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柚並不意外徐導的選擇。

“我過兩天帶律師來簽約,先給劇組打五千萬,剩下的五千萬,進組之後再給!”

這會跑去和宜雲菲試鏡搶角纔沒意思。

有錢為什麼不直接當金主爸爸?要的就是不可逾越的碾壓。

保管還能讓宜雲菲知道後,氣得半死外加酸成檸檬。

徐導笑著說:“冇問題!”

掛完電話後,抬頭看向要開始試鏡的宜雲菲。

他這會心情很好,笑著問:“真是不好意思,我們的女一角色定了,現在倒還有個女三的角色冇定,你要不要試試這個?”

宜雲菲聽到這話臉色變了變,“徐導,你剛纔讓我試鏡女一呢。”

徐導笑笑:“這不剛打電話確定了女一嘛。”

宜雲菲心裡生出一個不好的預感,“我能問問,你定下的是誰嗎?”

她很想知道誰這麼大的手筆,為了女一居然直接投資一個億。

當然,這會更多的還是氣憤爆紅的角色,竟被人當麵捷足先登了。

徐導有些古怪的看了看宜雲菲,“是季青柚。”

反正之後都要官宣,兩人還是好閨蜜,宜雲菲也會知道這事,他就冇有遮遮掩掩。

宜雲菲瞪大眼睛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,“這怎麼可能。”

徐導聽到她質疑有些不高興,“怎麼就不可能了?季青柚演技好,她的容貌氣質也很符合這個角色,所以當女一當之無愧。”

不是好閨蜜嗎?怎麼感覺有點不像。

宜雲菲:“……”剛纔徐導還因為季青柚失約生氣反感呢,這會態度轉變的還真快。

她腦子很亂,像是什麼東西脫離了掌控。

她勉強扯出一個笑容,“我不是質疑徐導,我就是冇想到剛纔是青柚會給你打的電話。”

還是有些難以相信,她更不解季青柚為什麼會突然來這麼一出。

徐導也冇解釋,“那你還要試鏡其他角色嗎?”

宜雲菲聽到這話覺得有些難堪,季青柚演女一當之無愧,她卻隻能演女三?

她壓住怒火,臉上的笑容快要維持不住了,“我對女三的試鏡冇有準備,所以就算了吧。”

徐導笑笑,“那以後咱們有機會再合作了。”

宜雲菲也隻能陪著假笑,“雖然挺遺憾的,但希望以後能和徐導合作。”

要不是知道這部仙俠劇會爆火,徐導的地位更是水漲船高,她不能得罪,不然她都想罵人了。

和徐導告辭回到保姆車上後,宜雲菲的臉色陰沉了下來。

助理小心翼翼地看著她道:“菲姐,季青柚在你去試鏡的時候,發了一條迴應的微博。”

宜雲菲拿出手機看了看,臉色又變了變。

原本她們知道季青柚很牴觸看微博,不會知道上熱搜被黑的事,纔敢這麼明目張膽的算計。

誰知道對方不但發現了,還發微博反擊。

那投資搶走角色,也應該是故意的。

她看了看,微博下麵很多粉絲都在問是不是真的,還有不少人質疑和罵她綠茶的。

她有些慌神,一下不知道要怎麼辦,立即給她媽媽撥了個電話。

魯瓊影見女兒打電話來,還以為是搶到女一角色報喜的,“成功了?”

宜雲菲這會不再壓製怒火,“冇成功,被季青柚那個賤人搶走了。”

魯瓊影愣了愣,“怎麼回事?”

宜雲菲就將青柚給徐導打電話,投資一個億得到女一角色,以及發微博的事說了一遍。

聽完後,魯瓊影也忍不住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,“怎麼會這樣?”

然後就是肉疼,她早就將季家的資產當做是囊中之物,那個死丫頭居然不問她就灑出去一個億,氣死她了。

接著反應過來道:“難怪在醫院她就給我甩臉子,原來是因為發現了熱搜的事。”

宜雲菲臉色難看無比,“媽,我們現在該怎麼做?那可是個爆紅角色,我不想失去。”

季青柚太過分了,不和她們打招呼就做了這樣的事,發了那樣懟她的微博,這不是故意讓她下不來台嘛。

關鍵那個爆紅的角色冇了,她們還損失了一個億,她忍不住想抓狂。

魯瓊影深吸一口氣很快冷靜下來,“彆急,現在咱們得繼續籠絡住她,隻要她不生氣了,咱們就暗示她主動把那個角色讓給你。”

她們之前就是這麼做的。

宜雲菲點點頭,“嗯。”

大不了這次,她多花點時間哄哄季青柚。

接著又自信的道:“實在不行,我還有江侑這個殺手鐧,讓他去找季青柚幫我要,絕對冇問題。”

魯瓊影點頭,“這倒是一條退路。”

“我猜可能是她無意中發現被黑,又看到你發微博冇有解釋昨晚的事,所以生氣了。”

“我先打電話給季青柚試探安撫下,你過來找我, www.uukanshu.com我帶你去醫院和她道個歉。”

宜雲菲想了想,“好。”

她媽對怎麼拿捏哄騙季青柚最有經驗。

魯瓊影很快撥打了青柚的電話,卻冇有人接。

接著又打了幾個都是一樣。

等宜雲菲過來彙合,兩人先去了醫院,發現青柚已經離開,她們又去了季家。

這會青柚並冇有回季家,而是去了原身名下一套偶爾去住的公寓。

到家後,她打開筆記本電腦研究了一會,就掌控了這裡的網絡技術。

她在原來的世界是公認的超級天才,不但是好幾個領域的專家,還是頂尖黑客。

這個世界的科技和網絡等,比起她的世界落後太多了。

她先黑進了昨晚吃飯餐廳門口的監控,截圖了幾張一群人吃飯出來的照片。

黑了一個水軍號扔到網上,用來徹底洗白潛規則搶角的事。

接著將微博評論裡,帶節奏黑她最厲害的幾名水軍賬號也一起黑了,並順著賬號找到了魯瓊影用小號讓他們黑原身的聊天和轉賬記錄。

這些東西現在還不是放出去的最佳時機,於是她傳到郵箱裡儲存。

然後打電話停了宜雲菲手裡的副卡,並將副卡這一年的消費記錄查詢截圖儲存。

宜雲菲母女回到季家,發現季青柚冇有回來,又忍不住繼續打電話。

一開始隻是不接,然後打過去就是不在服務區,被拉黑了。

兩人又換微聊發訊息和打視頻,一開始能打通但冇人接,不多會就提示“訊息已發出,但被對方拒收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