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飛機上,導演就讓人將嘉賓們的手機還給他們。

去盧國嘉賓們用的手機則收了上來,等下一期到櫻花國再發給大家。

導演主要是怕嘉賓們拿去下破譯翻牆的軟件等,下期去了國外偷看直播的反響,這才收回來。

他想起之前的節目效果,還特意拉了一個微聊群,將嘉賓們都拉了進去。

嘉賓們:“……”他們現在對有霍星辰的微聊群,有心理陰影了。

不過大家冇有拒絕,畢竟這也是一種聯絡方式和人脈,都是一個圈子的,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有事要聯絡對方了。

下了飛機,導演意思性的詢問,要不要送大家回去,不過都被婉拒了。

大家一起走出VIP出口,各家的經紀人或者助理紛紛迎了上來。

魯瓊影也帶著宜雲菲和青柚的助理一起來了。

看到青柚後,她麵不改色的主動笑著招呼,“菲菲、青柚,你們都累了吧,我送你們回去休息。”

青柚看向她冷淡地說:“我應該已經和公司解約了,你也不再是我的經紀人,所以就不麻煩你了。”

魯瓊影笑容僵了僵,“我是看著你長大的,送你回去是應該的,不麻煩。”

然後臉上露出難過的表情又道:“青柚有的事你誤會了,咱們好好談談吧。”

她心裡是想將季青柚踩下去,讓女兒上位,可依舊覺得能挽回還是要儘量挽回,撕破臉纔是最不明智的。

畢竟她們計劃要得到的東西,都還冇有得到呢。

青柚唇邊勾起一個諷刺的弧度,“還是彆了,我可不想再被你們算計。”

魯瓊影發現四周的人都停下腳步看著她們,臉皮有些掛不住。

於是語重心長地說:“青柚,不管怎麼說我也是你的長輩,還照顧了你這麼多年,你這樣真是太讓我傷心了。”

青柚挑眉,“以前我信任尊重你,稱你一聲魯姨,你還真覺得自己有資格當我的長輩了?”

“我媽以前收留你,可不是讓你充當長輩來害我的,說難聽點,你不過是我媽可憐施捨下,聘請的高級保姆罷了。”

“你可千萬彆往自己的臉上貼金,我現在已經知道你們的真麵目了,你又何必再裝什麼大尾巴狼。”

這話徹底將魯瓊影的臉撕下來踩。

魯瓊影還是第一次被青柚這麼擠兌打臉,氣得臉色都變了,“你!”

可卻也不知道要怎麼反駁,畢竟季青柚說的是事實。

她被季母收留,高薪雇傭照顧季青柚。

說難聽點,可不就是高級保姆。

也因此她纔會一邊捨不得高薪和在季家養尊處優的日子,一邊隱忍痛恨季家母女。

嘉賓和接機的人聽到兩人的對話,再次驚訝不已。

他們冇想到原來宜雲菲的母親,竟然是季青柚媽媽雇傭的高級保姆。

宜雲菲也被青柚擠兌她媽的話,弄得下不來台。

特彆是其他嘉賓們似有似無的眼神朝著她身上飄,她覺得太難堪了。

她冇忍住道:“青柚,不管怎麼說我媽媽也照顧了你那麼多年,你真要那麼過分嗎?”

青柚轉而看向宜雲菲,“這不是你媽媽自己送上門來,讓我撕下臉皮的嗎?”

“再說我怎麼過分了?我有說錯嗎?”

她反問:“難道你媽不是我媽給我雇傭的高級保姆?”

宜雲菲的臉快綠了,氣得胸口起伏,“你!”

青柚不等她說話,繼續道:“她照顧了我那麼多年,難道我們家冇有給錢?”

“我們家不但給出了比高級保姆市場高出十倍以上的價格,還要多養一個你。”

“你在我家住了那麼多年,我怎麼吃穿用度,你也跟著一樣的吃穿用度。”

“這一年多,你媽媽還把我的衣服首飾都拿去給你用,而故意給我些普通的用,你們真當我不知道?”

“隻是以前我信任當你們是自己人,所以懶得計較。”

她眸色冷了冷,“你們是不是覺得,我重感情就要被你們當傻子騙?”

“我現在也想反問問,你們算計想害我的時候,難道不覺得過分嗎?”

原身和她的家人從來冇有虧欠過兩人,她們怎麼能那麼不要臉和狠心的害原身。

原身上進努力善良重感情,多好的一個小姑娘,就那樣被兩人毀了。

宜雲菲被青柚問得完全答不上來,因為對方說的都是真的。

她這些年來確實在季家生活,幾乎和季青柚一樣的吃穿用度。

可她心裡還是不爽,總覺得這是寄人籬下,前世對比季青柚的幸福,她卻過的很不如意。

所以她想要反客為主,奪回季家的一切,反將季青柚踩在腳下,才能消心頭之恨。

但冇想到季青柚卻發現了,並毫不猶豫的撕破臉。

見宜雲菲沉默,青柚瞥了她一眼,“對了,你們母女這一年多來一直都在刷我的副卡,我已經讓人停了。”

“以後你們不能在我辦會員卡的美容院和其他地方,再用我的名義去簽名消費,否則我會讓律師起訴你們。”

以前這對母女刷原身的副卡,用原身各種充值過的會員卡消費, www.uukanshu.com還很有心眼的讓原身簽過一個同意書,所以起訴不了。

但之後再用,她就會起訴。

當然,她這會就是故意說給大家聽的。

至於這對母女享用了原身和原身家的那麼多好處,她也會讓兩個白眼狼知道,這些不是那麼好拿的,得付出後半生去償還。

青柚的話讓宜雲菲母女的神色變了變,這小賤人現在真是太狠了。

宜雲菲最近冇用錢還不知道,魯瓊影之前去刷卡套現,想要支付買水軍的錢,就發現卡被停了。

她暗恨的不行,最後隻能刷自己的積蓄。

這會也忍不住後悔,剛纔不應該主動上前招惹這個現在一點就燃的小賤人,否則又怎麼會當眾揭她們母女的短。

魯瓊影感覺到四周鄙視的目光,臉火辣辣的。

自從帶著女兒來帝都入住季家後,她再也冇有這般難堪過。

於是硬著頭皮看向青柚,“青柚,你對我們真的有很大誤會,你現在在氣頭上,等改天我們找個時間好好坐下談談吧。”

青柚搖頭,“我和你們冇什麼好談的,我隻相信自己查到的東西。”

她帶著幾分自嘲,“以前是相信你們,所以冇有去多想,可看到那些查到的東西,再回過頭去想,才發現曾經的自己有多傻。”

“我再說一次,以後你們彆主動招惹我,否則後果不是你們能承受的。”

她說完懶得再搭理兩人,邁著大長腿越過魯瓊影走人。

霍星辰快速的追了上去,他要送柚柚回家,順帶登堂入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