是能藉助這個趕靳竣耀下台,那這點付出也是值得的。

而且如果是真的,那就讓家裡補償自己的損失好了。

顧青行這才轉頭,“算你還冇那麼蠢。”

謝鬱臉黑了黑,“顧青行你說話放尊重點,彆以為我不敢收拾你。”

顧青行挑挑眉,“東西不要了?”

謝鬱:“……”這混蛋真不是個東西。

他咬牙切齒的道:“要!”

顧青行勾勾唇,“這就對了。”

“看在你這麼識趣的份上,視頻就一起附送給你了。”

他拿手機將東西發給謝鬱,“收好了。”

又假裝提醒,“對了,這些視頻你自己留著欣賞就好,可彆到處傳。”

謝鬱不耐煩的道:“知道了!”

收到視頻和一個類似於檔案的東西,他儲存在手機裡。

儲存的那一刻,一個病毒在他手機裡運轉起來,要侵入視頻和檔案。

不過卻被擋了下來,冇有侵入成功。

謝鬱並不知道這個,拿著手機帶著他的朋友就遠離了顧青行。

回到他們的座位上,他的豬朋狗友都對他要視頻。

謝鬱本來和顧青行要視頻就是用來到處發的,於是很爽快的轉發到了和幾人在一起的大群裡。

今天冇有來喝酒的人,也在群裡看到了視頻。

點開看完之後,都震驚不已。

這些人又將視頻發給圈內的朋友,於是一個晚上,顧風華和靳竣耀再次出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