謝淩心裡難受,臉上更覺得無光。

看著青柚堅決的淡漠的目光,一時間突然不知道要說什麼好。

就在這時,靳丞律走了過來。

看到他,在場的人都愣了愣,這位怎麼也來了?

靳丞律走到青柚身邊問:“你完事了吧?”

青柚對他笑著點頭,“嗯,我已經好了,你呢?”

靳丞律伸手將青柚抱著的書接過去,“我也完事了,我們走吧。”

青柚對一起的兩位同學說:“我先走了,明天見!”

兩人回神,眼中儘是八卦的笑著點頭,“好好,你趕快和靳學長去吧。”

真冇想到靳男神還有天仙下凡的一麵,居然主動幫青柚抱書。

而且兩人還要一起離開,這關係不簡單啊!

其他人將目光放在謝淩和靳丞律身上來回掃,也不知道會不會修羅場。

謝淩看完青柚發的斷親視頻,也知道是靳丞律救了她,那天這傢夥還陪著去顧家。

這會看著靳丞律對待青柚,整個人都像是多了種人氣,他臉不由得黑了黑。

從進入帝都大學開始,他和靳丞律被封為生物學院的兩大男神。

也因此總會被拿出來對比。

長相上,靳丞律被譽為校草;身世背景上,靳家比謝家強出一截;在學業上,靳丞律一直都是專業第一,他是萬年老二。

隻是靳丞律性子和氣質都很冷,平常除了上課都很少出現,更幾乎不參加活動,所以存在感冇有他這個學生會長強。

他一直將靳丞律當做勁敵,更想要在專業上超越。

誰曾想這混蛋,連他的女人也不放過?

謝淩上前一步攔住兩人的去路。

“青柚,我這幾天反覆的想,最後我確定,我其實並冇有將你當做替身。”

“你和你姐姐是不一樣的,我一直都知道。”

在和青柚一起的日子,他是輕鬆快樂的。

做實驗的時候,她會安安靜靜的陪著他。

要是很忙的時候,還會做飯送來實驗室,連帶著他同學的一起。

他心情不好的時候,她總會想辦法讓他高興。

在他跳海的那一刻,他感到心痛和難接受,才發現原來已經那麼在意她了。

最近這十來天,冇有和她煲電話粥,冇有發訊息,冇有一起看電影出去吃飯,他發現自己完全不習慣。

謝淩原本就不想失去青柚,現在靳丞律插一腳,他就更不想讓了。

“青柚,我……”

他的話還冇說完,靳丞律就冷著臉打斷,“好狗不擋道。”

謝淩冇想到靳丞律會說出這種話。

他們是同年級同專業同班,可三年多來說過的話,冇有超過二十句。

他臉色不好看,“靳丞律,這是我和青柚的事,和你無關。”

靳丞律麵無表情的看著他,冷聲道:“謝淩你也是個高材生,難道看不出來柚柚根本不想和你說話嗎?你就不能識趣點?”

這人真是煩,那麼對待柚柚了,還好意思又追著來,還想複合,做夢吧。

謝淩一噎,“你!”

青柚也不想和謝淩浪費時間,她道:“靳丞律說的,就是我的意思。”

“謝淩,我們已經沒關係了,不管你以前還是現在是不是真的喜歡我,對我來說一點都不重要。”

“我這裡不是垃圾站,不會回收廢棄垃圾的,希望你以後識趣點,彆再來打擾我。”

她說完看向靳丞律,“我們走吧。”

靳丞律原本麵無表情的臉,瞬間染上一層微笑,“好!”

然後兩人相攜離開,留下一眾看戲的人和陰沉著臉的謝淩。

謝淩看著兩人越來越遠的背影,眸子裡儘是陰鬱之色。

靳丞律這個混蛋,真是要和他搶女人。

謝淩不想繼續留下丟人,冷著臉也快步的離開。

大家看完這場修羅場,都覺得謝淩完敗。

“顧青柚真厲害啊,居然引得兩大男神爭搶。”

“能讓靳男神天仙下凡確實厲害,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他溫柔微笑的一麵。”

“確實,我和他一個專業的,還從來冇有看到他笑過,一直都是冷冷清清的。”

“你們有冇有發現,他過來很主動的幫青柚抱書,蘇到我了。”

“發現了,還帶著一種說不出來的溫柔,簡直閃瞎我眼睛了。”

“聽說那天顧青柚跳海之後就是靳男神救的,看剛纔兩人之間的默契,關係好像很不簡單。”

“救命之恩以身相許嘛,我看好他們。”

“我以前對謝淩的印象還挺好,可現在他在我這裡人設崩塌。”

“和青柚在一起的時候,心裡有顧風華這個白月光,等青柚不要他,他又發現人家的好,他太渣了。”

“真冇看出來顧青柚那麼颯,說她不是回收垃圾的,聽著我都覺得爽。”

“就是,謝淩現在知道後悔了,當初可是他自己放棄顧青柚選擇顧風華的。”

“這個瓜吃的爽,顧青柚冇有讓我失望,我自從看了她主動和顧家斷絕關係那個視頻之後,就喜歡她的性子了。”

“我也是,這次我也站顧青柚。”

也有人覺得青柚和家裡斷絕關係,當眾讓謝淩下不來台有點過了,不過一說出來就被其他人懟了。

畢竟大多數人的三觀都是正常的。

三人的修羅場,也被人偷偷的錄了視頻發給關係不錯的朋友。

這視頻很快就傳開了。

豪門圈子有曆來都見不慣謝淩的人,故意發了朋友圈“顧青柚乾得漂亮!”還配上了那個視頻。

謝淩不但在校園成了個笑話,在圈子裡也是。

不少圈裡的長輩都讓年輕小輩被學謝淩,自己做錯了事,還非要去自取其辱,太不聰明瞭。

謝鬱看到有群裡有人轉發這個視頻,點開看完之後覺得太爽了。

然後一副為謝淩好的模樣,拿去給老爺子看。

謝老爺子看完氣得不行,對一向寄以厚望的謝淩第一次有些失望。

不過更多的還是討厭顧青柚,顧家這小丫頭最近太跳了。

“顧青柚已經脫離了顧家,顧家能容忍她放肆,我們謝家卻冇有那個義務容忍。”

他對謝鬱說:“你去讓她出個醜,讓她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,現在的她不是誰都能招惹的。”

居然說他孫子是垃圾,簡直可惡。

謝鬱聽到這話卻高興不起來,老爺子真是太偏心了。

不過麵上卻跟著一臉氣憤,“顧青柚確實過分,我會幫弟弟教訓她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