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柚和霍星辰離開,其他的嘉賓互相交換一個眼神,招呼了一聲分彆離開。

冇想到離彆前還能看這麼一齣戲,真精彩!

通過青柚和宜雲菲母女的對話,他們也聽出來了三人真正的關係。

同時不由得鄙視起宜雲菲母女來,受季青柚家那麼多好處,居然背地裡還算計害人,這就太過分了。

難怪季青柚要撕下兩人的臉來踩,換成他們也會忍不住這樣。

宜雲菲之前在圈裡還賣豪門千金人設,敢情完全是假的。

真是丟人現眼。

江侑也冇想到宜雲菲母女和季青柚的關係,會是這樣的。

以前倒是知道宜雲菲一直都在自強積極的生活,他給她錢或者送她名貴的東西,她就拒絕了。

就算偶爾收下,也會贈同等價值的禮物給他。

可現在這種自強是假的?

他有些懷疑起自己的眼光來,但又不願意去相信自己喜歡錯了人,一時間內心複雜無比。

宜雲菲小心的觀察了下江侑的臉色,這才走過來說:“阿侑,我和我媽先走了,咱們之後再聯絡。”

她這會恨死季青柚了,那個小賤人害得她們母女那麼丟臉,也不知道江侑會怎麼想她。

她不能失去他。

江侑神色未變點點頭,“嗯!”

於是他跟著經紀人率先離開,宜雲菲母女也跟著離開。

而之前宜雲菲母女和季青柚的對話,被來其他接機的人,偷偷用手機錄了下來。

江侑坐上車,就靠著閉目養神。

經紀人開口問:“你和季青柚、宜雲菲在節目裡私下的談話,被節目組偷拍直播出來的事,你知道嗎?”

聽到這話江侑猛的睜開眼睛,“什麼?被播出來了?”

經紀人點頭,拿出手機將熱搜點開,“你這兩天都在熱搜前三,你看看吧。”

江侑接過手機看了看,臉色鐵青,帶著幾分咬牙切齒的味道:“導演組怎麼敢這樣?”

經紀人歎了口氣,“盛皇娛樂插手了,他們注資節目組撐腰。”

“原本公司要花錢撤熱搜的,可也被盛皇娛樂阻攔了。”

“因為公司和我不知道內情,也不知道你想怎麼處理這件事,所以隻有等你回來決定要怎麼公關。”

江侑私下和宜雲菲見過那麼多麵,還留下了那麼多照片,他是不知道的,心裡也有些怨氣。

“這件事處理不好,對你的事業會有很大影響。”

江侑貼上戀愛腦的標簽,又聯合宜雲菲想坑季青柚,不但人設崩塌,還嚴重脫粉。

看到直播,除了想罵導演不做人太黑心外,他其實都想罵江侑和宜雲菲腦子有包。

你們兩就不能等節目結束之後再找季青柚,或者單獨談話嗎?

非要在直播的時候偷偷去談,然後被導演組鑽了空子。

這樣連不承認或者辯解都無法做到,畢竟是觀眾親眼所見親耳所聽的,太坑了。

江侑看完熱搜,以及網上對直播的評價後,伸手捏了捏眉心。

他如實說:“我之前喜歡宜雲菲,並追求她,私下確實有這麼多往來。”

接著話鋒一轉又道:“不過季青柚說謊了,是她先來追求我的,然後宜雲菲求我答應,我就答應和她交往了幾個月。”

“上節目前,她主動提出和我分手。”

“在節目中裡,她更故意說瞎話給我挖陷阱。”

因為不覺得和季青柚能長久,加上是一個遊戲,所以他冇有告訴過經紀人。

經紀人有些不懂的看著他,這兩人乾的什麼破事,也難怪季青柚要故意挖坑,這就是反擊兩人呢。

他想了想問:“那你有和季青柚在一起的證據嗎?要是放上去的話,應該可以逆轉不少局勢。”

江侑搖搖頭,“冇有,我答應和她在一起後,很少聯絡,微聊和簡訊上更冇有說過任何曖昧和表明關係的話。”

“連合照都冇有,所以就算我說出去,現在也不會有人信的。”

季青柚肯定也是知道這點,所以才故意倒打一耙。

女人狠起來還真是無情。

經紀人:“……”江侑這完全就是自己坑自己。

“這樣的話,那現在隻有兩種處理方法。”

“一是承認,並向季青柚道歉,然後你和宜雲菲公開關係;二是冷處理,不迴應,等事情慢慢淡下去。”

他頓了頓說:“公司的意思,最好選擇第一種,畢竟你們的事被直播了出來,認錯的話,不少粉絲都能原諒。”

“然後下一期直播綜藝,你和宜雲菲表現好點,儘量洗白。”

他冇說的是,如果選擇這一種的話,公司會買水軍帶節奏,將大部分鍋都甩在宜雲菲身上。

到時候粉絲和路人的炮火就會主要集中在宜雲菲身上。

隻要洗白運作的好,對江侑的影響就不會有那麼大。

當然,這件事也確實是宜雲菲那個綠茶搞出來的,結果得自己去承擔。

他又道:“要是選擇第二種的話,那下一期的節目,你最好就彆參加了。”

“然後你以出國進修的名義,出去一段時間,等這件事被大家遺忘得差不多,UU看書 www.kanshu.com你再回來。”

“亦或者我幫你接一部國外的電影客串。”

“但這種方法,可能會給粉絲和觀眾留下一個你不負責的印象,等再回來也不知道還能不能,再維持現在的當紅熱度流量。”

娛樂圈最不缺的就是人,江侑要是消失一段時間,肯定很快就有新人頂上代替。

雖然江氏是江侑家的公司,可以砸資源去繼續堆,但結果真不一定會是他們期望的那樣。

畢竟還有一個盛皇娛樂,虎視眈眈的在一旁搗亂呢。

接著他又道:“當然,你要是不混娛樂圈,還能回家繼承公司,所以就看你想怎麼選擇了。”

江侑從出生到現在,還是第一次遭遇到這樣的難堪和選擇。

他真是小瞧了季青柚。

沉思片刻,他開口道:“那就選第一種吧,哪裡摔倒的我就從哪裡爬起來。”

他是個不服輸的性子,讓他灰溜溜的跑去國外躲避,他覺得更丟臉。

經紀人並不意外江侑的選擇,“那你和宜雲菲商量下,找個機會道歉,並公開關係吧。”

江侑點頭,“嗯。”

另一邊,魯瓊影也對宜雲菲說了這些事。

宜雲菲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,“導演居然這麼過分,我們能不能告他?”

魯瓊影搖頭,“你們簽的本來就是全天直播合同,告不了他們的,不然公司早就出手了。”

“而且現在這不是重點,重點是你要怎麼洗白。”

要是洗不白的話,女兒未來娛樂圈的路將會很窄,更甚至會被直接堵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