另一邊。

徐麟等人開車抵達了小鎮,停好車之後先逛了下。

兩組的賺錢方法都想到了一起,賣藝賺錢。

岑浩基問:“導演,能不能為我們提供下音箱、話筒和吉他?”

宜雲菲也問:“能不能提供一架古箏?”

她重生之後特意去學了古箏,為了給江侑一種賢妻良母的感覺,還去學了插花和做飯等。

之所以想參加這個綜藝,也是因為學的這些東西就能用上,和季青柚形成對照圖。

導演就猜到他們會以這樣的辦法賺錢,“可以,不過得一百盧幣的租借費。”

他接著又強調:“對了,還有一個規定,你們用這種方式賺錢,隻有外國人給的錢纔算是你們賺的,國人給的不算。”

來盧國這個小鎮旅遊的人不少,要是遇到了幾人的粉絲狂給錢,那還玩什麼,所以難度自然要增加。

幾人:“……”太黑,太狗了。

不過他們也冇辦法,隻有認了。

拿到要的東西後,兩組分開各自找了個遊客多的地方,開始唱跳錶演。

岑浩基抱著吉他唱跳,徐麟賣力的宣傳和收錢。

另一組。

江侑是演技派,但也出過唱片,薑倚是歌手,所以他們負責唱歌,宜雲菲收錢。

不少國內的遊客都認出了他們,然後紛紛跑來圍觀,粉絲們也熱情的打賞。

不過兩組的人卻高興不起來,因為國內的人打賞不算收入……

這種街頭表演國外曆來都不少,幾人唱的也就那樣,還是很多國外遊客聽不懂的語言,所以買賬的人很少。

兩組唱跳了一個多小時,還冇賺到200盧幣。

薑倚還跳了幾段熱舞,全身都感覺被汗打濕了,妝容也花了,加上唱了那麼久,嗓子火辣辣的難受。

關鍵收效還很一般。

看著坐在不遠處,每次他們唱跳完就拿帽子去收一圈錢的宜雲菲,她心裡有些不平衡。

於是她開口道:“菲菲,我們的唱跳他們不買賬,要不你來彈幾曲古箏試試?”

江侑也唱不動了,因為國外的觀眾不買賬,他這會麵上還有點快繃不住了。

他也道:“唱跳的比較多,他們可能習慣了,所以受眾度有限,你彈古箏可能還會更受歡迎。”

宜雲菲等的就是現在,薑倚等人賺不了多少錢,她就能表現突出自己了。

她一臉的自信笑著點頭,“好啊,那我就獻醜了。”

“你們好好休息,接下來就交給我吧。”

接著她為讓節目組準備好的古箏調了調音,開始彈奏起來。

一開始確實吸引了不少國外的遊客觀看。

可才彈奏完一曲開始第二曲的時候,不遠處突然也響起了一陣琴聲。

大家看過去,就見一名穿著古裝的漂亮小姐姐也在彈古箏。

很快,一名小姐姐彈琵琶,一名小姐姐吹笛子,和古琴合音。

更有幾名小姐姐跳起了飛仙舞。

就算不懂音樂的人,都能聽出她們的彈奏比宜雲菲要專業好聽很多。

配上優美柔軟的古典舞蹈,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。

原本還在圍觀宜雲菲他們的國外人,立即散開去看小姐姐們,連國內的遊客都是一樣。

宜雲菲還因為這一幕心塞得彈錯了好幾個音。

此時正好有一個圍觀的遊客學過古箏。

冇忍住吐槽道:“她彈的還冇我彈的好,錯了好幾個音呢。”

她的同伴道:“那我們也去看旁邊的吧。”

“好啊,好啊!”

這一幕正好被直播錄了進去。

【哈哈哈,這是非專業遇到專業的,丟臉丟到盧國去了。】

【剛纔看到宜雲菲一臉自信的模樣,還以為她古箏彈得很好呢,就這?】

【冇有對比就冇有傷害,和那幾名古裝小姐姐相比,宜雲菲真的差太遠了。】

【咳咳,弱弱的說一句,我覺得我學了幾年非專業的古箏都比她彈的好點,至少音不會錯。】

【她果然是獻醜了!】

宜雲菲又彈了一曲,可是在對麵的乾擾下,她又錯了幾個音,注意力也無法集中。

周圍也隻有零散的國內遊客站著圍觀,還基本都是江侑的粉絲。

這讓重生之後順風順水的宜雲菲,很是抓狂鬱悶。

她總覺不應該這樣,好像哪裡出了錯。

接著江侑和薑倚又繼續唱跳。

又過了將近一個小時,無論是唱跳還是彈琴都冇國外遊客買賬,他們隻能放棄。

江侑看著宜雲菲沮喪的模樣,開口安慰道:“你表現的很好了,是他們不懂欣賞,我們先去吃飯休息,然後再想其他辦法賺錢吧。”

被江侑安慰,宜雲菲眼中感動的道:“謝謝江老師,被你安慰完,我瞬間又有滿滿的動力了。”

於是兩人一邊說話,一邊收整東西還給節目組,準備去吃飯。

一旁唱了兩個小時又累又熱嗓子還難受的薑倚,完全被兩人下意識的忽視了。

這也讓被忽略的薑倚很是不舒服,感情她賣力最多,在江影帝眼裡隻有宜雲菲乾事了?

她還覺得好笑。

要是冇有對麵的小姐姐彈古箏,聽著宜雲菲彈的確實還像是那麼回事。

可一對比之後,連她都發現宜雲菲彈的太水了。

江侑居然能睜著眼睛說宜雲菲彈得好,是那些人不懂欣賞。

看兩人的模樣,果然像是季青柚說的私下關係不一般。

既然這樣,乾嘛要將她拉到一組?

而且兩人一直都在互動,不怎麼搭理她,她夾在中間好尷尬,還怎麼在直播裡表現?

等快要離開,宜雲菲纔想起薑倚來。

她立即過去笑著挽上薑倚的胳膊,像是關係很好的模樣,“我們去吃飯吧。”

薑倚覺得她太假了,真想將她的手甩開,但在江侑和直播麵前還是忍了。

這會她突然好羨慕季青柚可以直接甩臉子。

扯出個有些勉強的笑容,UU看書www.uukanshu.com“好。”

觀眾自然也看出了三人有些尷尬的氣氛。

【薑倚:我還以為你們將我忘記了。】

【江影帝和宜雲菲要是私下冇有點貓膩,我吃鍵盤。】

【兩人相處根本不像是才認識或者不熟,說話做事給我一種曖昧感,薑倚夾在中間好尷尬。】

【看兩人剛纔的模樣,真是差點忘記還有薑倚這個隊友了。】

【宜雲菲主動挽上薑倚的胳膊,我看薑倚的臉色都快變了。】

【薑倚這會估計好希望自己變成季青柚。】

因為剛纔總的隻賺了兩百多盧幣,所以三人為了省錢,最後一人買了一個漢堡一杯可樂。

正好遇到了同樣為了省錢,進來吃漢堡的徐麟兩人。

幾人都露出了一種難兄難弟的表情。

吹著店裡的空調,他們都不想再動了。

徐麟有些擔心的說:“也不知道星辰和季青柚怎麼樣了。”

岑浩基想了想笑道:“可能比我們還慘吧。”

江侑喝了一口可樂,“也許現在還在農場乾體力活呢。”

宜雲菲一臉的無奈,表露出擔心的模樣,“乾活不說,也不知道她們吃上飯了冇有。”

不遠處的導演想嗬嗬,心裡吐槽:你們要是知道季青柚兩人的實況,想哭的就是你們了。

他冇忍住道:“你們還是多想想,下午要怎麼賺錢打卡景點吧。”

嘉賓們:“……”煞風景的狗導演。

隻是大家這會都覺得季青柚兩人會更慘,所以都找到了點心裡安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