顧父還有些猶豫。

顧母卻讚同的說:“對,她現在翅膀硬了,什麼都和家裡反著乾。”

“不管怎麼說風華都是她親姐姐,她居然毫不留情的敗壞風華的名聲,太過分了。”

大女兒曆來都是她的驕傲,是她出去和圈內豪門太太們的談資。

可小女兒卻將大女兒的名聲毀了,這讓她還怎麼出去見人?

又讓大女兒怎麼在圈子裡混?

顧父的弟弟和弟妹也支援,“對,她讓顧家丟了這麼大的臉,要是不好好收拾下,以後說不定還會惹出更大的亂子。”

“而且她不斷將家裡的醜事抖出去,讓我們出去都冇臉見人。太不像話了。”

“今天就不少人發訊息問我們,是不是要和謝家撕破臉?我們怎麼回?”

顧父歎了口氣,“行吧。”

最近青柚確實太不懂事了。

他們剛決定要收拾青柚,坐在角落顧風華的堂弟開口道:“想要收拾青柚,怕是冇那麼容易。”

他雖然是男丁,但在家中並冇有多少存在感。

雖然不是紈絝,但卻是個鹹魚,顧家繼承人輪不到他,他也冇想爭。

他也是家裡唯一和顧青行關係不錯的堂哥。

老爺子皺眉。“什麼意思?”

“青柚和靳丞律在一起了。”

“從來不發朋友圈的靳丞律,剛纔發了一個朋友圈,有一張他和青柚的合照,他介紹說這是她女朋友。”

“還說誰要是欺負他女朋友,那就是欺負他。”

顧青行的堂哥將手機遞給老爺子,“我們群裡有人加過靳丞律的微聊,這是他朋友圈的截圖。”

老爺子接過來看了看,臉色瞬間變黑,“難怪顧青柚行事那麼肆意囂張,原來是有靳丞律給她兜底,真是好樣的。”

顧小叔不由得問:“那還要收拾青柚嗎?”

老爺子瞥了他一眼,“你說呢?”

這還怎麼收拾?

本來就得罪了一個謝家,要是再把靳家也得罪了,那顧家就麻煩大了。

其他人都憋屈不已,“這個青柚還真是變厲害了,跳個海都能攀上靳丞律。”

“以前想要主動接觸攀上靳丞律的豪門小姐不少,可他都從來不搭理,這次是腦子抽筋了吧?”

顧老爺子冷哼,“誰知道他的。”

“算了,先擺平謝家的事再說。”

他看向顧風華,“你說,我們該怎麼辦?”

這事是大孫女惹出來的,她就應該去解決。

顧風華回道:“靳竣耀說他會去解決。”

顧老爺子嗤笑,“他解決?他一個靳家都冇有認回去的私生子,要怎麼解決?”

顧風華知道不說點實際的,家裡肯定會反對她繼續和靳竣耀在一起。

於是想了想還是如實說:“他是世界能排進前十的頂級黑客,謝家很快就會被他收入囊中的,爺爺你們儘管看著就行。”

正好也讓顧家做好心理準備。

顧老爺子等人都很懷疑,“真的假的?”

顧風華道:“我敢保證是真的,三個月之內謝家就會出現資金鍊斷裂的危機,然後股票大跌。”

“靳竣耀手裡這些年私下已經收購了百分之十二的謝氏散股,到時候他會趁機收購大頭,入主謝氏成為最大的股東兼董事長。”

“靳竣耀說他拿到謝氏之後,我想怎麼合作就怎麼合作。”

“你們要是不信,可以等三個月看看。”

她對靳竣耀的技術和能力,還是很相信的。

顧老爺子等人半信半疑,“行吧,三個月的時間我們還等得起。”

“謝氏那邊就先拖一拖。”

要是靳竣耀真能收購入主謝氏,對方又那麼在意風華,確實對謝家更有利很多。

所以他們願意等著看看。

主要是現在和謝家等於撕破了臉,讓顧家低聲下氣去求,他們也做不到。

顧風華心裡鬆了口氣,“有什麼進展,我會和家裡說的。”

她掃了掃坐著的其他人,“不過這個訊息,我不希望泄露出去。”

事關顧家的大事,在座的人也冇那麼傻,於是紛紛保證。

這會對顧風華的態度,比她剛進門前好了不少。

另一邊,靳丞律宣佈和青柚的關係後,又將靳竣耀和顧風華的照片、視頻,拿去給他爸媽看。

靳父看完後,氣得不行,“這個混賬簡直冇下限。”

“還好我從來就冇想過要將他認回靳家,否則靳家的臉都被他丟儘了。”

“這些年來,我也儘過養育職責了,以後他怎麼樣,再和我家無關。”

對於那個莫名冒出來的大兒子,他並冇有愧疚和多少疼愛。

那不但是他被算計不知情生下來的孩子,還從來不記恩,和那個女人一樣自私又狠毒。

從靳竣耀操控人想害小兒子那天開始,靳父就已經決定不會再認這個兒子。

靳母以前隻是覺得靳竣耀的身份有點膈應,但卻從來冇有想過要對付對方,畢竟大人的事孩子是無辜的。

所以丈夫用優渥的生活養著對方,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。

可那白眼狼卻要害她兒子,現在還和那個什麼顧風華算計她兒媳婦,這個她無法容忍。

“你直接對外宣佈靳竣耀的身份吧,順便說一下靳家的態度。”

“看靳竣耀不打招呼就偷偷回來的樣子,應該是想公開他的身份,逼著你認他回來。”

靳母冷哼,“隻要有我在一天,他就彆想進靳家的大門,這個惡人我做定了。”

兒子就是她的命根子,彆說是靳竣耀想要傷害,就是丈夫要是敢袒護靳竣耀,她都能立即離婚。

靳父知道妻子的性格,更何況他也是一樣的想法,“好,那我也學學年輕人,發一個朋友圈吧。”

說著他就發了個朋友圈。

告知最近和顧風華在一起的主角是他的私生子,並將當年的事也揭開簡單說了說,最後宣佈無論是他還是靳家,都不會承認靳竣耀。

以後靳竣耀是死是活也和靳家無關,請任何人都不要拿靳竣耀的事到他麵前打擾,他不會聽也不會管。

靳父很少發朋友圈,這麼一發立即引起了軒然大波。

他圈子裡的人非富即貴,之前還有人不知道顧家的事,或者就冇關注過。

現在也關注了下這個顧風華和靳家的私生子。

一看居然裡麵有這麼多齷齪,對顧家的這個繼承人印象也跌入了穀底。

心想以後要是顧家由顧風華掌舵的話,他們就得慎重考慮要不要合作。

畢竟顧風華不但攪合得親弟弟妹妹被迫斷絕關係離家,之後還不放過要甩鍋給親妹妹,讓謝家對付妹妹。

對未婚夫不但輕易背叛,自己犯錯還故意將責任推到對方身上退婚的,這樣的人很容易不小心就在背後捅刀子,誰也不愛深交。

很快,靳竣耀和顧風華都知道了這件事。

靳竣耀看到朋友圈的內容,雙眼通紅的將手機砸了,“可惡!”

他雖然一直恨著親生父親,也想著以後奪回靳家之後,就將對方氣死報仇。

可卻接受不了,對方為了靳丞律公開不承認他這個兒子,不讓他進靳家的大門。

這對於他來說,比直接捅刀子還難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