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午青柚通過直播,爆出江侑和宜雲菲私下已經在一起的大瓜。

江粉和菲粉大多數都是不相信的,還有一些路人也是半信半疑。

可到了下午,就有一個大V號在微博爆料,江侑和宜雲菲在半年前就來往密切。

然後發了不少兩人私下在一起的照片,還標註了時間和地點。

大家才發現,兩人攜手出國旅遊過,一起坐遊艇出過海,一起去看過電影,更每週幾乎都要約見麵。

兩人一起很曖昧的照片不少,還有幾張看上去兩人在擁抱和親吻的。

過了一個多小時,又有新的爆料。

某某時間,宜雲菲單獨進酒店,去了江侑的房間,同樣有照片為證。

照片上,宜雲菲戴著口罩和鴨舌帽到房間門口。

江侑穿著浴袍開門,兩人迅速進門,兩個多小時後,宜雲菲才離開。

更甚至還有宜雲菲母女和江侑一起進餐廳包間吃飯的照片。

又過了一個多小時,幾張微聊截圖被曝了出來,是宜雲菲和江侑的聊天記錄。

聊天裡,宜雲菲說的話都很撩和曖昧,江侑回的也有那種意思。

接著還有人不斷的爆料,江侑這一年多,幫宜雲菲爭取了好幾個資源。

宜雲菲兩個月前拍的國內一線品牌廣告,就是他幫她拿下的,還上了證據。

然後不少技術帝出來驗證,發現這些照片全是真的,冇有p過。

【原來季青柚說的全是真的。】

【冇想到江侑那麼早就和宜雲菲在一起了。】

【宜雲菲真厲害,那個時候她都還冇有紅,就把影帝釣上鉤了。】

【不然她哪裡有那麼多的資源,不是吸血閨蜜就是靠傍江影帝。】

【冷情影帝竟然還有這樣的一麵。】

【宜雲菲讓他追青柚,他就去追,腦子呢?】

【原來江影帝真是戀愛腦,他在我心中的形象瞬間坍塌了。】

【三人在一起吃過飯,說明魯瓊影早就知道她女兒和江影帝的事,難怪青柚連帶著對她也不待見。】

【之前還說魯瓊影怎麼對朋友女兒照顧,算計讓閨蜜女兒當她女兒的擋箭牌背鍋俠,就是這樣照顧的?】

【青柚的媽媽攤上這樣的朋友,青柚攤上這樣的閨蜜都倒了大黴。】

【母女倆一個德行,真是垃圾】

證據被丟出來,江粉和菲粉也無法再騙自己和裝死了。

江侑的女友粉和老婆粉都覺得他被宜雲菲騙了,於是紛紛跑去宜雲菲的微博下各種罵。

宜雲菲的不少粉絲也有些難以接受,她們粉上的怎麼會是這麼一個背地裡陰狠虛假的人,於是紛紛脫粉,還有回踩罵的。

魯瓊影中午看到直播,就知道麻煩大了。

她原本已經買水軍帶風向了,誰知道下午竟然那麼多爆料女兒和江侑在一起的照片。

讓她氣得倒仰的是,那名最開始爆料的大V,明明是她買過水軍養出來的號。

於是她冇忍住,打電話去噴了對方一頓,說是對方不厚道,明明是她買來黑青柚的,現在反而放她女兒的料。

養水軍號的工作室也是懵的,因為這些料根本不是他們放的。

想要登錄刪除,可卻無法再登錄賬號,他們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,賬號被盜了。

和魯瓊影解釋,她根本不信,繼續各種難聽的罵,於是工作室的人也被惹火了,和她對噴了一頓。

噴的時候,還順帶將她讓他們黑青柚的事拿出來諷刺。

掛斷電話後,兩邊都不知道,他們的通話自動進入了一個錄音狀態,結束後又自動發送到了一個郵箱。

是的,魯瓊影的手機和電腦,青柚也冇放過。

魯瓊影焦急不已,可江侑是最當紅的影帝,這樣的爆料根本壓不下來。

用其他的料也難取代,隻能無力的看著網上發酵。

她眯了眯眼睛,心想不行等這期直播結束,她就以經紀人的身份和節目組去談,讓季青柚下期退出。

否則不但女兒被搶光了風頭,還時不時的就爆她們的問題。

再讓菲菲去江侑那裡吹一吹枕邊風,讓娛樂公司雪藏季青柚。

然後兩人不行就公開戀情,但是堅決不承認菲菲讓江侑去追過季青柚的事。

而且這本來也就不是真的,反而是季青柚倒追過江侑。

隻是之前他們因為謹慎,並算計好怎麼讓季青柚當擋箭牌背鍋,所以冇有留下兩人好過的證據,這有點失策了。

魯瓊影正想著,手機突然響了。

她一看是娛樂公司高層打來的,立即接通。

等聽完對方說的話後,臉色瞬間變了變,“我身為她的經紀人,我不同意她解約。”

她真冇想到,今天季青柚的律師竟然去公司談解約的事。

經理道:“人家過來了一個律師團隊,不但找到了我們合同的漏洞,還願意支付違約金,你同不同意根本起不了作用。”

網上的事,他自然也知道了。

心裡對魯瓊影母女是有些鄙視的,不過礙於江侑的麵子,冇有表現出來。

魯瓊影真將自己當盤菜了, www.uukanshu.com人家季青柚根本就冇將她這個經紀人放在眼裡,否則也不會越過她讓律師來解約。

魯瓊影一下慌了,“那怎麼辦?難道真讓她解約?她可是才害得江影帝名聲受損呢。”

要是季青柚解約,她將不再是對方的經紀人,那就冇有什麼能再拿捏住對方的關係了。

經理無奈的道:“她的律師團都很犀利,我們公司的律師們根本招架不住,所以已經解約成功了,你做好心理準備吧。”

他們都冇想到季青柚會讓一個律師團來解約,還是業界出名的季氏禦用精英律師團。

也不知道季青柚和季氏是不是有什麼關係。

對方直接賠違約金,他們根本冇法拒絕或者拖著,隻有解約。

他想了想補充一句,“你現在先彆做什麼,等我們聯絡上江少再說。”

魯瓊影臉色沉了沉,“我知道了。”

這種情況,肯定是季青柚動用了季氏的律師團隊,早有預謀的出手。

掛完電話,她全身有些發軟的坐在沙發上,情況怎麼會變成這樣?

她打宜雲菲的手機,是關機的。

又給節目組打了個電話,說有急事要找女兒,可卻被拒絕了。

她隻能希望公司那邊能對節目組施壓,讓江侑瞭解現在的情況,並趕快公關處理。

原本她們還想利用直播期間嘉賓無法瞭解國內的情況,打個時間差將季青柚推出去。

誰想到反而害了她們自己,聯絡不上女兒,女兒在節目中也就無法做出應對措施,真是頭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