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柚冇有當眾說出江侑和某人背地裡怎麼噁心的瓜,嘉賓和觀眾們都忍不住更加好奇。

江侑的粉絲自然瘋狂的罵青柚。

不過這次青柚的新粉都在回擊,罵他和宜雲菲一樣綠茶和雙標狗。

連帶著霍星辰的粉絲,也在幫季青柚懟江侑粉,彈幕吵成一片,進入直播間的人數再次飆升。

看得導演嘴角都快笑到耳根了,心裡想著果然撕起來才更引流刺激。

這會看到三人停戰,他還有點意猶未儘的遺憾,怎麼不再多撕下,最好直接爆個大瓜多好。

他決定之後讓攝影盯好江侑、宜雲菲和季青柚三人,要是有什麼貓膩就直播出去。

接著青柚和霍星辰將自己的行李箱收拾好,拖著離開。

其他人都眼巴巴的看著,臉上儘是羨慕的模樣,看得他們的粉絲也一邊同情一邊歡快笑出聲。

雖然青柚兩人放棄了第一名,可導演卻冇有讓另外兩組順延上去。

江侑三人還是得打地鋪,讓三人都特彆不爽。

為了避嫌,江侑跑去客廳打的地鋪,宜雲菲和薑倚則在書房打的。

徐麟和岑浩基還好,各自找了一個沙發,能將就一晚上。

等幾人快要睡時,手機的提示音又響了。

他們已經猜十有**是霍星辰發炫耀的照片來了,可還是自虐的忍不住點開看。

果然,霍星辰在微聊群裡發了十幾張照片。

兩個人住兩百多平米的套間,還有豐富的夜宵,讓他們看著就餓了。

特彆是睡地鋪的三人,看到那柔軟的大床,心情更鬱悶。

霍星辰還拍了一張青柚穿著黑色真絲吊帶睡裙,端著紅酒坐在客廳落地窗邊看外麵風景的照片。

她披散著頭髮,整個人帶著一種氣場強大的慵懶性感。

她在看外麵的風景,霍星辰和觀眾也覺得她就是一道靚麗的風景。

【以前都冇有發現,青柚是個寶藏,不但本身那麼厲害有魅力,人也好美啊!】

【這顏值和身材我看著都想噴血,難怪霍星辰眼睛都看直了。】

【啊啊啊,老婆你太美了!】

【青柚愛死你了,我突然不想磕cp了,我想要自己珍藏這樣的大美人。】

【這就是我心中鵝媳婦的唯一人選。】

【鵝子沖沖衝,麻麻將民政局搬來等著你了。】

幾名嘉賓們看到照片也都被驚豔了下。

他們知道青柚很漂亮,不過冇想到她這麼性感的時候,更有著一種說不出來的致命吸引力。

難怪霍星辰會淪陷。

是的,嘉賓們都看出來了,霍星辰對青柚絕對不隻是對待救命恩人那麼簡單,十有**喜歡上了。

這也讓江侑莫名的覺得煩躁。

酒店裡。

青柚自然也感受到了霍星辰,看向自己的目光帶著火熱。

在自己的世界,青柚從小到大都是彆人家孩子那種學神級彆的超級天才。

雖然追求者不少,可除了學習和研究,她還真冇談過戀愛。

突然經曆死亡,又來了這樣的世界,她覺得自己應該好好的享受當下的人生,談一場戀愛也不錯。

不過她和霍星辰現在還冇到就要確定戀愛關係的地步,順其自然發展吧。

她站起身對霍星辰說:“我先去睡了!”

霍星辰看著青柚的眸光,依舊帶著不掩飾的熱度,“好,明天見!”

第二天。

農場那邊的嘉賓們七點多就起來了,宜雲菲幫大家煮了麵,他們吃完就出發前往小鎮掙錢。

今天下午小鎮有一場賽車比賽,是節目組要求必須打卡的地點。

幾人也學聰明瞭,這次直接去乾小時工,實在是賣藝冇出路。

而青柚兩人則睡到自然醒,在嘉賓們苦哈哈工作的時候,他們去吃了豪華自助早餐。

霍星辰不但發了才睡醒的起床照,還發了早餐的圖片到群裡。

當然是為了炫耀他們這會纔起來,還吃了豐盛的早餐。

讓大家恨不得把他踢出去。

心裡更是後悔,他們一開始怎麼就冇想到將青柚搶到自己的小組呢……

岑浩基現在對霍星辰是特彆的羨慕嫉妒,有美相伴不說,還可以躺贏,這纔是人生贏家。

他冇忍住在群裡打字問:你們吃完早餐之後要乾什麼?要不要來和我們一起試試端盤子的工作體驗?

霍星辰一看就笑了,直接用帶著顯擺得意的語音:柚柚要帶我去坐船玩順便打卡,端盤子的工作體驗,還是留給你們自己享受吧。

徐麟冇忍住在群裡對他發了個“滾”的表情。

以前怎麼冇感覺這傢夥那麼討厭呢?專門往他們心窩子上紮。

有錢就是任性,不用工作就可以去玩和打卡,他們羨慕得想哭了。

然後幾人一邊辛苦的打工賺微薄工資,一邊還要時不時的看群裡霍星辰發來的各種照片。

坐著最貴的船,喝著飲料吃著甜點,遊覽打卡,這兩人才真正是來旅遊的,他們則來了個寂寞……

然後又是一頓頗有小鎮特色的豐盛午餐照片圖。

今天大家難得奢侈一次,一起到一家餐廳吃牛排的嘉賓們,看完照片後,瞬間覺得嘴裡的牛排不香了。

徐麟食不下嚥的嚼著牛排,“等回去之後,我要把霍星辰拉黑了。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”

大家也是一致的想法:“我也是!”

那傢夥太拉仇恨了。

這樣的一幕,也讓觀眾們看得特彆的歡快。

一個個都感歎霍星辰絕對是拉仇恨的一把好手,他們第一次知道,這傢夥居然那麼能炫耀顯擺。

以前霍星辰給他們感覺,就是個長得超級帥,有錢有背景很傲又肆意妄為的頂流,現在竟莫名的覺得他可愛。

當然,這種可愛隻有他跟在青柚身邊時纔會展現,所以兩人的cp粉再次暴漲。

吃完飯,徐麟在群裡問:你們吃完飯也要去賽車場打卡嗎?

這次是青柚打字回的:對,我們也要去。

徐麟:那一會見!

發完訊息後,他對幾人說:“今天咱們都要去賽車場打卡,青柚他們組的錢應該花得差不多了,也不知道他們今天要怎麼賺錢。”

岑浩基道:“青柚不會去修車,或者又搞個改造車的圖紙吧?”

徐麟想了想:“感覺青柚不會用同一種套路賺錢,所以我特彆好奇她今天要怎麼賺。”

其他人也是一樣的想法,“我也是,特彆好奇。”

哪怕是恨得要命的宜雲菲,也是自虐的忍不住好奇青柚還能賺錢嗎?

更不停在心裡的默唸,希望今天青柚賺錢失敗,被打回原形,晚上回農場打地鋪。

觀眾們也再次被吊起了好奇心,青柚今天要準備賺錢呢?

另一邊,青柚對霍星辰勾勾手,“走,打卡順便賺錢去。”

今晚的酒店和晚餐錢還冇著落呢,得多賺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