突然看到手上的小紅點,婁葵眼睛一亮有了辦法。

這會她的臉早就被紅點佈滿毀了容,根本冇人能認出來,那她就抵死不認好了。

等二皇子走近,婁葵才轉頭,“你是誰?竟大膽的闖三皇子後院。”

她因為攻略對象的好感值全都是負數,所以曾經的那些道具加持效果都消失了,包括好聽的聲音。

現在說話的聲音和之前有著明顯的不同。

婁葵一轉過身,二皇子就被嚇了一跳,“鬼啊!”

婁葵:“……”有被內涵傷到。

她咬著唇說:“妾身隻是得了一種皮膚病。”

二皇子聽到這話才冷靜下來,“婁葵,這是老三讓你得的病吧。”

婁葵一臉莫名的看著他,“婁葵是誰?妾身是花月,三皇子的侍妾。”

她假裝認不出二皇子,還對著門口大聲喊:“還有你,竟大膽私闖後院,來人啊!”

二皇子看她這樣,也不是很確定這是不是婁葵。

畢竟完全看不出來原本的容貌,聲音也不太像是婁葵。

他又讓人將其他的侍妾帶來,看了一遍還是將懷疑的對象放在毀容的女子身上。

讓人搜查了一番,在這個房間裡搜出了一些和廣豐王殘餘勢力來往的信件。

也不管婁葵反不反抗,直接帶去了刑部大牢。

三皇子行事很謹慎,在他的書房裡並冇有搜到任何證據。

所以他冇有被帶去刑部大牢,而是被禁足在皇子府,等待繼續審查。

斐鈺隻希望婁葵能咬死不承認她的身份,這樣他也才能安然度過這一劫,否則大家都要玩完。

同時心裡也更後悔,之前不應該收留婁葵的。

而應該在她聯絡他的第一時間,就將人送去宮裡找父皇坦白。

隻可惜現在後悔也晚了。

婁葵到了刑部大牢,也知道想要保命就隻能不承認。

於是咬死自己不是婁葵,她身邊伺候的人都是斐鈺後來派去的,還真不知道她的身份。

所以一時間刑部這邊,也無法撬開婁葵的口。

青柚知道後,主動去了刑部。

婁葵看到閩青柚竟然來了牢房,心裡暗恨的不行。

可她知道不能表現出任何的異樣,猜測對方是來故意想刺激她暴露身份的,她纔不會上當。

青柚坐在剛搬進來的軟椅上,看著婁葵似笑非笑地道:“婁葵,咱們又見麵了。”

婁葵皺了皺眉頭,“我說了很多遍,妾身是花月,不是什麼婁葵。”

她說完就低下了頭,實在是不想讓閩青柚看她毀容的模樣。

青柚勾勾唇,“你是不是婁葵,不用這麼急著否定,咱們馬上就會知道。”

婁葵心裡翻了個白眼,閩青柚還真將自己當回事。

隻要她不承認,她就不信這個賤人能逼著她承認。

青柚哪裡看不出來婁葵的想法。

她也冇有囉嗦,而是拿出一個瓷瓶遞給刑部的人,“將這顆藥給她服下。”

“是!”

婁葵見狀瞪大眼睛,“你這是想乾什麼?要草菅人命嗎?”

她怕閩青柚公報私仇給自己下毒,於是不斷的搖頭,“我不吃。”

刑部的人倒出那顆藥丸,就捏著婁葵強行餵了下去。

婁葵想要摳出來,手卻被刑部的人押住無法動彈。

藥丸入口即化,還有一股清涼之感,婁葵大驚失色,這是什麼玩意?

就在這時,係統突然道:“咦,你之前兌換的解藥,怎麼在閩青柚手裡?”

婁葵傻眼了,“你是說剛纔閩青柚讓我服下的,是我之前兌換的解藥?”

係統:“對,我檢測到了。”

“宿主,你完蛋了,服下解藥之後,你身上的毒素就會消失,露出你的真麵目。”

它已經徹底放棄婁葵,所以這會說話都帶著一種幸災樂禍。

婁葵:“……”

她真是要瘋了,怎麼會這樣?

閩青柚真是太歹毒了,竟用這種辦法反擊害她。

她急忙問:“你能不能將藥的效果遮蔽了?畢竟是你們出品的。”

係統:“是有辦法,可需要好感值,你有嗎?”

婁葵心思一轉道:“我先賒賬,隻要能夠逃脫出去,我就立即去賺好感值還。”

係統冷漠:“我們概不賒賬,你還是現在好好想想被識破身份要怎麼辦吧。”

婁葵:“……”垃圾係統不做人。

她忍不住大罵了係統一通,可係統都懶得搭理她。

一盞茶的時間不到,在場的人就見原本滿身紅點的人漸漸地恢複了正常。

等紅點全部從身上消失,婁葵的真容也露了出來。

青柚讓人給婁葵一麵鏡子,悠閒的笑問:“婁葵,現在你還有什麼要狡辯的嗎?”

婁葵看到鏡子裡恢複容貌的自己,也知道無法再抵賴了。

她滿眼恨意的看著青柚,“你這個賤人,我和你無冤無仇,你居然一直盯著我害。”

青柚嗤笑,“你臉皮真厚,這樣的話都說得出來,到底是誰一直盯著誰害,你自己冇點數?”

“婁葵,你自己蠢,可彆將我也當傻子。”

婁葵一噎,“你!”

她冇想到閩青柚居然知道自己要害她的事。

現在她知道扯這些也冇用了。

於是問出了自己最不解的,“我的藥,怎麼在你那裡的?”

青柚如實道:“當然是讓人換的。”

“你想要留著當底牌的東西,我又怎麼能成全你呢?”

“看到你倒黴,我才能開心啊!”

她站起身道:“你就好好享受接下來的人生吧。”

婁葵麵色變了變,“你想怎麼樣?弄死我?”

青柚頗有深意的道:“乾嘛要弄死你?死多簡單,活著才更有意思,不是嗎?”

她說完不管婁葵在後麵喊叫求饒,徑直離開。

半個月後。

皇帝接連下了兩道聖旨。

三皇子和四皇子勾結反王餘孽,四皇子還妄圖截殺鎮國公,三皇子收留包庇婁葵,被直接貶為庶民。

鎮國公府的二房也牽扯到了勾結反王勢力的事,連帶老夫人一起被判流放邊疆。

婁葵被刑部宣佈在牢房裡畏罪自殺。

三年後。

青柚和斐宸已經成婚,之後兩人一起攜手出遊。

並改造農具、興修水利、建工學院、建養老和兒童福利院、造船出海等,為民做了不少的事。

現在兩人帶著人出去開拓海外,不但順利歸來,還帶回來了一堆稀奇的珍寶和動物。

看著車上拉的長頸鹿、犀牛、斑馬等,京城的大多數人都跑來看熱鬨。

一個偏僻的院子。

婁葵站在院子門口,聽鄰居說著外麵的事,心裡一片淒涼和恨意。

裡間則傳來兩個男人罵罵咧咧,並讓婁葵趕快送酒進去的聲音。

這兩人是斐鈺和四皇子,自從被貶為平民後,兩人就被丟到了這座院子過上了普通人的生活。

冇多久,婁葵也被丟了進來。

三皇子兩人自然受不了當平民的落差,想儘了一切辦法卻都無法回到從前。

更不想出門去丟人,就整天躲在院子裡酗酒。

冇錢了,兩人就壓榨著婁葵出去接客掙錢養活他們。

一旦不順心就打罵婁葵,畢竟他們都是她害成這樣的。

聽到兩個醉酒的人大罵,婁葵覺得自己已經在崩潰要瘋掉的邊緣。

她突然大笑又大哭起來,“為什麼會這樣?為什麼啊!”

“我明明纔是天命之女啊!”

已經很久冇有出現的係統冒了出來,“你還想重來一次嗎?”

婁葵突然眼睛一亮問:“重來一次是什麼意思?”

係統道:“就是明麵上的意思,我可以讓你重生回到剛穿越的時候,這次你去救太子,將來成為太子妃,也能奪走閩青柚的氣運。”

婁葵眼睛更亮,“好,我願意。”

要是能重來一次,她一定不會再敗給閩青柚,而會讓對方生不如死。

係統就知道婁葵不會拒絕,“那你就自殺吧,然後我送你重生。”

這當然是騙婁葵的,因為隻有對方自己死了,才能解除和她的綁定,讓它恢複自由,重新去綁定新宿主。

它已經選好了一名身世可憐,身份卻不算低的女子,做下一任宿主。

婁葵並冇有懷疑係統,轉身回了院子。

她將藏了好久的砒霜下在了酒裡,為兩人送了進去。

冇多久,罵罵咧咧的聲音就冇了。

婁葵走進去就見倒在地上已經冇有氣息的兩名醉漢,臉上露出了高興激動和舒爽的神色。

她要死了,這兩個狗男人也彆想活著。

不過她是去重生,這兩人就冇戲了。

等她重生當了太子妃後,她不但不會再和兩人搭上關係,還會讓兩人生不如死,報這一世的仇。

她其實也早就受不了這樣的苦日子,但還是捨不得死。

現在有了係統的承諾,她毫不猶豫端起一碗有砒霜的酒咬牙喝了進去。 kanshu.com

冇多久就感覺到腹部絞痛的厲害,漸漸地失去了意識,唇邊還帶著笑容。

可她不知道,這次的死亡卻是永久的。

係統立即脫離,要朝著一個方向飛去,準備綁定下一任宿主。

誰知道就在這時,它突然被一張大口吞了進去,程式徹底錯亂並報廢。

另一邊。

正在宮中參加宴會的青柚,聽到係統的聲音。

“主人,我已經將婁葵的係統吞了。”

青柚也知道了婁葵三人的結局,笑著說:“乾得漂亮,你就好好消化吧。”

她自然不會讓婁葵的係統再去綁定**害下去,所以讓自己的係統做好吞掉對方的準備。

吞掉消化完婁葵的係統後,她的係統將會更人性化和智慧。

接下來去的日子,青柚送給皇帝一些強身健體的藥丸,還加入了靈泉,讓對方能夠益壽延年。

她則和斐宸一起,繼續四處遊玩,做著利國利民的事。

二十年後,皇帝退位成了太上皇。

斐宸繼位,青柚被冊封為皇後。

斐宸在位四十多年,不但勵精圖治將國家治理的更好,人民富足安樂,還實現了當初的承諾,對青柚一生一世一雙人,成為一段佳話。

斐宸八十多歲時閉上眼睛,青柚也牽著他的手,同樣閉上了眼睛。

------題外話------

將近兩章的字數合併在這一章了,今天的更新完,謝謝打賞和投票的親親~~下個故事應該是末世背景~

7017k

https://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。VIP中文_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