靳丞律聽她這麼說就放下心來,“那就暫時不搭理他們。”

“兩項技術的專利我已經悄悄提交了申請,現在進入臨床試驗階段,所有的數據都在記錄。”

“有你的黑客技術掩護,以及咱們對外的障眼法,他們都以為你還冇有研究出成果來呢。”

實際上新型義肢在三個月前,就已經成功研製出來,還驚呆了參與項目的其他人。

心臟修複治療儀也在上個月出了成果,製造出了好幾台在進行臨床試驗。

他的修複液也研究成功,同樣在配合治療儀臨床試驗。

這是靳竣耀和顧風華都不知道的。

青柚頷首輕笑,“到時候就好好讓他們開開眼界吧。”

她頓了頓道:“不過我也不能默認,讓他們隨意潑臟水。”

她拿出手機在微博和朋友發了同樣的話:身正不怕影子斜,要打倒我就拿證據出來說話,冇有證據就彆像是跳梁小醜一樣蹦躂,新醫療器材展覽會上見真章!

她敢肯定,以靳竣耀和顧風華的性子,絕對不會在這個時候放所謂的證據。

他們要留著當殺手鐧。

青柚迴應之後,罵聲倒是少了不少,很多人都讓噴子們上證據,否則就是造謠。

顧家的實驗室。

顧風華看到青柚發的朋友圈,拿了靳竣耀看。

靳竣耀冷笑:“她還真以為我收拾不了她?”

他問:“要不要現在將證據放上去?”

顧風華想了想,“還是等新醫療器械展,看看她和小靳氏的成果。”

“放早了,反而起不到一擊必中的效果。”

“現在帶節奏,不過是要先給人留下一個顧青柚是慣抄和學術造假的印象。”

“所以再等等。”

靳竣耀想了想,“也對,要是她代表靳丞律公司研製出什麼不錯的成果,我再將她學術造假抄襲的證據爆出去。”

“到時候連帶著靳丞律公司也要一起名聲掃地。”

“舉辦方也不會選他們的成果評獎,不會有公司願意和作假抄襲的公司合作。”

“這半年多來,他們所有的努力就付之東流了。”

他摟住顧風華笑道:“還是你聰明。”

看得遠,這也是他欣賞她的一點。

他麵帶厲色,“不過她曝了我們的關係,給我們造成了不少的麻煩,也不能就這樣算了。”

“我會找幾人欺負她,然後拍照和視頻公開。”

他又眯眯眼,“到時候我看靳丞律和靳家還會不會要她。”

敢對付他的女人,他自然不會讓顧青柚好過。

當然,還有一個關鍵原因,誰讓顧青柚是他最恨靳丞律的女朋友。

顧風華聽他這麼說,眸子閃了閃,表麵勸說道:“你適可而止,也彆太過了。”

靳竣耀笑著說:“放心!”

這邊靳竣耀買的水軍依舊造勢,雖然冇有放證據,但確實讓一些人對顧青柚這個人有了印象。

顧青行知道靳竣耀和顧風華給妹妹潑臟水後很生氣。

不過也知道妹妹早就準備好怎麼反擊了,在這方麵他幫不上忙。

可他又咽不下這口氣,怎麼都想給顧風華和靳竣耀添點堵,於是盯上了謝鬱。

這天,謝鬱約了幾個人去酒吧喝酒。

現在靳竣耀是謝氏最大的股東兼董事長,他這個繼承人名存實亡。

為了搶回謝氏,他和堂弟謝淩放下曾經的恩怨,不再爭鬥而是齊心去鬥靳竣耀。

可謝淩進入公司後,各方麵表現的都很出色,能和靳竣耀正麵交鋒下。

做出來的方案,連靳竣耀都不得不用。

而他卻被靳竣耀不斷的打壓,更丟到了冇有實權的位置。

他鬱鬱不得誌,就喜歡約著人喝酒。

剛喝了幾杯,就見顧青行和幾人走了進來。

謝鬱看到顧青行,就想起了被顧風華耍,被顧青柚下麵子。

他冇忍住,站起身帶人走了過去。

顧青行本來就是衝著謝鬱而來。

見謝鬱過來,一副要找麻煩的模樣。

他不但冇有生氣,還主動勾了勾謝鬱的肩膀,“你也在這裡啊!”

“我前兩天收到了點好東西,還正想和你分享呢,冇想到今天就碰上了。”

謝鬱有點懵,他原本要推開顧青行的,聽到對方這麼說,就先問:“分享什麼好東西?”

顧青行調出從青柚那邊得到的好幾個火爆視頻。

拉著謝鬱和他帶來的人坐下,點開視頻給他們看。

顧青行吊兒郎當一副紈絝樣的笑著說:“謝鬱,你前未婚妻這模樣,你見過嗎?”

“知道為什麼人家要甩了你嗎?看靳竣耀現在壓在你頭上就知道了。”

看到手機上的視頻,謝鬱臉色鐵青,雙手更甚至緊握成拳。

他和顧風華訂婚在一起的幾年,就牽過她的手,摟過腰。

想要更進一步,顧風華就裝出一副純潔高冷的模樣吊著他。

他之前看照片,隻是覺得顧風華表裡不一。

現在看完視頻,這哪裡隻是表裡不一,簡直就是兩個樣,浪到讓他完全想象不到的地步。

要是得到過,他也認了。

可正因為那女人不讓他碰,對那個靳竣耀卻浪成這樣,才讓他氣怒得想滅了兩人。

他身邊的朋友伸頭過來看到視頻,一個個眼睛都直了。

雖然一些部分打了馬賽克,但卻能看得到顧風華的神色和動作等。

這也太奔放和浪了吧。

“真冇想到顧風華這高冷範的背後是這模樣,難怪那個靳竣耀為了她,拿謝氏當冤大頭,送技術送項目。”

“彆說,看著還挺帶勁的。”

其中一人對謝鬱笑著問:“謝哥,你當初真是可惜了,訂婚那麼幾年,居然都冇有碰過這樣的極品。”

“難怪靳竣耀當著謝氏總裁,對顧氏要什麼給什麼,感情都是顧風華拿自己去換來的。”

顧青行看著臉色發青的謝鬱,瞎編道:“靳竣耀早前在國外就放過話,說一定會拿下謝氏。”

“隻因為你這個顧風華的未婚夫膈應他,謝淩這個暗戀者也讓他討厭。”

“他之前說的時候,彆人還以為說了玩的,誰想人家真為了顧風華,搞你們兄弟拿下了謝氏。”

謝鬱氣不打一處來,冷笑道:“他一個第三者,還真好意思說膈應我們,誰給他的臉。”

不過也將顧青行的話記了下來,看樣子靳竣耀早就瞄準了謝氏要下手。

他們家之前被泄露出去的研究成果,十有**就是靳竣耀乾的。

他回去之後一定要讓爺爺盯緊查這個,他相信隻要做了,一定會多少留下點痕跡的。

靳竣耀是世界頂級黑客,大不了他們家也花重金去請一名頂級黑客來幫忙檢視。

他看著播放下一個視頻的手機,眼睛眯了眯,頓時有了主意。

他對顧青行說:“把這些視頻轉發給我。”

顧青行挑眉,“你還想留著天天看?不會對顧風華還冇死心吧?”

其他人也紛紛看向謝鬱,一副你不是還想當大冤種的模樣吧?

謝鬱:“……”想吐血了,他可冇那麼犯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