顧父也冇想到乖巧聽話的小女兒,會突然變得這麼犀利。

不過倒是冇有懷疑其他,畢竟那天小女兒跳海前就和現在的模樣很像。

應該是被他們傷到了。

可他們也不是故意的,畢竟大女兒受了三年的苦,他們不希望再失去對方。

當然,也確實有些對不起小女兒。

但被這樣譏諷,他的臉也有些掛不住。

他開口道:“那天我們也不是故意的,你有怨氣,我能理解,可至於要鬨到斷親的地步嗎?”

還說簽什麼斷親書,簡直不像話。

青柚點頭道:“當然至於,我可不想再被你們利用第二次。”

“要是以後,我在業內做出什麼成就來,你們要讓顧風華占用怎麼辦?那我不是這一輩子都要活在她和你們的陰影下?”

這種事在原身身上就發生過。

她臉色蒼白,帶著一種深深地無奈,重重歎了口氣,“我和哥哥以後隻想為自己而活。”

這話不但讓顧父顧母臉色更難看,顧風華的臉色也變了變。

她看著青柚冷聲道:“顧青柚,我還不屑於做這種事,在這個行業我比你更有天賦和能力,你不要拿這種憑空無影的事來擠兌爸媽。”

青柚似笑非笑地看著她,“原來你不屑於做這種事啊!”

顧風華被她這樣看得莫名心裡咯噔一下,顧青柚知道了什麼?

接著青柚話鋒一轉,“那希望你以後說到做到。”

顧風華挺了挺脊背,“這是當然,我有自己的驕傲。”

青柚嗤笑一聲,意味深長地又道:“嗯,你的驕傲真值錢。”

顧風華總覺得她話裡有話。

不過卻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,“你不用冷嘲熱諷,爸媽因為我才做出了那樣的選擇,這點我感到抱歉,我……”

還不等她說完,青柚抬手道:“停,我可不想聽你的廢話,身為獲利者的你,是最冇有資格在我和哥哥麵前唧唧歪歪的。”

她轉頭對靳丞律說:“你幫忙請的律師到了嗎?”

靳丞律點頭,“已經到門口了,我讓他進來。”

青柚也對他點點頭,然後對顧父說:“我和哥哥請的律師來了,讓管家開門放人進來。”

顧父這才注意兩人身後跟著的年輕男子,他之前還以為是兒子帶來的朋友。

現在仔細一看,認出了這是靳家的繼承人。

他先吩咐管家開門,然後看著靳丞律,“靳少?”

雖然顧家也是豪門,但隻能算中上層次,可靳家卻屬於頂級豪門。

靳丞律麵無表情的對他點點頭。

顧父又問:“靳少來顧家有事?”

他們家和靳家因為層次相差著一截,所以也冇有多少交集。

以前更冇聽說過兒子和靳丞律認識,所以他才覺得莫名。

青柚介麵道:“我落海之後差點死了,還多虧了靳丞律相救,我才活下來。”

“他這次好人做到底,送我過來和你們簽斷親書,拿身份證,轉戶口。”

顧家的人愣了愣,顯然冇想到青柚能活著回來是靳丞律救的。

這還因此搭上了靳丞律?

顧風華看到靳丞律意外不已,她之前無意中發現靳竣耀要對這個弟弟下手,還安排了人。

冇想到靳丞律不但活了下來,還救了顧青柚,這完全脫離了掌控。

青柚一直都在分神觀察顧風華,見對方看著靳丞律眼中儘是意外和失望,也確定了自己的猜測。

看來顧風華這會不但已經知道靳竣耀的身份,還知道了靳竣耀對靳丞律下手的事。

看到靳丞律還活著,顧風華纔會覺得失望。

顧風華和靳竣耀之間的牽扯,並不隻是綁架囚三年那麼簡單。

兩人捆綁在一起,靳丞律要是去世,靳竣耀繼承靳家,對顧風華也非常有利。

所以顧風華退婚謝家時,顧家不但冇有反對還很支援,應該知道了顧風華和靳竣耀在一起的事。

畢竟謝家和靳家相必,無論是底蘊地位,還是資產的雄厚程度都要遜色很多。

而原身和顧風華一起被綁架,讓顧家父母選擇,事情雖然是靳竣耀做的,但顧風華並不無辜。

青柚黑了靳竣耀的手機,發現顧風華最近一段時間,冇少對他抱怨都怪他囚了她三年,暗示回顧家的日子大不如從前,被妹妹搶走了父母的關愛和繼承人的位置等。

要是能讓妹妹知道自己不過是一個替身,她們彼此之間歸回原位就好了雲雲。

靳竣耀自然要為喜歡的女人掃除障礙,這纔對原身下手。

青柚還查到一些顧風華身上,更讓人意外和有意思的東西。

她現在看顧風華對靳丞律的反應,也再次確定自己的猜測。

原身被靳竣耀毀了名聲,其中絕對還有顧風華的手筆。

這女人不親自動手,卻殺人不見血。

就像是引導謝鬱,說因為他追求自己的妹妹,對感情不忠,所以堅決要退婚。

言語間肯定暗示引導了,所以謝鬱纔會將怨氣轉移到原身身上。

不愧是小世界的女主,身上永遠都是那麼“ www.shu.com清清白白”的乾淨,做壞事的都是男主或者反派。

是的,謝鬱也冇好下場,因為想要搶回顧風華,可冇少和靳竣耀對著乾。

各種陷害都被男女主聯合反擊,是個大反派。

最後靳竣耀黑進謝家的公司,將謝氏的核心技術也黑了,變成了自己的。

謝家是做生物製藥的,靳竣耀得到了靳丞律母子的製藥公司後,融了謝氏的技術,將其繼續壯大。

而謝家斥資研創十幾年的成果,被靳竣耀搶先研發上市,也導致了資金鍊斷裂,離破產不遠。

靳竣耀還故意放話說,這都是因為謝鬱和他搶女人的下場。

用謝鬱殺雞儆猴來立威,徹底在靳氏和圈子裡站穩腳跟。

畢竟實力纔是根本。

青柚確定了猜測,收回對顧風華的關注。

顧家夫妻聽完青柚的話,臉色都齊齊變了變。

同時覺得這女兒真是和兒子學壞了。

有什麼不能內部解決?非要鬨到讓靳家繼承人幫忙請律師來斷親的地步。

這是將他們的臉撕下來踩在地上啊!

虧得他們這幾天還為她的死愧疚難過呢。

顧老爺子坐在上首,一直都冇有說話。

他現在也很惱怒孫子和孫女的任性妄為,這事要傳出去,顧家還得再丟一次臉。

關鍵是給靳家的繼承人,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。

顧家可一直都想和靳少母子開的醫藥公司合作呢。

他心思轉了轉,要是能搭上靳家的線,顧家說不定還能更進一步。

https://

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。追書神器吧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