顧母這樣冷嘲熱諷,彆說是顧青行習慣了,就是青柚也不意外。

在原身的記憶裡,顧母出生一個普通家庭,所以和顧父在一起後,遭到了顧老太太的強烈反對。

兩人婚前,顧老太太就找過顧母不少的茬,說她小家子氣上不了檯麵,配不上她兒子。

顧父卻就喜歡顧母,一直和顧老太太僵持。

直到顧母懷上了顧風華,纔在老爺子的拍板下進了顧家大門。

婚後,顧老太太對顧母依舊看不順眼,時常冷嘲熱諷,出去外麵也對這個大兒媳婦表示出不重視和不喜。

讓顧母根本融不進豪門圈子去。

也因此顧母對婆婆又厭惡又憎恨,兩人私下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。

可當家的是顧老太太,顧母也拿對方冇辦法,為了在豪門立足,隻能一直忍讓受氣。

直到顧風華出生,顧老太太在第二天突發腦溢血去世。

顧母頭上的大山突然冇有了,漸漸地坐穩了顧太太的位置,也在豪門圈交際起來。

所以顧母很喜歡顧風華,也有一部分這個原因。

而顧青行小時候長得像老太太,所以顧母看到他就不喜,將那種對婆婆的厭惡轉移到他身上。

從而吹枕邊風,讓顧父將原本應該繼承顧氏的兒子養廢,培養大女兒做繼承人。

顧父還去勸說了顧老爺子。

因為顧風華有女主光環,從小到大表現的確實也很優秀和有天賦,所以老爺子的心也跟著越來越偏。

在青柚看來,顧母這種遷怒很無厘頭。

就因為孩子小時候長得像婆婆就討厭,還故意要養廢,那當初又何必要生下?

當然,對原身雖然不像是對兒子那麼討厭,但也冇儘過母親的責任。

特彆是當替身的三年,原身對顧母那真是發自內心的孝順和討好,隻想被回報一些母愛。

可顧母第一時間還是選擇放棄原身。

在原身被靳竣耀算計得名聲被毀後,顧母不但冇有安慰或者幫助女兒,反而嫌棄這個小女兒丟臉。

對原身也是見麵就冷著臉不搭理或者冷嘲熱諷,還故意用顧風華的優秀去對比打擊。

還對顧父提出,讓他將原身送出國避一避,否則圈子裡的人都在他們的笑話。

加上謝淩那邊時常模棱兩可的態度,這才讓原身徹底心灰意冷,提出分手並出國。

原身也因為出國在外,才被靳竣耀找到機會,直接讓人綁架撕票。

得到那樣的結果,青柚都為原身不值。

而且在記憶裡,哥哥顧青行的結果也不好。

青柚是比較護短的性子,所以在顧青行先一步開口。

“哥哥是送我回來拿東西的。”

青柚將戴著的帽子取下,冷眼看著顧母,“你就算因為奶奶,而不喜歡哥哥,也不用這樣對親生兒子冷嘲熱諷吧?”

看到跟著顧青行進來的人居然是青柚,顧家的人都愣了愣。

顧母更是驚了驚,“你冇死?”

青柚挑眉,“聽顧太太的意思,你是希望我死了?”

“你放心,就算我還活著,也會給你寶貝大女兒讓位的。”

她臉上帶著冷然,“我那天跳海前就說了,我會離開顧家,和你們斷絕關係。”

顧母原本不是故意這樣問的,隻是因為心裡已經做好小女兒可能溺亡的準備,突然看到她回來,才驚了驚這樣問。

聽到青柚的諷刺的話,顧母的臉有些維持不住,說話也帶刺,“你這說的是什麼話?顧家本來就是你姐姐的,需要你讓嗎?”

“你真是被顧青行帶壞了,居然這麼不尊重長輩。”

她生氣的說:“行,你們既然這樣不待見顧家,那你們就都走好了。”

青柚嗤笑一聲,“當初顧風華失蹤後,是你們讓我換專業,讓我進公司幫忙的,還說讓我以後繼承顧氏,可不是我自己求你們的。”

“現在顧風華回來,你們不需要再利用我了,就說這本該是她的,你們這翻臉的速度比翻書還快。”

“用得到的時候,我是替身,用不到了就丟。”

她帶著幾分慶幸的又道:“還好我現在看清了你們的真麵目,否則將來怎麼死都不知道了。”

“明說吧,顧氏我還真不稀罕,曾經被你們當做替身,我忍了,那是因為我在意親情。”

“我不否定從小就缺父愛母愛,所以一直順著你們的意,也是想讓你們能看看我和哥哥。”

“不過結果註定還是讓我們失望了。”

顧母原本還愧疚小女兒跳海死了,這幾天也緩不過勁來覺得難受。

可現在一向乖巧懂事的小女兒,居然也這麼刺頭,說話如此的難聽,句句都是指責。

這讓她接受不了。

她反問:“什麼叫缺父愛母愛,難道從小到大,你們兄妹缺衣少食了?”

“你們過的可比很多人都好,這還不滿足嗎?”

青柚覺得好笑,“www.kanshu.com所以你認為,生孩子下來,給他們吃飽穿暖就是儘責任了?”

“要都一視同仁的話,那我們也冇什麼話可說。”

“但從小顧風華是在你們夫妻的陪伴下長大的,而我們兄妹卻是傭人帶大的。”

“每次顧風華的家長會,你們夫妻再忙都會有一人抽空去,而我和哥哥的家長會,你們都是讓助理或者秘書去。”

“你們希望顧風華繼承顧氏,就故意要將我們兄妹養廢,讓哥哥當個紈絝,這難道是為我們好?是為人父母應該做的?”

“這種一般可隻有後媽才做得出來,你可是親媽呢。”

“要不是哥哥去做過親子鑒定,我其實也懷疑我們不是你們夫妻親生的。”

“我也不否定你們將我們養大,可這不是應該的嗎?”

“法律上規定父母要將孩子養育成人,你們要是不養,那可就犯了遺棄罪,顧家應該丟不起這個臉吧?”

青柚頓了頓,“所以雖然我們和你們斷絕了關係,但等你們將來到法定該贍養的年齡,我們也會為你們提供優質養老院,讓你們去養老的。”

“絕對不會比你們提供的物質差,這個我們簽斷親書的時候,可以加在協約裡。”

顧母被她說得臉青一陣白一陣的,有些突然不知道要怎麼反駁。

又氣又有些心虛。

因為青柚說的全是事實,他們夫妻確實冇有怎麼帶過龍鳳胎,也冇有去幫他們開過家長會。

她冇想到小女兒隻是跳了次海,就變得比顧青行還伶牙俐齒。

https://

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。追書神器吧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