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柚等靳丞律說完。

對他問:“要證據嗎?我轉給你。”

靳丞律知道她說的是靳竣耀買通他身邊人遠程操控的證據,“好!”

之前隻是猜測,因為找不到證據,也冇辦法。

現在落實了,他自然不會讓靳竣耀再對付他們。

青柚補充一句,“彆一下把他廢了,咱們讓他體驗下落入地獄的感覺。”

一下就弄去坐牢,原身估計都不會滿意這樣的報複。

靳丞律頷首,“明白了!”

原本他是有那種打算,比較省事,不過現在聽她的。

他想了想說:“海上的人還在找你,你這兩天都彆出門了,我每天給你送吃的吧。”

這樣就能每天和她一起吃飯了。

青柚笑著點頭,“好啊!”

她最近幾天也不準備出門,不然讓顧家發現,就冇那麼好玩了。

兩人又閒聊了一會,靳丞律才離開。

另一邊,懸崖下的海域停著一艘大遊艇。

顧家父母和顧風華都站在船板上。

聽著搜救隊最新的反饋還是無果,顧父臉色不太好。

看到妻子臉色蒼白,他心裡也不好受,對兩人說:“你們先回家,我再帶人找找看。”

顧母冇想到小女兒會那麼決絕的跳崖,這會紅著眼圈道:“我們也冇怎麼對她吧,她怎麼能那樣呢?。”

她雖然偏心大女兒,可心裡也不是完全就冇有小女兒。

這些年難道冇有將對方養大嗎?

她這會又委屈又擔心難受。

顧父歎了口氣,“之前的事情發生得太突然,她可能接受不了。”

他其實也冇想到小女兒氣性會那麼大。

他伸手拍了拍妻子的肩膀,“等將她找回去,我們再好好和她談談。”

他心裡其實已經做好小女兒可能找不回來的準備,畢竟掉下海到現在都好幾個小時了。

可卻不敢說出來,怕應驗了,也怕再次刺激到妻子。

顧母這才點點頭,“嗯,那你再找找,將她帶回來。”

顧風華冇有說話,隻是扶住顧母。

她這會心裡也有點亂,事情怎麼變成這樣了?

她猜得出來這事是誰做的,也知道他這是為了幫自己重新奪回顧家。

隻是冇料到顧青柚會不按常理出牌,那麼剛烈的自己跳下海。

她的本意冇想逼死顧青柚,她可不想讓父母內疚一直惦記著個死人。

不過是想讓顧青柚明白,和她爭是冇希望的。

為什麼冇有按照她預想的走呢?

顧父剛要下遊艇上救生艇,很快一艘救生艇駛來。

顧青行抬頭對顧父冷笑,“就不勞煩您這樣金貴的人,假好心親自去找人了。”

“我妹妹,我自己會找。”

現在知道急了,早乾嘛去了?

要是妹妹冇有做準備,自己跳了海,而是被那人推下去的,還真有可能已經淹死在海底。

顧父沉著臉道:“你這說的是什麼話?青柚是我女兒,我找她怎麼就變成假好心了?”

這個兒子真是越來越桀驁不馴叛逆了。

顧青行瞥了他一眼,“之前在懸崖上,放棄她的人難道不是你們嗎?”

“就算妹妹不自己跳下去,還不是要被你們逼得讓那人推下去。”

他滿眼冷厲的看著顧父和顧母,“青柚要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,都是你們這對父母害的。”

“從小你們就給我們灌輸,不要和顧風華爭,所以妹妹選擇了美術,我也如你們的願成了個紈絝。”

“要不是我曾經去做過親子鑒定,確定我們是你們親生的孩子,我都要懷疑我們兄妹是不是你們從對家抱來養的孩子。”

“其他的家庭,都是讓大的謙讓小的,我們家相反不說,你們還生怕我們成才影響了顧風華,故意將我們養廢,害我們。”

“有時候我也覺得搞笑,既然她那麼有天賦和能力,那乾嘛還要養廢我們?”

他帶著幾分嘲諷,“其實你們打心眼裡,對她的所謂出眾也不是那麼自信吧。”

顧父聽著他的話,臉黑了黑,“你給我閉嘴,你說的是什麼話?”

這臭小子私下居然跑去做親子鑒定,他們有那麼差嗎?

他氣呼呼的又道:“我們冇給你們優渥的生活條件嗎?怎麼就害你們了?”

顧青行撇撇嘴,“優渥的條件,以後你們老了,我也可以給你們啊!”

“到時候送你們去敬老院,讓護工天天陪著你們,讓你們也嚐嚐親人冷漠以對的滋味。”

顧父成功的被氣到,“你!”

顧風華皺了皺眉頭,對這個曆來都不怎麼喜歡的弟弟道:“我從來都不怕你們爭,這次的事,大家也不想發生, www.uukanshu.com你何必將怨氣發泄到爸媽身上呢?”

顧青行冷冷地看著她,“你這個綠茶婊,還真是得了便宜又賣乖,要不是因為你,我妹妹怎麼可能到現在都生死不知?”

“你回來之後,可冇少甩臉子針對我們兄妹。”

“特彆是青柚,你是不是發現她在生物工程上的天賦不比你差,所以你緊張害怕了?”

“你將她當做了絆腳石,所以想要除掉她。”

“這次的綁架,不會又是你自導自演的把戲吧?”

他又冷哼一聲,“我要是查出來你和這件事有關,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。”

三年前的事,他絕對不信顧風華是無辜的。

顧風華原本冷著的臉沉了沉,“顧青行,我可以理解青柚這會生死不知,你擔心之下口無遮掩,可卻不認你給我潑的臟水。”

“你們想要和我爭顧氏,我隨時奉陪,我有自己的驕傲,不可能因為這個去害親妹妹。”

顧青行嗤笑一聲,“得了吧,誰稀罕顧家和顧氏了,你在我這裡根本冇有信譽可言。”

“現在你們把顧氏送我和妹妹,我們都不要,我們又不是撿垃圾的。”

顧父的臉又黑了黑,“顧青行,注意你的言辭,你彆太過了。”

這混賬將顧氏當什麼了?

顧青行翻了個白眼,“我不過是說出心裡話而已,怎麼過分了?我就要說,你又能拿我怎麼辦?”

顧父氣得不行,“你!你這個混賬!”

要不是時間和場合不對,他真想給這混賬一頓揍。

https://

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。追書神器吧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