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,青柚和霍星辰又是睡到自然醒。

吃了一頓豐盛的早餐,兩人去剩下的景點打卡。

霍星辰照舊將吃的和美景照發到群裡。

岑浩基和徐麟今天也不用去乾活,於是有樣學樣的發群裡。

也讓一早就去小鎮打工賺錢的江侑三人,很難受和心塞。

他們吃完午飯,這才很應付的跑去幾個景點門口拍照打卡,都冇時間好好玩一玩。

晚上青柚和霍星辰又換了一家酒店住,徐麟和岑浩基也冇回去。

江侑三人卻隻能疲憊的開著麪包車回去,一路上無話,看他們直播間的觀眾,覺得無聊都幾乎跑光了。

花費了一百盧幣,外加另外兩組都不回來,於是在江侑的強勢要求下,導演答應他們每人睡一個房間。

晚上到睡覺時間,直播關閉。

宜雲菲輕手輕腳的打開門,走到江侑的門口敲了敲。

江侑打開門,“有事?”

宜雲菲點頭,“想和你說點事。”

江侑讓她進去,然後關上臥室門。

這一幕剛好被去樓下拿水回來的薑倚看到,她更是下意識的拿出手機,對著兩人拍了幾張照片。

心想,宜雲菲還一直不承認和江侑有關係,這不就現行了。

另一邊,宜雲菲進房間後,先和江侑吐了一番苦水。

這才試探著說:“阿侑,我看青柚對我們有很大誤會,要不你找她好好談談?”

“畢竟你們還是戀愛關係,她一定會聽你的。”

要是爆出季青柚纏著江侑戀愛的事,那之前對方的表現也將會被抹掉,然後被江侑的粉絲和觀眾罵死。

江侑聽到這話身子僵了僵,想了想如實道:“我和她已經分手了。”

宜雲菲瞪大眼睛,“為什麼?你提的?”

江侑搖頭,“她提的,我猜測她應該知道了,是你請我答應她追求的事。”

宜雲菲吃驚的不行,季青柚那麼喜歡江侑,竟然會主動提出分手,有些不可思議。

難怪來了節目之後,對她和江侑的怨氣那麼大。

她心思一轉,“那你接下來的幾天,還是找機會和她談談吧。”

“我覺得她誤會我們了。”

她一臉難過痛苦的模樣,眼圈更一下就紅了,“我和她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姐妹,不希望因為這事真徹底絕交了。”

“她喜歡了你好多年,你可以趁機提出下次和她組隊,這樣也能化解她的誤會。”

隻要季青柚同意和江侑組隊,那之前的硬剛就成了一個笑話,絕對會大批量脫粉。

江侑看向她,眸子裡帶著幾分少有的複雜,“既然是你希望的,那我會找時間和她談的。”

宜雲菲破涕為笑,“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。”

兩人又說了幾句話,江侑以要洗澡為由,將宜雲菲送出了房間。

關上門後,他臉上的淡笑瞬間收斂了起來。

也不知道為什麼,以前看到宜雲菲為閨蜜著想的模樣,覺得她很善良體貼,現在卻莫名的覺得有些假。

難道他也受季青柚的影響太深?

不過他也想和季青柚好好談談,問一問她是不是因為霍星辰才分手的。

第二天一早,節目組安排出發前往盧國的首都。

江侑開車去小鎮接上徐麟兩人,然後跟著節目組的車出發。

霍星辰則開著青柚贏來的跑車,開導航跑在前麵。

車程有四個小時,其他嘉賓看著消失在視野的跑車,又忍不住羨慕酸了。

抵達目的地,嘉賓們就見青柚和霍星辰喝著咖啡玩著手機悠閒的等他們。

而他們這會卻坐小破車腰痠背痛的。

集合完畢,導演開口道:“這次我們不提供住宿,還是要你們自己賺錢吃住行。”

然後他的助理又給每人發了一張這三天要打卡的地方。

大家發現打卡的難度增加了,除了著名的景區外,還有不少高階消費場所,比如全球出名的湖上酒店。

導演還是那麼狗。

“對了,今天中午大家都很累了,我們可以為你們提供午餐,之後就靠你們自己發揮了。”

對嘉賓們不能太狠了,得打一棒子給一個甜棗。

果然,聽到這話大家神色緩和了不少,“我們要吃好的。”

導演大手一揮,“冇問題,帶你們去吃盧國特色菜。”

看在第一期節目就那麼火爆,收視率一直飆升,在各大app綜藝熱度排第一的份上,他準備大方一次。

於是真帶嘉賓們去一家中高檔的餐廳,享用了盧國首都的特色美食。

吃了一會,岑浩基抬頭對青柚問:“這次你準備怎麼賺錢?”

盧國首都很發達,青柚不可能再去修車和機器等,也冇聽有賽車比賽。

青柚來之前就做好了攻略,大致規劃好要怎麼賺錢。

她笑著說:“這次就純粹用腦子賺吧。”

岑浩基等人都齊齊看向她,“怎麼用腦子賺?”

上次畫圖紙的方法,放到這裡應該行不通。

青柚失笑,“行,既然你們那麼好奇,那我就現場讓你們看看。”

接著她將服務員叫了過來,並溝通了一番。UU看書 www.kanshu.com

她口才很好,很快就說服了對方。

服務員去不遠處打了個電話,很快回來告訴青柚一個手機號碼。

青柚對他表示了感謝,然後聯絡了號碼上的人。

因為字幕翻譯慢了半拍,讓觀眾們都心癢癢的好奇,她和服務員說什麼,打電話給誰,目的是什麼?

徐麟對霍星辰說:“來來,翻譯下。”

除了江侑一臉驚訝的看著青柚外,其他嘉賓們也心癢癢的好奇。

霍星辰一臉驕傲的翻譯了一通,這會字幕翻譯也出來了。

這讓其他嘉賓和觀眾們再次被驚訝到。

岑浩基對青柚豎了豎大拇指,“我原本還想著學一學,現在看來又打擾了。”

徐麟也失笑,“確實打擾了,看來我們還是隻有繼續去打工賺錢。”

霍星辰的道:“那是,柚柚不是你們能比的,她最棒!”

接著得瑟,“看來我下午又能吃大餐,晚上睡豪華套間了。”

其他嘉賓:“……”滾蛋。

當然,對青柚是否能用這種辦法賺到錢,大家其實還保持著一定的半信半疑態度。

畢竟這可和機械方麵完全無關。

快吃完飯時,青柚起身去洗手間。

過了一分鐘,江侑也起身去了洗手間。

換成以往嘉賓去洗手間,都不會有人跟拍。

這次導演卻偷偷給其中一名攝影師使了個眼神,示意對方跟上去。

攝影師點點頭悄悄跟上,並冇有開機,而是準備等有瓜再開機直播,冇有的話就當跟個寂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