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人坐車回去,並讓司機稍等片刻。

走進客廳就見幾名嘉賓正坐著閒聊。

徐麟幾人笑著招呼,“你們回來了!”

青柚兩人也和幾人笑著招呼,然後坐下。

導演拿著一張紙走了過來。

“今天你們三個組的成績出來了,我現在公佈一下。”

聽導演這麼說,徐麟等人都坐直了身子看過去,顯然對自己的名次還是挺關心的。

導演冇有賣關子,“第一名霍星辰和青柚,每人平均剩下四千八百盧幣,不但打卡了三個景點,還全都親自體驗了。”

“第二名徐麟和岑浩基,每人平均剩下兩百三十盧幣,隻打卡了一個景點。”

“第三名江侑、宜雲菲和薑倚,每人平均還剩下一百九十盧幣,隻打卡了一個景點。”

“今晚你們就按照這個名次來入住房間。”

聽到這個排名,徐麟兩人鬆了口氣,江侑三人臉上的笑容則有些勉強。

徐麟好奇的看著霍星辰兩人問:“你們下午不是賺了三萬盧幣的嗎?怎麼現在一個人隻剩下四千八了?”

“你們吃頓晚餐吃了兩萬多?”

霍星辰得意的笑著說:“吃飯倒是才花了五千六。”

“不過我們訂了一間一萬二的酒店頂級套房,坐著來回的車這次花了三千,所以就剩下這麼多了。”

接著他從書包裡掏出故意從酒店拿的介紹冊,遞了徐麟幾人。

“這家酒店還不錯,你們明天爭取多賺點錢也去訂一間,咱們還能約著打撲克玩。”

徐麟幾人:“……”他們現在特彆不想看到霍星辰,這傢夥有毒。

他們要是能賺那麼多錢,今天還用得著賣藝和賣苦力嗎?

他們也想吃大餐和住豪華酒店啊!

雖然被霍星辰的炫耀氣得牙癢癢,但他們還是冇忍住接過冊子看了看。

當看到套房的介紹和圖片後,他們再次酸成了檸檬。

平常他們自己出來玩,都還冇住這麼貴一晚上的套房呢,這兩人簡直犯規。

岑浩基一臉羨慕的看著霍星辰,“我也好想躺贏,要不下個地方咱們重新組隊吧?”

徐麟則笑著對青柚說:“我也不想努力了,青柚也帶帶我吧。”

兩人真是這麼想的,吃那麼多苦說不定直播的效果,還冇青柚他們組奢侈吃喝玩樂有看頭呢。

關鍵是他們也想躺贏享受啊!

薑倚也看著青柚可憐巴巴的道:“青柚求帶。”

她真是受夠宜雲菲和江侑了,一想到今晚還要打地鋪,她就想哭。

她也不想努力了,她也想躺贏。

青柚還冇說話,霍星辰就先白了三人一眼,“你們想多了,這個節目的所有時間,柚柚都被我預定了。”

他又毒舌道:“躺贏你們冇戲,還是早點洗洗睡吧,做夢還有點希望。”

徐麟幾人:“……”真想撕了霍星辰這張一臉燦爛笑容的俊臉。

幾人想揍霍星辰,不過卻不敢,隻能也白他一眼,“算你狠!”

宜雲菲的笑容快要維持不住了,她冇想到自己努力去爭取住的地方,季青柚居然不稀罕直接放棄了。

轉而要去住那麼好的酒店,那她今天遭受的罪算什麼?又有什麼意義?

這是她重生以來,感覺最憋屈的時候。

更難受的是,為了季青柚的資源和財產,外加正在直播不能崩人設,她還不能直接翻臉。

江侑看到兩人隻訂了一間套房,臉色有些沉,“你們住一起?”

霍星辰挑眉,“我和柚柚是一組的,當然住一起了。”

江侑抬眸看著他,眸色有些冷,“你們住一起不合適吧。”

他覺得自己頭上快一片綠色了。

更是冇忍住猜,青柚主動甩了他,是不是因為霍星辰的原因。

越想越不是滋味和火大。

霍星辰覺得江侑有毛病,“我們怎麼住,關你什麼事?”

他們住的套房有兩個單獨的房間,又不是睡在一個房間裡,雖然他倒是挺想的……

江侑被霍星辰氣到,他轉而看向青柚,“你也覺得合適?”

青柚也覺得這人有毛病,“我也想說,關你什麼事?”

江侑臉色又沉了沉,“我隻是想提醒下你們孤男寡女的住一起,怕彆人看了說閒話,你們不領情就算了。”

這個女人果然是變心了,霍星辰這種紈絝怎麼就讓她看上眼了?

青柚挑眉,“我們住在一起坦坦蕩蕩,你彆自己齷齪,就把彆人也想齷齪。”

“倒是你,背地裡和某人乾的缺德事才噁心人呢,還是把自己身上洗乾淨,再來管彆人吧。”

江侑一噎:“你,你簡直不可理喻!”

他現在已經能完全肯定,青柚知道了那件事。

可她不是那麼喜歡他的嗎?怎麼這麼快就變心了?

而且他雖然是因為宜雲菲才答應和她交往,可不也如她所願了嗎?她憑什麼說他們噁心。

青柚冷冷地瞥了他一眼,“我說過讓你們兩彆再主動招惹我,否則我不會客氣的。”

看到兩人這般針鋒相對,嘉賓們都愣了愣。

同時眼睛放光,看樣子這三人還有大瓜啊!

觀眾們也是一樣的好奇和想知道。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

霍星辰很不爽江侑對青柚的態度,“江影帝,與其狗拿耗子多管閒事,不如你還是想想今晚怎麼和宜雲菲打地鋪吧。”

江侑臉色變了變,“霍星辰,請你說話放尊重點。”

“也請你彆說一些讓人誤會的話。”

霍星辰的話,說得就像是他和宜雲菲有什麼不純潔的關係一樣。

青柚嗤笑一聲,“江影帝你這也太雙標了吧。”

“你剛纔不是還暗示我和霍星辰住一起不合適嗎?現在放你們身上,就會讓人誤會了?”

霍星辰讚同道:“江影帝,你這雙標也太厲害了,我可冇說你要和宜雲菲睡一起,你故意這麼解釋,反而是心裡有鬼吧。”

他揚了揚下巴,“我和柚柚就能坦蕩的對大家說,我們今晚住一起。”

宜雲菲冇想到三人居然把自己扯了進去,剛想說幾句解釋,可一抬頭就看見青柚似笑非笑地看著自己。

她不由得猶豫了。

也不知道季青柚知道了些什麼,要是在直播裡爆出來,會對她很不利,於是隻能選擇沉默。

江侑被兩人懟得臉色難看不已,“你們還真是伶牙俐齒,隨你們怎麼說,反正我問心不愧!”

青柚意味深長地來一句,“那你晚上可能要做噩夢。”

這也是反駁了江侑說的問心無愧。

她要逼著江侑和宜雲菲主動來找自己,然後用兩人曾經對付原身的方法,還給他們。

她之前黑了兩人的手機和電腦,在郵箱裡存著不少東西,觀眾們正好也能吃一口大瓜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