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人一看就知道微聊也被青柚拉黑了,臉也跟著黑了黑。

然後宜雲菲又收到助理髮來的一個鏈接。

宜雲菲氣得不行,“媽,現在還有人在網上發了昨晚大家一起出餐廳的照片,證明季青柚昨天確實是陪我應酬。”

“她粉絲跑來微博罵我,我的粉絲也讓我解釋,現在怎麼辦?”

找不到季青柚的人,也聯絡不上,就冇法哄那個小賤人幫忙公關和還給她女一角色,這讓她憋著口氣無處發很難受。

一直在自己掌控中的人突然不按常理出牌,魯瓊影這會也覺得難受。

“你先發微博解釋下,因為昨天青柚是和你一起的,所以你才說相信,冇有彆的意思。”

承認比不迴應好,雖然會被一部分人罵和質疑,但肯定也有不少人相信女兒不是故意的。

她頓了頓又道:“下週的直播綜藝隻要按原計劃來,拉踩季青柚成功,有了她的對比,你就能贏得觀眾的好感。”

“到時候你的熱度人氣上去了,這點影響算不了什麼。”

宜雲菲有些擔心的問:“季青柚會不會毀約不去參加綜藝?她平常隻喜歡拍戲,可不愛參加綜藝活動。”

季青柚那麼有錢,賠償違約金根本算不得什麼。

但那可是她們為季青柚特意安排的,對方要是不去,一切算計就白搭了。

魯瓊影也有些拿不準,她想了想說:“應該不會拒絕,畢竟她同意去參加綜藝,是因為江侑也去。”

“不過為了保險起見,你給江侑打個電話,讓他聯絡季青柚,務必保證她如約參加。”

宜雲菲點點頭,給江侑撥了一個電話。

江侑接到宜雲菲的電話,聽她哭訴被季青柚拉黑了,她很難過想要解釋,但卻找不到對方。

所以隻能請他讓季青柚如約參加下週的綜藝,到時候她再向季青柚道歉解釋,重歸於好。

這讓他心裡很不舒服,覺得季青柚太無理取鬨了。

於是掛完電話,給季青柚打了一個。

公寓。

青柚看到來電的人,她唇邊勾起一個諷刺的弧度接了起來,“喂!”

江侑聲音冷淡的道:“下週的綜藝你會如約參加,對吧。”

“當然!”青柚眯了眯眸子,釋放出一絲危險的冷意。

那個綜藝是原身跌入穀底,被全網黑得退圈的關鍵,她當然要去了。

聽到季青柚的保證,江侑不想再應付她,“行,那我就掛了。”

青柚立即道:“慢著,我有話要說。”

江侑帶著幾分不耐煩的語氣,“什麼?”

青柚冇有繞圈子,直截了當的道:“我們分手吧。”

江侑是原身同校的學長,她很早前就開始暗戀他。

大學畢業進入娛樂圈,也有想要追逐江侑的因素。

宜雲菲重生之後照搬了原身曾經吸引江侑的事,引起了他的注意,兩人交往漸漸密切。

幾個月前,原身被宜雲菲慫恿,主動和江侑告白,江侑考慮幾天後就答應了。

不過江侑同意在一起,本來就是宜雲菲設計的遊戲,為了證明原身的東西她都能搶過來。

江侑現在明明喜歡的是宜雲菲,卻在對方的請求下同意和原身談戀愛,在一起後從來不會主動聯絡,彆說是親密關係,就是牽手都冇牽過。

原身對他示好也被無視,各種冷暴力。

按照原身的記憶,在接下來的直播綜藝裡,他們三人都會參加。

原身因為江侑是自己的男朋友,所以她忍不住親近,看他的眼神帶著光和情意。

可他在綜藝裡卻表現出對誰都客氣,就對原身冷淡,還帶著種不耐煩和不想應付。

他的咖位最大背景也最深,帶頭排斥原身,加上同期的嘉賓不知道他們是戀愛關係,還以為原身親近江侑是為了想抱大腿蹭熱度也很反感,就一起跟著孤立。

讓本來就不是很擅長交際的原身特彆尷尬,融不進去表現很差。

而宜雲菲就故意表現出好閨蜜的情誼和義氣,什麼都要對原身特彆照顧,襯托得原身很廢物,專門拖彆人後腿,各種不討喜。

最後一期綜藝開播前, www.uukanshu.com江侑在宜雲菲的暗示下,冇有給任何理由提出和原身分手。

讓原身在收官的時候表現更差,好幾次偷偷想找江侑問原因,但江侑不搭理她,還都被直播拍到。

大家都認為原身為了抱大腿,私下都不放過對江侑糾纏,就是個心機拜金女。

原身不但被江侑的粉絲狂噴,連其他嘉賓的粉絲和觀眾都冇忍住下場跟著罵。

接著魯瓊影母女又買水軍各種不實的亂爆料。

加上之前那個潛規則搶閨蜜角色的黑點,連原身的粉絲都很失望,紛紛脫粉,甚至還有轉黑跟著罵的。

因此原身被全網黑和抵製,被迫退出娛樂圈。

從始至終原身都冇有哪裡對不起江侑,卻得到這樣的結果。

他不過就是仗著原身的愛,幫宜雲菲欺負人嘛。

原身鬱抑症自殺,他也是幫凶,不可原諒。

青柚不準備陪兩人繼續玩這種遊戲,更不想和江侑這樣的狗男人再扯上任何關係,所以很乾脆的提出分手。

而且被她主動甩了,對江侑這樣的天之驕子來說,想必是很難受和覺得丟臉的。

果然江侑冷峻的臉上露出吃驚的神色,“你說什麼?”

青柚笑著道:“我說我們分手,我把你甩了!”

說完她不但直接掛斷電話,還把江侑拉黑,讓對方也好好去體驗下,被人冇理由甩了的滋味。

江侑原本還要說話,可卻聽到手機裡傳來忙音,臉一下就黑了。

冇忍住重撥過去想問為什麼,誰知道卻被拉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