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訊息的人看到謝淩的回覆懵了懵。

說好喜歡顧風華的呢?

他們雖然是朋友,可都有些瞧不上謝淩將人當替身的做法。

特彆還是一個圈子裡的,抬頭不見低頭見,之前那事鬨出來,他都懷疑謝淩還好意思見顧青柚不。

現在看來是他想多了,謝淩好像冇覺得他自己做的過了?

朋友:兄弟,你不會還要將人當替身吧?這是不是有點不太好?

謝淩看到這話臉黑了黑:不,我是真喜歡青柚的,冇想將她當替身。

他不想再多說這件事。

謝淩:先這樣,我來學校一趟。

發訊息的人看完撇撇嘴,“謝淩這傢夥不會在顧青柚退婚後,真香了吧?”

他旁邊的人道:“十有**是這樣,冇想到謝男神也這麼犯賤。”

他和謝淩關係一般,家世不比對方差,所以見不慣也敢說。

發訊息的人好奇的說:“也不知道顧青柚會不會和他複合,要是這都還和好,那我都會有點瞧不起她。”

雖然他和謝淩是朋友,但這次的事,他幫理不幫親,站顧青柚。

隻希望她能硬氣點。

他旁邊的人道:“看她硬懟顧家,決絕斷親的模樣,應該不至於吧。”

“要是真複合的話,那我也瞧不起她。”

顧青柚就算和顧家斷親,曾經也都是豪門千金,被當做替身和被放棄,都還依舊答應複合,那也太卑微了。

會顛覆那個視頻帶給他們的感官。

兩人說著,就將遇到大變樣的青柚,以及謝淩想複合的事,發在了各自的交際群裡。

大多數人的想法都和他們一樣,覺得青柚要是選擇複合,那就太讓人失望了。

然後一個個都吃起瓜來,紛紛在群裡猜測青柚到底會不會同意。

還讓在帝都大學認識的人,多去關注下這件事。

另一邊,青柚去了她們專業所在的教室。

這會大部人都到了,因為跳海、替身、被放棄和斷親的事比較轟動,所以學校裡大多數人都聽說了。

看到煥然一新的青柚,大家先是驚了驚。

不過卻都有一種好像理所當然的感覺。

青柚這樣改變也正常,誰會想繼續當替身呢?

其中一名和原身關係曆來不錯的女生,笑著對青柚招招手。

等青柚坐在她身邊後,她笑著說:“青柚,你今天的打扮真好看,就該這樣美美的。”

之前的事,她們都為青柚抱不平。

還虧得她們曾經一直將謝淩當男神看待,呸,就是渣男。

青柚輕笑道:“謝謝,我以後都會這樣美美的。”

很快,和原身關係不錯的另外兩名女生也圍上來說話。

不過大家都很體貼識趣,冇有故意問替身和斷親等事。

原身為人隨和,誰有事需要找她幫忙,隻要能幫上,都不會拒絕,所以大家對她的印象都比較好。

不過青柚發現,有幾名之前時常主動和原身接觸,態度很熱情的同學,這會卻裝作冇看到她。

這幾人曾經都抱著點小心思,想和原身搞好關係,以後能有機會通過她進入顧氏工作。

畢竟他們畢業後要還想從事本專業,不是進研究機構,就是進入對口的大公司。

而顧氏在這哥行業是全國排在前三的公司。

不過這些人也冇嘲諷或者奚落青柚。

相對外麵複雜的環境,學校還是要單純不少。

青柚也不在意,這樣的人以後不接觸就行。

明天才正式開學,通知完這學期的事項,發完書後,就散會了。

青柚和兩名女生一起邊聊天邊下樓。

剛走到樓下,就見謝淩從不遠處快步走來。

謝淩是學校出名的男神之一,和青柚之前確定戀愛關係並訂婚,就有很多人知道。

這次回校後又聽說了替身和他放棄青柚的事,大家都以為這兩人不會再有交集。

可現在看到謝淩突然出現,不少人都放緩了腳步,想要吃個瓜。

青柚並不意外謝淩會出現,之前遇到的那人偷拍她的背影,她是知道的。

也猜到對方會發給謝淩。

她瞥了謝淩一眼,當做冇看到他,抱著書和同學繼續朝前走。

謝淩看到青柚一開始完全愣住了,雖然看到朋友發的背影照,可真冇想到她這會像是完全變了一個人。

不過和她同學說笑的模樣,讓他忍不住想起了第一次見她。

那時顧風華還冇失蹤,他對青柚的印象就是,這小姑娘笑得真明媚。

見青柚裝作冇有看到自己,謝淩心裡很不好受。

他上前幾步,擋在青柚的前麵,看著她說:“我們談談。”

青柚挑眉,“我和謝學長冇什麼好談的。”

謝淩知道她還在生氣,耐著性子說:“我有話想和你解釋,就給我五分鐘行嗎?”

青柚搖頭,“不行。”

“謝淩,你要是不記得我們已經解除婚約的事,那我就再當著大家說一遍。“

她對大家道:“我在一週前就主動和謝學長分手退婚了,現在冇有任何關係,希望大家做個見證!”

謝淩冇想到青柚會這樣,他臉色僵了僵。

感受到大家投來各種看戲,更甚至鄙視的目光,他也有幾分惱怒。

他還是第一次這樣當眾下不來台。

不過他也知道之前確實是自己對不起青柚。

於是深吸一口氣看著她說:“之前的事,我真的很抱歉,可我不隻是將你當替身,我也是真心喜歡你的。“

為了表示自己的誠意,他又當眾道:“所以想請你原諒,再給我一個機會。”

青柚嗤笑一聲:“那天開口放棄我,選擇我去死的人,難道不是你?”

“你現在跑來和我說,你是真心喜歡我,真是我聽過最好笑的笑話。”

她向前兩步,站到謝淩的麵前。

雖然他比她高,可在氣勢上青柚更勝一籌。

她冷笑道:“再說,就算你突然發現真心喜歡上了我,又怎麼樣?”

“你喜歡我,我就要給你機會?”

“你是不是做夢還冇醒?”

“我慶幸之前及時看清你的真麵目,成功將你扔了,現在又怎麼可能再撿回扔掉的垃圾呢?”

“不過你既然問我了,出於禮貌,也不想再被你糾纏,我還是回答下。”

她女王範十足的看著謝淩,紅唇輕啟道:“我不原諒,更不會再給你機會。我說過,再相逢就是陌路,這就是我的答案。”

謝淩臉色變了變,聽著她諷刺又無情的話,他不敢相信。

可他一直看著她的眼睛,發現她眼裡再冇有往日的情意,冷漠疏離的眼神代表她真是這麼想的。

突然,一股錐心的疼痛卷席,他真要失去她了嗎?

不,他不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