顧青行指了指手機。

對青柚道:“對了,把這些照片轉發給我,我和她分手用。”

每次吵架那女人就算無理取鬨都要站在製高點,時常委屈的說,他是不是因為她家裡破產嫌棄她了等等。

挺會裝白蓮花和綠茶的。

他要主動提出分手,對方絕對又來這麼一出。

或者發朋友圈之類的,暗示他喜新厭舊對不起她之類的。

他現在對她的性子也算是瞭解,所以直接丟證據,讓她有點自知之明。

當然,這樣了她要是都還敢瞎編亂造,那他也不會客氣,直接將她這些醜事在圈子裡曝光。

青柚很讚同,“這些就是幫你準備的呢。”

“對了,我還有幾張兩人的談話截圖,我一起發給你。”

“不但有她說的各種曖昧又撩的話,還有她親口對靳竣耀說喜歡他,還明示可以去他家住的聊天記錄。”

這是從靳竣耀手機裡發現的。

等顧青行看完聊天記錄的截圖後,臉也快跟著頭一樣綠了。

這些話,那女人都冇對他這個男朋友這麼撩過呢。

真是噁心到他了。

說一點都不難受是假的,畢竟是真心喜歡過,在一起三年,將來準備娶的人。

可現在卻真是一分鐘都不想等。

顧青行這邊發分手訊息,青柚的手機也響了。

她拿起來看了看,是謝淩打來的視頻通話。

青柚毫不猶豫的直接掛斷,並將人拉黑。

這傢夥肯定是看她發的朋友圈,知道她冇死,所以就打來了。

這種吃著碗裡瞧著鍋裡的渣男,她才懶得理會。

她已經為他找好了出路。

等靳竣耀被她逼回來,就讓對方來和這渣男,以及謝鬱那個同樣害過原身的渣人去撕和鬥吧。

顧青行發完訊息,看到妹妹拉黑謝淩。

他讚同的說:“乾得漂亮。”

接著忍不住感歎,“我們兄妹真是實慘,遇到的不是極品家人,就是被戀人背叛。”

青柚麵帶無奈的說:“是啊,實慘!”

誰讓他們兄妹都是小世界的炮灰呢,要給女主鋪路當襯托。

接著她話鋒一轉,“不過冇事,之前的二十一年實慘,之後的下半輩子就該咱們享福了。”

顧青行笑著說:“你說的對,以後輪到咱們享福了。”

兄妹倆將這些煩心事和糟心人丟開,聊起了對未來的打算和規劃。

國外,一家酒吧。

冷弈璐掛完電話後,臉上還在帶著怒氣。

她是真的很生氣顧青行直接和顧家斷絕關係。

之前顧青行轉給她的幾千萬,被她爸拿去開了個醫療小公司。

就是想讓顧青行去顧家打個招呼,讓顧家給她爸的公司點湯喝。

誰知道他說斷關係就斷,都冇提前再和她詢問下意見。

她喝了杯酒,掃了掃手機。

按照以往的慣例,十分之內顧青行就會打電話來哄自己。

然後她就要求顧青行主動回顧家去認錯,說斷絕關係是開玩笑的。

他要是不同意,她就拿分手威脅他。

顧青行那麼愛她,對她那麼好,肯定不會捨得分手,隻能聽她的去顧家求和。

攤上這麼個任性妄為的男朋友,她也是挺無語的,怎麼做事就那麼衝動呢?

正想著,手機響起了提示音。

她一看,發現是顧青行發來的微聊訊息。

她眼中帶著幾分得意,果然纔過去幾分鐘,他就發訊息來道歉了。

點開訊息框,看到裡麵的內容,冷弈璐臉上的笑容完全僵住了。

她冇想到,這竟然是一條分手訊息。

顧青行怎麼會主動提出分手?他是不是瘋了?

她冇有猶豫,立即發了質問訊息過去。

接著收到了十幾張照片和截圖,看完之後臉色瞬間變了變。

接著顧青行又發了一條訊息過來:分手之後我們就沒關係了,以後你在國外的所有花銷,你家裡需要的錢,都去找你真正喜歡的男人要吧,以後咱們不要再聯絡了!

這次冷弈璐臉色又變了變。

想了想,她習慣性反客為主,準備問他這些照片哪裡來的,他居然監視她嗎?

然後引導解釋,說這不是真的,她再服軟道個歉哄哄他,讓他不要分手。

誰知道訊息卻發不過去,她被他拉黑了。

冷弈璐心裡第一次感到心慌,拿起手機撥顧青行的電話。

才響了幾聲就被對方掛了,再打過去也被拉黑了。

冷弈璐氣得不行,又突然不知道怎麼辦纔好。

用了好幾種辦法都冇能聯絡上顧青行,她才感覺到有些茫然。

對於顧青行,她曾經是真的喜歡,也是她先追的他。

可在一起三年,又有一年多長時間分隔兩地,她對他的激情越來越少,不過也冇想過分手。

直到遇到了靳竣耀,她冇忍住深深地被他吸引,不由自主的移情彆戀。 www.u

但他雖然挺照顧她,卻告訴她,他國內有一個女朋友,所以不能和她在一起。

哪怕她提出,背地裡偷偷在一起,他都婉拒了。

越是得不到,她就越想得到和征服,覺得靳竣耀帶著一種神秘感,很讓她迷戀。

可她也知道,自己就算喜歡迷戀上靳竣耀,也不會放棄顧青行,畢竟對方是她的生活保障。

隻是她冇想到顧青行會發現這些,更還有她和靳竣耀的聊天記錄截圖。

按照顧青行的性子,不可能讓人查自己,那就是有人要搞她了。

她對顧青行的感情已經淡了,可突然被分手,她卻發現自己接受不了。

她不能坐以待斃,可想了一圈,也冇想出自己身邊的人,誰能拿到她的聊天記錄。

想了想她給靳竣耀打了個電話。

另一邊靳竣耀滿臉陰沉的坐著,地上堆滿了一地被砸的東西。

手機響看到來電,他眼中露出厭惡。

原本想掛了,想了想還是忍著接了起來。

等聽完冷弈璐的話後,他臉色變了變,“你發一個定位給我,我來找你。”

掛完電話,他閉上眼睛讓自己先冷靜。

今天對他來說,太糟糕了。

早上他那個父親打電話來質問,他為什麼要害靳丞律。

他不承認,對方就發來了他遠程操控安排人聯絡上靳丞律保鏢,讓對方推靳丞律下水的證據。

然後停了他的所有卡,收回了對他公司的投資和幫助,更揚言以後不要再來往了。

https://

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。追書神器吧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