靳丞律抬頭仔細看了看她,確定不認識。

他問:“你認識我?”

青柚笑著道:“你是咱們學校的男神,應該冇幾個不認識你的。”

“我在學校見過你,是你的學妹。”

“對了,我叫顧青柚。”

雖然愛人的靈魂上烙印著她的精神力,可他卻冇有前世的記憶。

不過沒關係,他也在這個世界就好,重新談一次戀愛,她不介意。

靳丞律清冷的臉上露出淡笑,“現在認識了,多謝你救了我!”

青柚笑著擺擺手,“不用客氣,我也是順手。”

靳丞律問:“你怎麼在海裡?”

這貌似也太湊巧了。

青柚道:“我自己跳海的。”

靳丞律和他身後的男子都一臉驚訝,“跳海?”

青柚如實說:“我和我姐姐一起被綁徒,綁架到了海邊的懸崖,他讓我父母和未婚夫選擇一個人放開,另一個則要被丟下海。”

“他們都選擇了我姐姐,我當時很氣憤難過,於是就主動跳海來和他們斷絕關係。”

雖然和謝淩訂婚的是原身,不過現在這個鍋背在了她身上,她得提前讓愛人知道,不要誤會。

也不知道為什麼,明明是第一次見,可聽到青柚口中提有未婚夫,靳丞律的心被揪了下。

“你還有未婚夫?”

他身後的男子聽到這問話,一頭的黑線,這好像不是重點吧?

重點不應該是,這個顧小姐被家人和未婚夫放棄,被逼得跳海也太慘了。

青柚解釋道:“我們曾經雖然訂婚,不過還是清白關係。”

原身和謝淩確實還冇有發展到住在一起那一步。

她又道:“在我跳崖前,我和他已經解除婚約了。”

靳丞律臉上的笑容深了深,“這樣的未婚夫不要也罷。”

身後的男子也道:“就是,簡直就是垃圾。”

他帶著八卦的好奇問:“不過你父母選擇你姐姐還想得通,怎麼你未婚夫也選擇你姐姐,難道他們背地裡有一腿?”

青柚聳聳肩,“他以前暗戀我姐姐,但是我姐姐之前失蹤了三年,所以他追求我,將我當做了替身。”

“他確實是個垃圾,我直到今天才知道自己被替身了。”

“而且他堂哥,還是我姐姐的未婚夫呢。”

也正因為如此,所以謝淩纔沒有追求顧風華,隻是在心裡暗戀。

並且其他人都不知道,他對顧風華的心思。

不過顧風華最後也冇和未婚夫謝鬱在一起,而選擇了綁走她,囚了她三年的靳竣耀。

而這件事一直都冇有爆出來過,原身也是被靳竣耀害死前才知道真相的。

關鍵顧風華找謝鬱解除婚約,還拿原身來背鍋。

說他在她失蹤的三年裡,居然追求她妹妹,感情上有了汙點,她無法接受。

過了半年多,顧風華才和靳竣耀走到了一起,大家都以為她是解除婚約之後,才認識靳竣耀的。

這也讓謝鬱遷怒上了原身,時常給原身找麻煩和難堪。

讓原身被謝家人不喜,哪怕後來謝淩會護著一二,可原身還是受了很多氣,最後和謝淩以分手收場。

要是青柚冇有來,原身被顧風華勸說綁徒放開後,不但顧家父母冇有因為選擇有多少愧疚,謝淩還哄著原身。

說之所以選擇顧風華,是因為他們在懸崖下的海裡安排了救生艇,肯定不會讓她出事的。

原身是真心喜歡謝淩,也因為被放棄傷心,討厭上了顧風華。

雖然知道之前被謝淩當做了替身,可卻想得到他的真心,讓他忘了顧風華,所以兩人又繼續糾纏。

從原身的記憶裡,青柚發現謝淩對原身應該也是喜歡的,可心裡卻同時裝著他的白月光顧風華。

更甚至隻要白月光有事,他的心就會偏向對方。

這也才讓原身徹底冷心,加上名聲受損無法繼續留在帝都,才提出分手遠走他鄉。

接著在國外遭遇到了綁架,靳竣耀出現在原身麵前,不但各種嘲諷,還道出了不少的真相。

這次懸崖的選擇,那個綁徒就是靳竣耀藉助對方兒子的死,讓人刺激慫恿後的結果。

就因為靳竣耀見不慣原身代替了顧風華,被顧家重視和培養。

主要是顧風華回來之後,每次和他聯絡都會各種失落的傾吐對妹妹代替她的疙瘩和介懷,所以靳竣耀就設計了這麼一出。

為了讓原身看清楚她自己在顧家的身份和位置,根本無法和顧風華相提並論,不要奢求那些不屬於她的東西。

顧風華這個時間點,確實不知道是靳竣耀做的,但冇多久之後就知道了。

還和他鬨了點彆扭,兩人小吵了一架。

靳竣耀又將賬算到了原身身上,私下再次算計原身。

讓她被指認學術造假,被學校開除,在醫療圈子混不下去。

也讓原身成為了顧家的一個汙點,徹底被顧家放棄。

之後兩人小吵怡情,原身從中還起了促進作用,讓兩人和好之後感情更好。

青柚被這兩人完全噁心到了。

原身的願望有三個,一是和顧家的人、謝淩斷了關係;二是在圈子裡做出超越顧風華的成就,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讓大家知道她並不比對方差;第三就是報仇。

前麵一個青柚已經做了,接著就去完成剩下的兩個。

現在遇到並救了靳丞律,就是一個好的開端。

他隻要不死,那靳家和他們母子創辦的醫藥公司,就不可能再讓靳竣耀繼承得到。

冇有了這些底氣,靳竣耀等於斷了翅膀。

聽完青柚的話,靳丞律和男子都知道了她的身份。

靳丞律問:“你姐姐是顧風華?”

青柚挑眉,“你認識我姐姐?”

不會愛人來之前的靳丞律,也暗戀顧風華吧?

靳丞律搖頭,“不認識,不過卻聽過她的大名。”

“三年前她突然失蹤,顧家瘋了一樣的找,我聽我媽和學校裡的人提過她。”

他想了想補充一句,“不過我連她長什麼樣都不知道。”

他雖然聽學校裡的人提過,說顧風華在醫療工程方麵很有天賦,可惜失蹤了雲雲,但卻從來冇有關注過對方。

聽他這麼說,青柚眼中染上一層笑意,“原來如此。”

接著她問:“我能不能坐你的遊艇回去?”

這裡離海岸邊還有很長一段距離,青柚可不想遊回去。

靳丞律微笑頷首,“當然冇問題。”

他又體貼的道:“我船上有新的浴袍,你要是不介意的話,可以洗個澡先把濕衣服換了。”

那名男子像是見鬼一樣的看著靳丞律,一向不近女色和性子冷漠的少爺,還有這麼體貼的一麵?

https://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。VIP中文_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