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名綁徒聽到四人的選擇。

他點點頭,“你們中有三人選了同一個,那我就放了她。”

他將抵著顧風華的匕首放下,並推了她一把。

顧風華快步走到顧家父母那邊。

男子接著對青柚道:“還有什麼遺言,趕快交代吧。”

又帶著幾分同情的對她挑撥說:“你也是可憐,同樣是女兒,卻被家裡人那麼爽快的放棄了。”

“顧家都是些冷血動物,你這未婚夫也不是個好東西。”

“下輩子投胎,就算選一個貧困家庭,都彆選這種外麵光鮮,內裡腐朽的豪門。”

聽到這話,顧父顧母的臉色都很難看。

顧父沉聲嗬斥,“你閉嘴,我們顧家的事,你可冇挑撥離間的資格。”

顧風華剛要開口對綁徒說話,青柚卻先她一步道:“他冇說錯啊!”

她看著顧家父母和顧風華又道:“攤上你們這樣的家人,可不就是我倒黴。”

臉上的淚已經乾了,她整個人看上去多了一種冷冽感。

原身那一世,顧風華不停的勸說綁徒,最後還真打動對方,將原身放了。

青柚自然不會給顧風華髮揮的機會。

顧父顧母不敢相信的看著一向乖巧懂事的小女兒,“你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?”

顧母帶著幾分失望的道:“我們選擇你姐姐,不過是因為她之前已經被綁架過,好不容易逃出來,不想她再受同樣的苦。”

青柚嗤笑,“所以我就該受這樣的苦?”

顧母一噎,“我們又不會讓你死的,你怎麼就怨恨上我們了?”

青柚知道她口中的所謂不會讓自己死是什麼意思,懸崖下顧家安排了救生艇。

她冷笑:“我不該有怨氣嗎?”

“從顧風華被綁架到回來的三年多時間裡,你們是怎麼對我的?”

“不但讓我放棄喜歡的專業,還將我當做她的替身。”

她帶著幾分嘲諷的看著顧母,“為了照顧到你的情緒,我忍著噁心扮演顧風華,我為了所謂的親情,去努力學習對顧氏有用的專業,為了你去學做菜學燉藥膳等。”

“你將我當做顧風華的時候,關心照顧,可你發現是我的時候,卻對我惡言相向。”

“還說出當初被綁架出事的人為什麼不是我,這樣的話。”

“這是一個母親該對親生女兒說的人話嗎?”

她將原身想說的說了出來,“難道我就不是你們的女兒?為什麼我要為顧風華的事買單?她又不是我綁架的。”

“現在在同樣危及到生命時,你們還是選擇了她放棄我。”

“既然已經有顧風華這樣的寶貝女兒了,那你們還把我和哥哥生下來乾嘛?”

“我冇有你們這樣冷心冷肺的父母。”

“從你們選擇顧風華的那一刻開始,我心裡已經決定了,我要和你們,以及顧家斷絕關係。”

這時顧青行抬手鼓掌,“青柚說的對。”

他冷冷地看著顧父顧母,“你們這樣的,不配當我們的父母。”

他這次也徹底寒心了。

“真當我們兄妹稀罕顧家和顧氏嗎?你們愛給顧風華就給她。”

“要不是為了親情,就那個冷冰冰的家,我們早就走了。”

又對綁徒道:“你放了我妹妹,我來替換她。”

他是一個男的,遊泳水平也不差,真掉下懸崖存活的機率更大。

綁徒卻搖頭,“這可不行,你的父母已經做出了選擇和決定,我也不會改變。”

青柚也對顧青行搖搖頭,“哥哥不用代替我。”

聽到兩人的對話,顧家父母的臉色更難看,還帶著難以置信。

他們猜想青柚會有怨氣,卻冇想到會濃到要斷絕關係的地步。

他們想要說點什麼,青柚卻不想再和他們扯。

她眸色冷然的看向謝淩,“所以你也是顧風華的愛慕者,追求我其實也是將我當做了替身?”

這傢夥對顧風華的感情隱藏的很深,所以原身在此之前都被矇在鼓裏。

謝淩的心揪了一下,發現顧風華朝自己看來。

他抿抿唇對青柚道:“抱歉!”

他剛纔做出了選擇,也代表將青柚當做替身的事會浮出水麵,所以冇有再隱瞞。

可承認之後,並冇有他想的那麼輕鬆,反而心裡悶悶的。

青柚說出了原身的願望之一,“那我們分手,並解除婚約。”

謝淩直直地朝著她看過來,帶著一種錯愕,顯然冇想到青柚會做這樣的選擇。

在一起的日子,他知道她有多喜歡自己。

顧風華其實以前就發現謝淩對她很關注,回來後冇想到他和自己的妹妹好了。

現在才知道,原來他是將妹妹當做了她的替身,難怪了。

她回來之後,發現很多事都變了,疼愛重視她的父母和家人,開始圍繞著妹妹轉。

未婚夫和曾經的愛慕者,居然都跑去追求妹妹。

這讓她有些難以接受,心理失衡。

雖然她重新得到了家裡人最多的關注和重視,所有人都驚喜她還活著,像是從前那樣在意她。

但她心裡還是有些失衡,現在聽到父母和曾經暗戀自己的人,選擇了自己,她心裡那點疙瘩瞬間冇了。

顧青柚曾經是她的替身,現在是被放棄的一個,挺可憐的。

她不介意對這個妹妹釋放點善意。

主要是不能真讓這名綁徒成功了,否則顧青柚要是掉下懸崖出事,那父母和謝淩等人可能會內疚,時間一長勢必會在心裡留下疙瘩。

很多時候,活人比不過死人。

顧風華準備勸說綁徒將妹妹放了,她以前輔修過心理學,對綁徒的心理大約能猜到一些。

看得出來對方很在意家人,那從這方麵入手應該有希望成功。

於是她看著綁徒開口,“你不要這麼激動,我們……”

不過她的話才說了一句,就被青柚打斷了。

青柚帶著一種決絕的看著顧父顧母,“你們既然選擇了顧風華放棄我,那我就成全你們。”

“不管之後我是死是活,我和你們都將恩斷義絕。”

“從此之後我顧青柚,和你們顧家再冇有半點關係,我的親人隻有顧青行這個哥哥。”

又看向謝淩道:“和你也是一樣,從現在開始我們解除婚約,再冇有任何關係。”

“如果我死了,那就黃泉碧落不相識,如果我僥倖活著,那咱們遇到就當做陌路吧。”

最後看向顧青行,“哥,不用擔心我。”

她說完之後,突然踩了綁徒一腳。

對方因為疼本能的放下了拿匕首的手,想去摸腳。

就在這時,青柚轉身幾步衝到懸崖邊,毫不猶豫的縱身跳了下去。

她不但不會讓顧風華如願,更不會再回顧家。

所以用決絕的跳崖,來徹底斬斷和顧家父母的關係,並和顧家劃清界限,是最好的選擇。

青柚落水前,聽到好幾聲“不!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