婁葵坐直身子。

“你是不是搞反了?名聲大跌的應該是閩青柚纔對吧。”

係統:“冇有搞反,就是宿主的名聲大跌。”

然後它將外麵的流言告訴了婁葵。

婁葵:“……”這就一天的時間,就彷彿變了天一樣那麼快。

“那個閩青柚不是很愛斐鈺嗎?怎麼還要斷絕關係?她是不是腦子有病啊!”

雖然外麵傳自己是藍顏禍水很受用,但關係到好感值,她就很不爽了。

好感值可以用來兌換東西,關鍵是容貌氣質和白皙水嫩的肌膚都要靠好感值來增加維持的。

係統:“我不瞭解人類的感情,這個無法回答你。”

“但是我檢測到,閩青柚之前失去的氣運又開始恢複了。”

婁葵氣得不行,“居然不按照我們的計劃走,這女人真煩人。”

她問:“我的名聲大跌,為什麼要扣五百好感值?”

五百好感值都能讓全身肌膚水嫩光滑了。

係統:“因為你的原因,影響了這個世界的氣運之子斐鈺,所以要對你進行懲罰。”

婁葵:“……”

她問:“那我要怎麼樣才能挽回?”

係統:“趕快繼續刷氣運之子和那幾名有氣運男子的好感值,並且打壓閩青柚。”

“打壓身上氣運不錯的那幾名女子,也行。”

“我已經鎖定了她們,隻要她們的氣運削弱,你的就能自然而然的增加,並且得到好感值獎勵。”

婁葵眯眯眼睛,“行吧,我想想辦法,怎麼打壓閩青柚她們。”

那個閩青柚不按照她計劃的來,就彆怪她不客氣了。

以前每次隻要她帶著幾分挑釁,就能刺激閩青柚和斐鈺鬨矛盾。

她摸摸下巴,這次要不要來個更狠的?

隻是這樣的話,很可能就會主動暴露她是女扮男裝的事。

就在婁葵想著要怎麼對付青柚時,平南侯來了院子。

聽到外麵的丫鬟行禮,婁葵回過神,站起身來。

平南侯還不到四十歲,整個人英俊挺拔,因為是武將還帶著一種陽剛硬漢的氣質。

婁葵看到他,冷淡的上前道:“見過父親。”

平南侯複雜的看著婁葵,“你和三皇子是怎麼回事?”

婁葵猜測他已經知道外麵的傳言了,“我和三皇子是好朋友,外麵那些傳言都是靈郡主造謠的。”

平南侯冷笑,“要是冇有點問題,靈郡主會因為你當眾和三皇子而絕交?”

婁葵無語,“這和我有什麼關係?完全是靈郡主自己誤會並誣賴我們的。”

平南侯見她這模樣,知道說了她也不會聽。

他皺了皺眉頭,接著問:“你想要世子之位?”

婁葵挑眉,“世子之位難道不該是我的嗎?”

“我娘是怎麼死的?我為什麼會被送去青州老家自生自滅?”

“不就是要讓我們給你的繼夫人騰位置嘛。”

她冷笑:“你見不慣我這個原配所生的孩子,可也無法抹滅我的身份。”

世子之位她當然要爭一爭,女子的身份不容易出去結交京城的年輕才俊,還是女扮男裝方便。

特彆是有一個好身份,好處太多了。

她有一部分原身的記憶,但原身卻並冇有怨恨平南侯這個偏心眼的渣爹,讓她很是瞧不上眼。

難怪被丟去青州那麼多年自生自滅。

她穿過來後,就主動回了京城,想要搶回屬於自己的一切。

聽到婁葵一副怨氣十足的指責,平南侯氣笑了。

“做了十幾年的男子,你不會真將自己當做男子了吧?”

“可你要當自己是男子的話,又為何和三皇子要那般親密呢?我看你根本是不知道禮義廉恥。”

這話讓婁葵心裡咯噔一聲,“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。”

平南侯冷著臉道:“我原本不想道破曾經的那些往事,可看樣子你根本不知道真相,那我今天還是說清楚吧。”

“你孃的死,但和我冇有任何關係,而是在生產前,她非要去廟裡上香見情郎,纔會摔倒難產。”

“要送走你,也不是我吩咐的,而是你娘在臨死前叮囑讓奶嬤嬤將你女扮男裝,並送回青州老家,再也不要回來。”

“因為你是她偷人生下的孩子,她心虛了,怕我發現後容不下你。”

“還有你的怨恨指責我可不認,我是在你娘去世之後一年才娶的繼夫人,在這之前我根本冇有見過她。”

“她嫁過來之後,我已經將你是女孩的事告知,所以你對她們根本冇有威脅,她不會費心對付你。”

“之所以對你冷淡,那不是應該的嗎?”

他又冷笑:“就算你是我親生的,你一個女子怎麼當世子?”

“更何況,你親爹可不是我。”

原本平南侯想將這件事直接爛在心裡,可婁葵卻偷偷的跑回了京城。

不但繼續女扮男裝,還故意出去結交世家子,更是搭上了三皇子。www.uukanshu.com

他是中立派,可不想被這個不是親生的女兒害了整個侯府。

婁葵瞪大眼睛,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樣,“你騙我的吧。”

平南侯的眉頭皺得更深,“我有必要給自己的頭上加一頂綠帽嗎?”

婁葵立即呼叫係統,“我真不是他親生的?”

係統:“三百好感值,可以幫宿主檢測。”

婁葵:“……”這狗比係統不做人。

可為了弄清楚,她也隻有認了,“行。”

很快,係統檢測完,“根據檢測,你們還真不是父女。”

婁葵想抓狂了,她抬頭看向平南侯,“那我親爹是誰?”

平南侯這些年放任她在青州不管,並冇有直接除掉,應該是忌憚她親爹的身份。

否則以平南侯這樣上戰場殺過敵的人,應該不會心慈手軟。

平南侯怔了怔,這個婁葵果然很聰明。

他也冇隱瞞,“廣豐王。”

婁葵又花了兩百好感值,迅速讓係統查了廣豐王的情報。

當今皇帝的異母哥哥,表麵是個紈絝王爺,私下冇少拉攏大臣,還在江南、西北等地安插了不少自己人,養了私軍。

婁葵聽完後,第一反應就是這個廣豐王十有**想造反。

否則背地裡何必做這樣的事。

她問:“他知道嗎?”

平南侯回道:“自然是知道的。”

“你要是想去認親爹,就去吧。”

“要是不想認,過幾天我就送你回青州,你不要再回京城了。”

他對婁葵算是仁至義儘了。

https://

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。追書神器吧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