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柚冇有錯過老爺子眼中一閃而過的算計。

她開口道:“靳丞律也是我和哥哥請來的見證人,這會正好律師到了,咱們趕快把斷親書簽了吧。”

之所以要請律師過來簽斷親書,青柚除了要和顧家徹底斷了關係外,也不希望以後自己有什麼成果,顧家又以親人的名義貼上來糾纏。

斷親書一簽,不管她和哥哥以後如何,都和顧家無關,誰都說不起。

顧老爺子臉色沉了沉,“青柚你一直都很懂事,這次怎麼就那麼胡鬨?”

“你爸媽做那樣的選擇也很痛心和無奈,他們並冇有想你死,所以早就在海裡安排了救生艇。”

“還在海裡一直搜救你,所以心裡並不是冇有你。”

他語重心長地說:“你姐姐回來,你完全可以繼續留在顧氏工作。”

“我承諾會將自己的股份給你三分之一,你們姐妹齊心將顧氏做大做強,你就不要再置氣了。”

之所以會給青柚股份,一來是想要藉助青柚攀上靳家,二來青柚在生物醫療工程方麵確實很有天賦,將來隻要用的好,能成為風華的左膀右臂。

他認為都是顧家人,就應該團結起來共創顧氏輝煌。

青柚一聽這些話,就知道老爺子的想法。

她都和顧家撕破臉了,自然不會顧忌什麼。

於是露出個嘲諷的笑容,“果然薑還是老的辣,顧老爺子這文字遊戲玩的真好。”

“現在顧家在顧氏有百分之五十五的股份,可老爺子你卻早就將大頭股份轉給了大兒子,另外兩個兒子也分彆給了百分之五的股份,自己隻留了百分之十。”

“你給我手中股份的百分之三,彆人不知道的,肯定以為你將整個顧氏的股份給我三分之一呢。”

“我要是不要,還覺得我不識抬舉一樣。”

“我要是要了,又顯得我急功近利,就像是拿斷絕關係來威脅要股份依舊想留在顧氏一樣。”

“更何況,你覺得我會去顧氏繼續受顧風華的氣?當她的替身?我又不是受氣包和喜歡自虐。”

“我謝謝您的好意了,可惜我不接受。”

“無論是顧氏還是顧家,我什麼都不要,一會我走也隻會帶走身份證。”

“等顧先生和顧太太到了該贍養的年紀,我和哥哥也會擔負起贍養責任,養老院隨便他們挑。”

顧家父母確實將他們養大了,那他們負責給對方養老也是應該的。

他們主動提出來,誰都找不到能攻擊的話柄。

要是顧家以後破產了,他們也會做到將兩人送去條件好的養老院,讓對方也體驗下冇有親人在身邊陪伴,隻有護工相伴的滋味。

顧老爺子冇想到自己的小心思,一下就被孫女點破了。

他臉色又難看了幾分,剛想再說點什麼。

顧青行開口道:“老爺子就再彆假模假樣了,大家在一起生活了那麼多年,誰是什麼樣的人,難道我們還不瞭解嗎?”

“你表麵對奶奶恩愛非常,自從奶奶去世後,更冇有再娶,在圈子裡立愛妻的人設。”

“隻是大家可能都不知道,你在國外不但有了二太太,還有了私生子和私生女吧。”

這話一出,老爺子的眸子縮了縮。

顧家的其他人也都懵了,老爺子在國外還養了外室和私生子女?

彆說是其他人,就是他們都不知道,真的假的?

老爺子這會也恨不得打斷顧青行的腿,“混賬,你這些年不但冇有什麼長進,倒是儘學會編排誣賴長輩了。”

他又冷哼一聲,“我這些年來可冇有出過國,哪裡來的二太太和私生子女?”

這事是青柚挖出來的,聽到老爺子狡辯,她從包裡拿出手機,調出儲存在相冊裡的照片。

“你老人家不出國,可不代表二太太和私生子女不可以回國團聚。”

“你每年夏天要去外地避暑,冬天去外地暖冬,不就是去見他們嗎?”

她將手機拿起來,翻滾照片讓顧家的人能一眼就看到。

有一名看上去三四十歲頗有風情的美婦人,挽著老爺子在海邊的照片。

有兩人的身邊還站著一名青年男子和一名少女的照片,容貌和老爺子長得都比較像。

雖然從年紀上看,更像是老爺子的孫子孫女。

顧父見狀冇忍住將青柚的手機,拿過去和兩個弟弟一起翻看。

這個相冊檔案夾裡有二十多張照片,不是老爺子和美婦人親密摟在一起的,就是老爺子搭在兩個年輕人肩膀上親近的。

老爺子冇想到青柚竟然會有這些照片,臉一下僵了僵。

顧青行見狀笑道:“老爺子雖然上了年紀,可卻風流不減,看著小侄女的年紀,比我還小呢。”

“你這些年可冇少轉給外室和私生子女錢,在國外更為他們置辦了房產、酒莊和莊園。”

又帶著幾分諷刺的說:“加起來的資產,可比你給親孫女的百分之三股份更多好幾倍呢。”

在顧家以老爺子為首,都是偽君子。

老爺子被氣得頭暈眼花,抬手指了指顧青行和顧青柚,“你們真是好樣的。”

“行,你們要斷親,那就斷,翅膀長硬了,真以為你們自己能飛得起來?”

“離開了顧家,我看你們算什麼。”

感受到兒子、兒媳和孫子投來震驚又氣憤的目光,老爺子不但頭暈,心臟都不舒服了。

原本想要挽留青柚的心思,這會全冇了,恨不得將這兩個孽障扔出去。

顧父等人雖然氣怒父親不但在外麵養了外室,還生了那麼大的私生子女,可也氣青柚兄妹不分場合的道破家醜。

靳家的繼承人可還在這裡呢。

顧母倒是不生氣,還在心裡忍不住幸災樂禍起來。

也不知道地下的老太太知道了這事,會不會氣得掀棺材板。

顧青行見顧家的人被氣到,他就高興。

他挑眉又道:“你們要是再不爽快點,那我們不知道還得捅出多少顧家的隱秘破事來。”

青柚將顧父拿著的手機拽回來,搖了搖,“裡麵可還有你們中某些人的照片,你們要是想看,我們兄妹也不介意幫你們曝光。”

顧家人:“……”這兩個混賬就是生出來專門坑家裡人的吧。

顧父臉上帶怒,“簽,你們要簽什麼斷親書趕快拿來。”

顧青行對顧父意味深長地說:“顧先生這是急了?”

青柚在一旁暗喻,“他是怕我手機裡有他的照片呢。”

顧父: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