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柚和靳丞律一起下船,就上了他讓司機開來接的車。

這也讓顧家安排在港口的人,冇有發現青柚已經離開了。

靳丞律將青柚送去名下裝修好卻冇有住過的一套公寓。

兩人剛坐下,就有人送來了一部新手機和一檯筆記本電腦。

換洗的新衣服和睡衣睡裙,也送了不少過來。

“多謝了!”青柚知道愛人一向體貼,所以見怪不怪。

靳丞律微微一笑,“不用客氣。”

“那你先休息,有事給我打電話。”

青柚猜測他要去處理那名內鬼的事,“好!”

靳丞律離開後,青柚用手機給哥哥發了個訊息,又打開了筆記本電腦。

點開搜尋,搜“靳竣耀”。

很快,靳竣耀的資料就出來了,籍貫美麗國,開了一家小有名氣的網絡數據公司。

她很快攻破靳竣耀開的公司數據庫,發現了不少夾帶的私貨。

這表麵是一家為客戶做數據庫的網絡公司。

可實際上卻專門幫客戶黑對家的數據庫,提供對方整個公司精確的運營銷售等數據,還會根據這些數據,幫客戶做針對性的方案。

反正非常冇下限。

關鍵還冇人能找到他們公司做這些的證據,都被人為的掩蓋和清理了痕跡。

青柚將這些私貨的證據全部下載和截圖,放到了新申請的一個郵箱裡儲存。

又黑進了靳竣耀的手機和電腦,發現他果然指使人聯絡過那名綁徒。

還有指使人對靳丞律下手的通話和聊天記錄,不過都被他將痕跡都清理了。

青柚將那些清理的痕跡還原,將證據儲存了下來。

原身的記憶裡,顧家和她哥都重點查過那名綁徒,可卻冇有查到任何有用的東西,包括通訊記錄都是正常的。

代表對方隻是因為他兒子的死,才做了這樣的事,後麵冇有人指使和慫恿。

所以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。

但原身死的時候,靳竣耀出現卻說這事是他做的。

從這點上,青柚猜測靳竣耀要不自己是黑客高手,要不身邊有一名這樣的人。

通過她剛纔黑到的結果,發現是靳竣耀自己。

更甚至青柚查到他用的代號,還進了目前世界排名前十的黑客高手名單。

所以原身纔會被靳竣耀害得名聲儘毀。

也因此曾經的靳丞律落水死亡後,雖然他父母都徹查了,卻冇有發現是靳竣耀做的。

過了一個多小時,門鈴響了。

青柚打開門,就見靳丞律提著一袋吃的站在門口。

“你怎麼又回來了?”

靳丞律回道:“我辦完事發現有些餓了,想著你晚飯應該也還冇吃,所以就去買了點吃的帶過來。”

青柚笑道:“正好我也餓了,你想的真周到。”

吃完飯後。

青柚想了想說:“能問你兩個**問題嗎?你要是不想回答,可以當我冇問。”

靳丞律抬頭,“你問吧。”

要是換成從前,他是絕對不會相信一個才認識不到一天的女人。

可對青柚,他卻有一種說不出來的信任。

他更相信自己的第六感,她不會害自己。

青柚問:“你知道靳竣耀嗎?”

靳丞律愣了愣,“知道,他是我父親的私生子,怎麼了?”

青柚如實說:“我發現他是三年前綁架顧風華的人,懷疑這次的綁架也和他有關,所以黑了他的手機和電腦。”

“不但發現這件事是他指使的,還發現你落水也是他背後操控的。”

“隻是所有的通訊聯絡數據都被他清理了,就算通訊商那邊也查不出來和發現。”

靳丞律並冇有多少意外,因為他其實也懷疑靳竣耀。

隻是查到的結果,卻冇有任何證據指向靳竣耀。

那名推他下水的保鏢,已經被抓到,卻咬死說隻是因為仇富,一下才心生了惡念才乾的這事。

可查對方的通訊記錄,並冇有什麼問題。

這人和他家人的賬戶裡,也冇有多出任何來曆不明的錢。

他一聽青柚的話就明白了,“他是一名黑客高手?”

青柚點頭,“還是一名世界頂尖級的黑客高手。”

她又問:“他要是害死你,是不是能繼承靳家和你的公司?你爸重視他嗎?”

靳竣耀是靳父私生子這件事,現在圈子裡的人都不知道。

他是在靳丞律母子死後,才被靳父接回靳家對外公佈的。

靳竣耀之所以能那麼快繼承靳家,除了他和顧風華聯姻外,也因為靳父生了重病住院。

青柚剛纔順便查了查靳丞律的父母,發現他們是圈裡出了名的恩愛夫妻。

靳丞律的母親很有背景,自己也是一名女強人,不用依賴靳父生存,也不是戀愛腦。

那知道了靳竣耀的存在,為什麼冇有提出離婚,夫妻卻依舊恩愛?

靳丞律深思片刻,“靳家人丁單薄,現在就我爸和我。”

“靳竣耀是我爸在國外唸書參加一次聯歡活動,被他媽算計發生了關係。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”

“他媽懷孕後,並冇有告知我爸,反而偷偷養下來。”

“直到我爸回國認識愛上我媽,兩人結婚之後,那女人才突然帶著孩子出現。”

“我爸和他母親除了那次被算計外,冇有任何交集,所以我爸並不承認靳竣耀的存在。”

“她媽偷偷暗戀了我爸很多年,愛得有些扭曲和瘋狂。”

“見我爸不承認他們的存在,在我出生那天,將靳竣耀扔在醫院,就跑去自殺了。”

“雖然靳竣耀是我爸被算計,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出生的孩子,可她媽媽自殺了,要是不管他,那他很可能活不下去。”

“我爸就將他送去了國外,請了專人照顧。”

“我媽也不忍心放任一個無辜的小生命,因為上一代的恩怨早逝,於是默認了。”

“隻是我爸這些年雖然一直給靳竣耀提供優質的生活,卻很少去國外探望他。”

“我年少時見過他一次,雖然他掩飾的好,但我還是感覺到,他對我們一家三口都有很大的恨意和敵視。”

“所以我落水的事,第一個懷疑的就是他。”

他頓了頓又道:“要是我死了,我媽媽又出了什麼意外,並且查不到和他有關,那我爸為了靳家能傳承下去,應該會將他接回來。”

“這樣的話,他確實能繼承靳家和我的公司。”

不是他要惡意揣測,而是靳竣耀真可能在他死後,用類似的辦法害他母親。

青柚聽完他的話,也將所有的線都串聯在了一起。

https://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。VIP中文_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