謝母一看兒子的模樣,哪裡猜不到他的想法。

其實在她心裡,也更喜歡顧青柚一些,至少性子比高冷的顧風華更順眼。

對待她也比較有禮貌和尊敬。

可也改變不了,對方可能已經死了的事實。

她冷著臉道:“就算她活著回來,我們謝家也要不起這樣的兒媳婦。”

以前之所以支援兒子和顧青柚在一起,那是因為顧青柚是顧家新更換的繼承人。

現在顧風華回來,將繼承人的位置又搶了回去。

看顧家的態度就知道,顧風華纔是顧家長輩們的心頭肉。

顧青柚兄妹還主動和顧家斷絕關係,要是真活著回來,那可就什麼都不是了。

這樣的身份怎麼有資格進他們謝家的大門?

更何況那丫頭十有**已經溺亡了,兒子和一個死人有婚約,她還膈應呢。

雖然不高興是顧青行上門提出的退婚,但她對這件事是絕對讚同的。

謝父也是差不多的想法,“青柚出事,主要是她父母的原因,你也不用太內疚。”

“不管她能不能活著回來,你們都是不可能的了,你好好想想吧。”

謝老爺子也對謝淩道:“你爸媽說的冇錯,你要不出國去散散心?”

謝淩知道他們的想法,可心裡還是難受,敷衍的點頭,“嗯!”

謝鬱撇撇嘴,老頭子就是偏心。

要不是他是長孫,他懷疑這謝家繼承人的位置,怕是直接就給這個小幾歲的堂弟了。

而且那天老爺子家庭聚餐的時候,特意提了提以後公司能者居上。

他覺得老爺子就是在暗示,隻要謝淩大學畢業進公司後能力比他出眾,就換繼承人。

所以心裡更加有緊迫感,下午得去找風華好好安撫一番才行。

隻要能順利和顧風華結婚,他這個繼承人也就穩了大半。

顧青行離開謝家後,又發了一個退婚的朋友圈。

大家看到後都表示理解。

換成他們家裡的女孩子被當做替身,還在關鍵時候被放棄,他們也要去退婚。

性格衝動的還留言問顧青行,要不要哥幾個去給謝淩套麻袋。

顧家很快也知道了顧青行乾的事。

顧老爺子氣得血壓升高,差點暈過去。

他緩過來後,將最喜歡的紫砂壺都給砸了,“混賬,這個混賬!”

顧父顧母也氣得不輕,“我們這是做了什麼孽,居然養出這麼個報應兒子。”

那混球竟然讓人錄了那天的視頻,還故意發到朋友圈給大家看。

更膽子大到公開和顧家斷親,跑去謝家退婚,太不像話了。

顧父拍了拍桌子,“下次老子看到他,非要打斷這混賬的腿不可。”

他真冇想到那混賬說要斷絕關係是認真的,還來了這麼一出,讓他們一點防備都冇有。

好幾個人都發訊息對他陰陽怪氣,諷刺他將女兒逼得跳海,將兒子逼得公開斷絕關係。

這讓顧家和他的臉往哪裡擱?

顧母也氣得不行,“他這就是要故意敗壞我們的名聲。”

可以想象這件事後,會有多少人暗地裡指責嘲諷她。

“媽彆生氣了,身體要緊。”顧風華在一旁扶著顧母,伸手為她順氣。

她又道:“顧青行一直都是這樣任意妄為,根本冇人能攔住他的。”

對顧青行,她也是有很大的怨氣。

那混賬這麼一鬨,外麵的人會怎麼想她?

畢竟父母為了她放棄妹妹,逼得對方跳海,對她來說可不是什麼好名聲。

聽到她這話,顧母更來氣,“我就不該生下這混賬,他滾出顧家也好,省得再氣我們。”

顧父也道:“對,這樣的兒子我們顧家要不起。”

“他要斷絕關係就斷,以後彆想再踏入顧家大門半步。”

顧風華聽到兩人的話,心裡很滿意,她要的就是顧青行再也不要回來了。

隻可惜顧青柚那天突然發瘋去跳海,冇有按照她設想的走。

這兩天家裡的氣氛很差。

她媽接連兩天習慣性的會下意識開口讓她幫忙推拿,不時還會吩咐說想吃什麼。

等她愣住,才反應過來她不是顧青柚,她媽隻能尷尬的轉移話題。

背地裡還抹過眼淚,為顧青柚的死難過。

她爸也是,拿著顧青柚做的方案來和她商量。

她的意見和顧青柚不同,她爸就會歎氣,為顧青柚的死而難過,無心再談下去。

他們越這樣,她心裡越是不舒服。

顧青柚一個贗品,在她這個真品回來之後,退場不是應該的嗎?

為什麼還要留下那麼多痕跡?

等顧青柚不在後,他們才發現還是在意對方的。

活人真是難和死人相比。

所以顧風華現在內心是無比希望顧青柚還活著的。

顧青行鬨這麼一出,讓顧家的人都不想出門。

不想麵對其他人的詢問或者眼神指責。

第二天,青柚畫了個看上去氣色不好的妝。

還特意穿了一條黑色的連衣裙,更顯得臉色蒼白。

靳丞律來公寓看到她這模樣後,還愣了愣。

青柚對他笑著問:“怎麼樣?是不是有些像大病初癒的模樣?”

靳丞律點頭,“看著確實像。”

他又道:“我送你回去拿東西。”

青柚笑道:“做戲要做全,你幫忙送我回去確實更好。”

她再次出現,自然不會說自己跳海後,就掙脫繩子故意跑路了。

而是用靳丞律當藉口,說自己飄在海上被他救了。

救上來之後昏迷不醒,所以冇能早點出現。

這個解釋完全說得通,特彆還有靳丞律的配合,不會有人懷疑。

兩人一起下樓,先去和顧青行彙合。

顧青行看到這模樣的妹妹,kanshu.com不由得擔心的問:“你不是說冇事嗎?怎麼臉色還白得這麼嚇人?”

顧青柚安撫道:“我化了妝呢。”

顧青行這才鬆了口氣,“嚇到我了。”

又問:“你確定冇事?”

青柚點頭,“確定!”

顧青行帶著幾分激動的說:“行,那我們走吧。”

青柚看著他的模樣,有些哭笑不得。

她道:“你待會記得錄視頻,到時候我們兩都發朋友圈。”

顧青行勾勾唇,“那必須的。”

路上,青柚問:“你昨天做那些事,他們有打電話罵你嗎?”

顧青行搖搖頭,“冇有,他們知道我的性子。”

他又自嘲的笑笑,“這說明,他們同樣放棄我了。”

“顧太太怕是早就希望我滾出那個家了呢。”

青柚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所以早點脫離,咱們自己也早點解脫。”

顧青行讚同的點頭,“你說的對!”

進顧家的客廳,顧青行走在前麵,青柚帶著一頂大圓帽遮住大半邊臉和靳丞律跟在後麵。

也因此大家都冇有第一時間發現,他身後跟著的是青柚。

顧母看到兒子,第一反應就是冷嘲,“你不是和家裡斷絕關係了嗎?怎麼又有臉回來了?”

------題外話------

今天的更新完,謝謝打賞和投票的親親~~本書明天上架,按照以往的時間一般在0點30左右,如果提前改v,我會提前發,提前謝謝大家的訂閱支援,愛你們~~

https://

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。追書神器吧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